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全聚德净利润创2007年上市以来新低

原作者: 陈琼 |原发: 中国网财经

放大 缩小

新冠肺炎疫情对餐饮企业的冲击是巨大的,现金流吃紧成为笼罩在每个餐饮企业魔咒。继西贝董事长贾国龙自揭“现金流撑不过三个月后”,中国全聚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聚德”)新任总经理周延龙也表示,老字号品牌正经历现金流难关。


全聚德最新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18.697万元,同比减少35.40%。据中国网财经记者统计,2019年全聚德净利润水平创下2007年上市以来新低。


对这位全聚德新掌门人而言,今年需要面对的是疫情、转型的双重考验,能否重振中华老字号充满不确定性?


2019年净利润创上市以来新低


近两年全聚德经营能力恶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启动了一系列转型举措,从业绩来看,这些举措收效甚微。


2月24日晚间,全聚德披露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实现营业总收入15.66亿元,同比减少11.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18.697万元,同比减少35.40%。全聚德指出,期内主要经营指标下降是由于公司餐饮收入同比出现下滑,进而带动整体利润水平有所下降。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继2018年净利润跌破亿元之后,全聚德2019年净利润再度缩水,其4718.697万元净利润创下了2007年上市以来的新低。


2012年至2018年,全聚德历年营收分别为19.44亿、19.02亿、18.46亿、18.53亿、18.47亿、18.6亿、17.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6亿、1.22亿、1.38亿、1.43亿、1.50亿、1.51亿、7304.22万元。


2007年至2011年,全聚德净利润分别为6063.52万元、7563.13万元、8440万元、1.00亿元、1.29亿元。


对于净利下降的原因,全聚德解释为“受餐饮行业竞争加剧影响,公司年度接待人次同比减少。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看来,全聚德业绩下滑的原因是没有及时适应中国餐饮市场的变化,也没有抓住新生代消费群体的需求。


换帅释放加速自救信号


2019年年底,全聚德新帅走马上任,此举也被视为这家中华老字号加速自救的信号之一。


2019年12月4日,全聚德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决定,公司已聘任周延龙为本公司总经理,几天前全聚德上一任总经理、董事张力于11月26日递交辞呈辞职。


与前任总经理张力一样,周延龙同样出自大股东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同的是,周延龙餐饮行业经验更为丰富。资料显示,周延龙曾担任北京首都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北京东来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总经理。


在数度转型尝试失败后,新任总经理周延龙担任着全聚德转型自救、重振旗鼓的重任。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全聚德此前尝试过不少转型举措,不过这些举措都收效甚微。2016年4月,全聚德曾出资设立北京鸭歌科技有限公司,以负责全聚德的互联网运营及外卖业务。不过,此次“互联网 零售”的结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在鸭歌科技2016年亏损达1344万元之后,2017年4月,鸭哥科技停止营业,全聚德的“互联网 零售”尝试草草收场。


2017年3月,全聚德提出收购北京汤城小厨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一定比例股份,以补充休闲餐饮新业态,但该收购计划最终以“交易存在复杂性以及推进的不确定性”为由不了了之。


新帅面临疫情、转型双重考验


对全聚德新任总经理周延龙而言,除了面对转型升级考验外,还遇到了餐饮行业新的挑战。


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目前餐饮行业面临的普遍问题是大面积歇业带来的收入减少,以及堂食业务大面积关停或客流减少,这也直接影响到餐饮企业的现金流。


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全聚德采取上线外卖、调整菜品等应对举措。全聚德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全聚德集团原本没有相关的外卖送餐服务,这次因为受疫情影响,为了让顾客减少在公共场所的聚集,因此开展了外卖服务。


除了烤鸭外,全聚德也从菜品上也进行了调整。“目前推出的外卖菜单与堂食是有一定差距的。除烤鸭外,外卖菜单上的菜品多以家常菜为主,另外特别推出了适合1至3人享用的小份菜,这些都是为此次推出的外卖业务特别打造的菜品。”全聚德相关负责人表示。


除了暂时应对疫情的冲击外,摆在全聚德新主帅面前的迫切任务是如何重振百年老字号的雄风。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全聚德打算发力企业团餐业务,2月11日北京市餐饮行业协会公布的《首批餐饮外卖供餐企业名录》中,全聚德赫然在列。在餐饮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情况下,留给全聚德的转型自救时间已然不多了。


在盘和林看来,全聚德近年来衰败的是主业下滑、定价失当、改制乏力等多种原因综合造成的,要想走出利润下滑的泥潭,全聚德团队能否完成由原有国企管理体制向深度市场化体制转变是这个公司可否突破桎梏的关键,“全聚德要想真正实现管理转型必须要走市场化道路”。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