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医药抗疫参与率逾85% 54个中成药通过临床筛选

原作者: 赵鹏宇 梁施婷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频繁出现在新冠疫情预防、治疗、恢复等工作中,对于中医药介入新冠肺炎疫情治疗,同时存在力挺和质疑的声音。那么,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到底效果如何?


早在2月5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以下简称诊疗方案)在卫健委官网发布,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治疗。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也提到,“中医药在新冠病毒预防阶段就要提早介入。”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首席科学家王林元2月1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进入人体之后,不管是采用中药还是西药的治疗,必须要靠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才能有与病毒做斗争。而中医药可以通过多个方面进一步加强人体的抵抗能力。


“数据上来看,从一开始使用中医药干预到临床前对症的治疗,中医药针对新冠病毒的防治无疑是有效的。”


54个中成药通过临床筛选


2月18日下午,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情况,并重点介绍疫情防控科技攻关新进展。


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教授杨子峰在会上表示,目前,广东已筛选出54个已上市的中成药进行体外试验,通过临床研究完成中医药筛选。


据杨子峰介绍,从第一批受试药物初步发现,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六神丸胶囊/丸、金振口服液、黄芩茎叶总黄酮等5个中成药,有显著的体外抑制新冠病毒引起的细胞病变效应。后经透射电镜分析也发现,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六神胶囊/丸能显著减少新冠病毒感染细胞胞内的病毒颗粒。


据了解,新冠病毒除病毒感染外还会诱发一系列的身体炎症。而莲花清瘟胶囊/颗粒、六神胶囊/丸、血必净注射液还显示了对人的冠状病毒229E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细胞引起的TNF-α、IL-6、MCP-1和IP-10炎症因子过度表达有良好抑制作用。这也是继硫酸氢氯喹、阿比多尔、瑞德西韦等化药之外,被研究证实有效的体外抗新冠病毒的药物。


事实上,上述中成药除了具备实验依据以外,早已在临床广泛地使用,并且在国内的治疗指南里也多次出现。


杨子峰介绍,例如莲花清瘟胶囊/颗粒,已完成了42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及疑似病例的回顾性分析研究。发现普通患者常规治疗联合应用连花清瘟颗粒(1袋/次,3次/日)能够明显缓解发热、咳嗽、气促等临床症状,且发热消失时间较对照组平均缩短1.5天,同时对疑似病例也具有相同的症状改善作用。“下一步将继续完善上述药物的体内药效及临床观察,并完成后续批次中药物的筛选,包括广东邓老清毒饮凉茶处方、肺炎1号方、鱼腥草、板蓝根等。”


他还表示,尽管这些中成药在细胞水平对新冠病毒显示出抗病毒与抗炎效果,为新冠病毒的治疗带来了希望,特别是轻、中度患者,但仍然需要推进严格的临床试验,以确定在临床疗效,能更好地实现中西医结合、发挥“老药新用”的特色,缓解抗疫的燃眉之急。


杨子峰强调,上述药物指的是针对新冠肺炎感染的治疗药方,不是预防药物,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


而在2月初,新冠肺炎预防凉茶处方也投入临床使用。


广州市科技局局长王桂林表示,相关研究团队在SARS救治的经验基础上,深入分析新冠肺炎病情、研发,提出“肺炎1号方”的药方,并开展临床实验。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省中医药局应急审批“肺炎1号方”为院内制剂,规范名为“透解清瘟颗粒”。


据王桂林介绍,2月8日,“肺炎1号方”被批准用于全省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临床使用。截至2月17日下午6点,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已使用“肺炎1号方”治疗确诊病人221例,治疗6天及以上的121例患者中,84%发热患者体温恢复正常,71%咳嗽患者症状好转,69%的咽痛患者症状好转,79%乏力患者症状好转,74%患者胸部CT好转。“其研究结果表明,患者总体临床症状明显改善,治疗6天及以上121例患者中,已经有14例治愈出院。”


与杨子峰一样,王桂林同样指出,“肺炎1号方”是针对新冠肺炎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对重症患者不合适,也不是预防药物,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钟南山表示,在研究中发现,西药从细胞水平上对新冠病毒有效,但西药真正进入人体需要一个过程,有相当多的西药会出现“实验结论证明有效,进入人体无效”的现象。


钟南山认为,在此情况下,会帮助中医药在针对新冠病毒治疗研究中多一些方向。正关注中药是否能杀死病毒?是否能阻止病毒进入细胞?以及是否能减少病毒产生的炎症风暴?


