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五洲国际濒临退市 市值仅剩2亿 孙宏兵也踩雷

原作者: 黄银桥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被债务弄得焦头烂额的五洲国际,恐怕连上市地位都不保了。


3月22日,五洲国际发公告称,于2020年3月13日接获联交所发出的函件,指出由于公司股票已自2018年9月3日起暂停于联交所买卖,并且无法于2020年3月2日前履行复牌指引,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决定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


如果五洲国际不根据上市规则第2B章提交覆核申请,它的上市地位将自2020年3月30日上午九时整起取消。不过,五洲国际已于3月24日提出了申请,目前进展并不明朗。


港交所于2018年8月1日开始执行上市新规:在主板上市的连续停牌18个月的公司,港交所可以对其进行摘牌。从2018年9月3日算起,五洲国际停牌已经超过最后限期。


起家于江苏无锡的五洲国际,从2018年5月开始陷入经营危机,先是被媒体曝光财务危机导致股价狂泻,此后债务违约一单接一单。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2日,五洲国际于公告中披露的关于被债主追讨的金额达到79.64亿人民币及3.8亿美元,折合超过百亿人民币。


五洲国际创始人舒策城以已卸任董事长职务为由,拒绝回应将被取消上市地位一事。其在3月23日向时代财经强调,五洲国际正在努力解决资金问题,日常经营活动在正常进行。


连锁反应,债务问题焦头烂额


从风光上市到被迫退市,五洲国际只用了不到七年时间。


五洲国际创立于2004年,打造的第一个项目是无锡五洲国际工业博览城。2013年6月13日,带着11个专业批发市场及14个城市综合体项目,五洲国际敲响了港交所的上市锣声,成为江苏省首家在港上市的商业地产商。


上市打通融资渠道之后,五洲国际开始谋取规模,进入到一个短暂的扩张期。2013年底该公司持有项目达到33个,2014年为36个,2015年为39个,同时净负债比率也从2013年的59.8%飙升至2015年的123.5%。


只是,规模越来越大的五洲国际,盈利能力却越来越差。2013年该公司归母利润为10.2亿元,2014年大幅下滑75.2%至2.53亿元,2015年亏损4.82亿元。


这是五洲国际上市以来第一次出现经营危机。2016年为缓解债务压力,五洲国际开始出售资产同时裁员以缩减成本,年内项目减少至37个,员工减少至2503名,较上一年减少1184名,最终归母利润回升至1.01亿元。


五洲国际还尝试通过加大住宅项目的比例来平衡商业地产的风险,2017年通过收购绍兴嵊州檀山府首次发力纯住宅项目。2017年是全行业高歌猛进的一年,尽管刚刚恢复盈利,但不愿错过时机的五洲国际,又拿下了4个新的商贸物流项目,总项目增加至41个,净负债比率上升至247.5%的历史新高。


财务不健康,加之盲目扩张,五洲国际的财务危机在2018年全面爆发。


2018年7月4日披露的五项关于债务的民事诉讼掀开了五洲国际债务违约的序幕,此后逾期未偿还的债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2日,五洲国际于公告中披露的关于被债主追讨的金额达到79.64亿人民币及3.8亿美元,折合超过百亿人民币。另据五洲国际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总负债为210.59亿元。


五洲国际的债主多元,既有银行、信托公司,也有资产管理公司和来自自然人的民间借贷,这些人在追讨无果之后,基本都走上了诉讼的道路。


而昔日的战略投资者也翻脸了。2014年9月16日,五洲国际宣布引入平安不动产(香港)有限公司及PAG太盟投资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合作方式为平安不动产及PAG VIII承若认购五洲国际共1亿美元可换股票据,年利率为7%。其中平安不动产认购6000万美元,PAG VIII认购4000万美元。


但在五洲国际债务危机爆发不久后,平安不动产及PAGVIII就先后提出仲裁,要求五洲国际即时偿还可换股票据项下全数未偿还的5571.62万美元本金总额以及相关利息。该等可换股票据原本于2019年9月30日到期。


