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重大项目复工按下加速键 托底经济基建全年预增5%

原作者: 陈泽秀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2020年元宵节后,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的辽燚智能拆解项目将如期开工,年前采购的机器人设备将进厂安装。不管是企业还是当地政府,都期盼这个总投资20亿元的项目能够早日建成投产。


然而,1月下旬陡然升级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断了这一计划。


“机器人设备远在东北,由于交通管制,现在送不过来,无法复工。”2月14日,武宁县项目负责人陈钦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正在协调相关部门,帮助企业早日复工。


对重大项目复工的重视来自于稳经济的压力。截至目前,江西、山东、四川、湖南、福建等全国多地都打响了“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经济增长”的经济复苏战。显然,重大项目建设是各地稳经济的一大法宝。


2月10日,江西省遴选出64个重大产业项目,这些项目投资额最大达到150亿元,最低为20亿元,涉及新能源汽车、电子信息、能源、医药、环保等领域;山东近日陆续推出三批、共1021个省级重点项目,总投资2.9万亿元,聚焦基础设施、现代产业、社会民生、重大平台四大重点领域。


在中央层面,2月13日《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在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提出“要抓住春节后施工的黄金季节,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积极推进在建项目”。2月12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再次提出,要加快推动建设一批重大项目。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各地推动重大基建项目开工或复工,必然对一季度经济增长起一定支撑作用。“随着开工后的赶工回补,基建投资将呈现前低后高走势,全年增速在5%左右。”


重大项目先暂停后加速


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企业复工复产的节奏,但并未减少各地对重大项目建设的热情。


位于江西省景德镇市的富祥生物医药项目是上述64个重大项目之一。负责对接该项目的政府人士邹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相关企业正加紧开展防疫防控、人员返岗以及工程材料储备等复工准备,预计2月20日左右复工。


邹媛介绍,富祥生物医药项目于去年10月启动,总投资69.7亿元,目前已投入约2亿元,今年预计还要再投入约20亿元。


而江西景德镇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项目(上述64个重大项目之一)的责任人李喜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省里面对项目的进度有要求,完成进度肯定有困难,但是问题不大。”


与江西类似,2月11日起,山东相继发布三大项目名单——2020年321个省重大项目、500个首批新旧动能转换优选项目和200个“双招双引”重点签约项目,总投资2.9万亿元。


2月11日和12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连续两天通过视频方式,对重大项目建设情况进行部署。刘家义表示,要“超常规”,抢工期,抢进度,抢机遇,全面加快项目建设步伐;要按下全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建设的“加速键”,推动各类企业迅速复工复产。


“今天政府部门的人打了电话,通知我们赶紧把手续补齐,赶紧复工。”2月14日,中创联投智能制造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参与的智能机器人项目被列入了山东省2020年重大项目,预计年产智能机器人5000台。


此外,四川、湖南、福建等多地均发力推动重大项目复工复产。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月13日,四川省重点项目复工61个,涵盖机场、铁路、公路、水运、城市轨道交通等多个领域;截至2月11日,湖南173个当年在建项目已复工83个,年度计划投资1303.23亿元;目前,福建11个省级重点水利工程已率先开工,福建省泉州市提出要列出企业和重点项目开工复工时间表。


二季度或成稳增长关键


“当前,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2月12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出上述判断。


陈钦云的另一个身份是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发改委党组成员。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月14日曾去当地工业园区调研,好几家企业都提出了复工申请。“机器设备、厂区防疫等要求都符合,就是缺口罩,还不能复工。”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省在公布64个重大项目名单时,每个项目都有一个责任人,并公布了责任人的联系方式。多位责任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前他们的主要工作之一,是对企业提供上门服务,指导企业创造复工条件,协调解决用工、资金等方面的困难。


华泰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芦哲认为,重大工程开工对经济的影响主要在二季度开始体现,“二季度经济能否显著修复,是今年增长的关键”。


邹媛坦言,受疫情影响,富祥生物医药项目对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拉动作用不会很大。“设备投资、固定资产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等数据在3月份会有多显现,但投入应该不会很大,大的投入应该会集中在今年第四季度。”


“虽然疫情仍然严峻,但因防疫而牺牲经济的做法,后续可能‘更受伤’。”芦哲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疫情冲击之下,重大项目正体现了逆周期调节加码的力度。


“原本一季度应该是基建增速的高点,但是由于无法开工等原因被拖后了2~3个月。”芦哲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从全年看,疫情对基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时间上而不是数量上。由于疫情负面冲击经济,2020年基建投资的总量反而可能会增加。


芦哲认为,基建是逆周期的主要抓手,基建投资的天花板在于资金来源,但是宽财政会刺激基建。


上述分析得到了验证。2月11日,财政部发布消息称,近期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848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558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2900亿元。目前,财政部已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8480亿元,达到了全国人大批准的上限。


近期,国际投行高盛发布报告表示,预计后续国家的支持性政策会更加积极,这将体现在投资上。“相对于消费,我们略微调高了对投资的预期。我们将对基建投资增速的预期从5%上调至8%,因为基建依然是提振GDP增长的重要手段。”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