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莎普爱思卖身莆田系 19年预亏4000万

原作者: 金磊 |原发: 蓝鲸资本

放大 缩小

2月27日,莎普爱思(603168)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先生与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和投资)之全资子公司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陈德康拟将其所持公司2336.555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24%转让予谊和医疗。由此,莎普爱思控股股东拟发生变更,公司实际控制人也由陈德康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陈德康还签署《表决权放弃承诺函》,承诺拟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其所持公司剩余7000余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73%)的表决权。同时,根据《股份转让协议》,陈德康还将于2021年将其所持公司1700余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43%)转让给谊和医疗或其指定的受让方。


早在18年陈德康就将其持有的9.66%股份转让给养和投资,转让单价为每股8.33元,总价约2.6亿元。据此测算,陈德康3次股权转让将套现约11亿元。


养和投资何许人也?


天眼查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注册资本5000万,股东为自然人林弘立和林弘远,分别持股70%和30%。二人为兄弟关系,而养和投资的最初股东林春光为林弘立和林弘远的父亲。


在民间看专科病流传着句笑话“看病先查查这家公司,股东里出现詹林陈黄四大姓的就要小心了”。上面林氏家族的主要产业就是莆田系医院。


相比儿子,林春光在业内名气不小。在天眼查的相关介绍中,林春光为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拥有多年的眼科医疗行业从业经验。


同时他还是上海明爱医疗集团董事长,旗下有四家医院,主要覆盖内科、外科、妇科、不孕不育、妇产、口腔科、皮肤等科室。


这几家就是饱受诟病的典型莆田系医院,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后更成为众矢之的。以上海天伦医院为例,不但因为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受罚,甚至还使用抽检不合格的药品。


A股市场势在必得


事实上,以林春光为首的林氏家族对于A股市场密谋已久,与多家上市公司有过接洽。


在2018年林氏家族在A股市场有不少动作。


2018年2月28日,光正集团(002524)控股股东光正投资与林春光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光正投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516.66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转让给林春光。林春光也因此担任光正集团副董事长一职。


不过才过了三个月,光正集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购买新视界眼科51%股权及相关资产购买方案。在该笔交易中,光正集团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视界实业、林春光、上海聂弘、上海春弘合计持有的新视界眼科51%的股权,交易金额为6亿元。


而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之一及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林春光系交易前直接持有上市公司5%股份的股东,因此也构成关联交易。


最新的消息是,2020年1月6日,光正集团再次发布公告称,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视界实业持有的新视界眼科49%的股权,交易金额为7.41亿元。不过截至发稿前,似乎还未交割。


光正两次收购上海新视界的股权中评估值分别为12.23亿元和14.75亿元,增值率达805.22%和969.90%。虽然壳没借到,但是从交易金额来看,这笔交易也让林春光赚了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等卖医院的公告一出,莎普爱思就发了养和投资意向性收购的公告,可见林氏家族一早就做了全盘打算。


林氏家族想要进入A股的决心非常大,但事实上并非一帆风顺,除了光正集团还做了好几手准备。


2018年9月20日上午,鞍重股份(002667)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杨永柱发来的《告知函》:杨永柱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筹划将所持上市公司部分股份通过协议转让、表决权委托等合法方式转让给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林春光。


然而时隔仅不足一月,上述方案在遭监管层追问后泡了汤。公司公告经自查,杨永柱、温萍本次股份转让与其在此前重组报告中出具的声明承诺内容不符。


接着屁股还没坐热,林氏家族又开始动起了脑筋,也就是今天文章的主角登场了。在当年12月24日,莎普爱思控股股东陈德康将所持公司3115.41万股股份(占莎普爱思总股本的9.66%)协议转让给养和投资,转让价款2.6亿元,每股转让价8.33元。而12月24日莎普爱思收盘价为6.94元,此次股权转让溢价约20%,可见其决心之大。


眼药水届的“权健”?营收已腰斩


莎普爱思于2014年登陆A股,抗白内障的药物滴眼液是其明星产品。


最新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预计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00万元到3000万元,不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300万元到-3400万元。


莎普爱思业绩下滑要追溯到2017年底,当时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刷屏朋友圈,矛头直指以生产治疗白内障眼药水为主业的莎普爱思。


然后莎普爱思股价12月4日至6日即遭3连跌,7日开始停牌,8日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以及证监会浙江监管局的关注函。面对多方质疑,莎普爱思下架了已审批广告,发布近万字的澄清公告。


莎普爱思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6.07亿元,同比减少35.3%。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出现公司上市五年来第一次亏损,巨亏1.26亿元,同比减少186.42%。值得一提的是,明星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实现的销售收入3.25亿元,相比发文时的数据已腰斩。


更重要的是,2020年是国家相关部门要求3年内完成“莎普爱思滴眼液”一致性评价的最后期限。如果公司未能按要求完成,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将可能不予再注册,不能继续生产和销售,这无疑对莎普爱思来说是晴天霹雳。


对此,莎普爱思2019年半年报中提到,正在有序推进,但存在未通过的风险。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抛掉眼科医院拿下品牌已经受损的并且有停产风险的莎普爱思,莆田系商人的生意经真是让人看不懂。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