在处理债务问题上,五洲国际也不乏“狗血”戏码。以自然人周华峰为例,其于2018年6月左右向五洲国际提起四项本金额共计9000万元的贷款索偿,但五洲国际自称,公司一直不知悉相关案件,直至2020年3月收到执行裁定并前往法院调档才得悉。


违约不断的五洲国际现时已经失去融资能力,微薄的收入在巨大的债务面前显得杯水车薪。据时代财经了解,停牌后五洲国际发布过六份季度报告,期间只取得了共计7.5亿元的收入。“卖子偿债”成为了五洲国际的唯一出路,即便做的是亏本生意。


截至3月24日,五洲国际先后出售过六笔资产,其中盱眙五洲国际的出售以失败告终,剩下的只有一笔获得780万收益,其余全部亏损,而接盘人均是五洲国际的债主。


这并不难理解,五洲国际的41个项目都分布在无锡、盐城、淮安、南通、江阴、宜兴、大理、保山、襄阳等三四线城市,而且都是资金沉淀大、回报周期长的商业项目,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少有人愿意去接盘。


股票浮亏惨重,孙宏兵被套


债务危机的爆发,让那些讨债无果的债权人和持有五洲国际股票的股东们都成了受害者。


在正式承认财政困难之前的2018年5月21日,五洲国际就已经受到外界质疑,彼时国际金融报发布的一篇名为《五洲国际和五丰演双簧 多地配合玩“圈钱”游戏》爆出五洲国际进行非法集资。


同年5月25日,五洲国际股价开市后遭遇断崖式下跌,跌幅高达84.89%,收报0.068港元/股,市值从20多亿港元暴跌至3.39亿港元。


次日,信报文章直接指出五洲国际股价大跌是被强制平仓,同时因短期借贷及融资成本大幅增加而可能陷入财困,并无法支付2018年的利息开支。


五洲国际在2018年6月14日的公告中承认了信报文章所指的消息并复牌,复牌后,五洲国际股价整体仍下滑,至2018年8月31日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跌至0.04港元/股,市值为2亿港元。


截至2017年底,舒策城和舒策丸控制的盛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弟弟孙宏兵、平安不动产为五洲国际前三大股东,分别持股50.9%、18.17%、5.39%。其中,平安不动产的股份是前述可换股票据兑换的。按2018年5月24日收盘价0.46港元/股计算,对应市值分别为11.68亿港元、4.17亿港元、1.24亿港元。


遭遇5月25日股价狂泻之后,三大股东无疑损失最为惨重。按当日0.068港元/股收盘价算,对应市值分别跌至1.73亿港元、6166.02万港元、1830.73万港元,缩水85%。


由于遭遇强制平仓,五洲国际股东持股比例出现变化,盛凯持股比例下降至21.23%、孙宏兵增加至20.37%、国泰君安入局,持股17.66%,平安不动产亦下滑至3.54%。


这部分股权随着股价下跌,继续贬值,在2018年8月31日对应市值分别为4237.36万港元、4066.2万港元、3525.22万港元、705.89万港元。


从2018年5月24日股价暴跌前到最后一个交易日,加上股权变动的影响,盛凯、孙宏兵、平安不动产这三大股东手上所持的五洲国际已经从亿级暴跌为千万级,浮亏近10倍。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和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在3月2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若未来五洲国际取消上市地位,即使上述股东想把股权转手,但在股价暴跌的前提下,最终只能贱卖,要卖出去也比较困难。如果卖不出去,只能一直套在里面了。


根据港交所给出的建议,五洲国际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能复牌:1、公布针对不同债务的重组方案;2、公布疑属未经批准转让的调查结果;3、刊发2018年、2019年的中期报告及年度报告。


目前来看,要五洲国际在3月27日的最后上市日期给出债务重组方案,难度不小,因为债务危机爆发以来,五洲国际面对的官司只增不减。没法迈出第一步,也就难说以后,五洲国际被取消上市地位将是大概率事件。


但舒策城说,五洲国际正在努力解决资金问题,日常经营活动在正常进行。官方微信显示,五洲国际在一周前召开会议,让总经办和各部门负责人共同签订了2020年目标责任书,并对全年重点工作进行部署安排。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