市场热捧中医药行业


探索中医对于病毒的治疗效果不仅仅是在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早在2003年,中医治疗已经被引入到SARS的救治中。上述提及的莲花清瘟正是以岭药业2003年SARS期间研发的新药。


但与17年前相比,新冠肺炎疫情引入中医治疗在速度和规模上更快、更广。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门诊部副教授孙海舒在1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中医讲求辨证论治,治疗手段较为多元,从治疗阶段而言,尽早治疗可以阻断恶化,及时康复;在危重症中则可以单独使用或者中西结合,与现代医学急救措施灵活组合,共同抢救患者的生命,最大程度降低治疗对预后的负面影响。


在1月23日发布的第三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中,已经开始加入中医方案,而在第五版中更是指出,新冠肺炎属于中医疫病范畴。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司长蒋健在2月17日亦曾介绍,截至17日,中医药参与救治的确诊病例共计60107例,占确诊总病例数的85.20%。但根据当时北京小汤山医院副院长周先志在2003年介绍,在收治的680名非典患者中,200多名患者曾接受中医治疗,占比约为三分之一。


中医药治疗的介入在2020年如此迅速地铺开,由此也引发社会的关注和争议。


1月31日,上海药研所、武汉病毒所宣布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随即引发群众的抢购。随后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解释,双黄连只是药理学试验发现对病毒有抑制作用,但临床表现未做评估,不主张没有得病的人用它来预防。


在疫情期间,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公示文档也显示,登记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研究超过40项,包括各种中草药、中药注射剂,脐带血甚至太极拳。


其中,中药注射剂的使用从过去至今一直面临着安全性的争议。以被列入诊疗方案的喜炎平注射剂为例,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自发呈报系统的数据显示,这一上市超过30年的中药注射剂在2005年至2012年之间上报的不良反应事件共有9633例。


上海市儿童医院药剂科李志玲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喜炎平的药效并不明确,安全性也未经认证,并不推荐使用。


但孙海舒认为,治疗是一个打仗的过程,同时是要最大限度把患者从危重状态拉回来,既然按照现代剂型考量,无论是中药注射剂;还是早已投入临床应用、治疗疟疾的磷酸氯喹,以及正在试验阶段的瑞德西韦,上述药物的治疗作用、副作用都是客观存在的。而对于注射剂这种新剂型,就更需要结合中医理论和临床实际情况,慎重考量和使用。


因此孙海舒也强调,选择用什么药、选择什么治疗方案,一定要基于主治医生的判断和治疗团队的审慎商讨。


而关于中医药的热捧也明显地反映在近段时间的市场上。据中药材天地网信息显示,截至2月14日,广藿香(亳州)、板蓝根(玉林)、山银花(玉林),分别以100%、93.55%、83.33%的市场价涨幅位列综合200品种月涨幅前三位


中医股也成为资本市场追逐的风口。受新冠疫情影响,节后第一周医药股走势强势,申万医药生物板块涨幅更达到8.49%。在2月18日,中国中药早盘股价也曾一度涨近8%。


中国中药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赵夏萌在1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短时间内因为疫情的影响导致的某些特定行业暴涨,都不应该是资本市场长远关注的重点。


在集采制大面积铺开的背景下,冬拓投资基金经理王春秀认为,真正有长期投资价值的是创新药、CRO和一些不受集采冲击的医疗服务企业。这意味着行业的价值在于创新,更大的变革将发生在中医药行业。


2016年2月,中国国务院印发《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同年12月,国务院发表《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指出中医药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7月,首部《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也正式实施。2019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更是全方位地罗列了对中医药产业的支持。


而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相君在2019年两会期间曾提出建议,鼓励现代复方中药开发。针对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肿瘤、病毒感染性疾病、妇科疾病等中医药临床治疗的优势领域,选择疗效确切的经方典方,优化药效组分配伍,开发一批成分明确、机制清晰、疗效显著、安全可控的现代中药。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