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冠肺炎疫情的法律性质及其索赔问题处理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放大 缩小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工程施工带来诸多不利影响,很多工程因此而延迟开工或复工。实际上,就在刚才,郑州发布10号通告,许多施工企业将准备开工或复工事务,其中一项工作就是以疫情属于不可抗力为由向发包人或监理工程师提起工期或费用索赔。如何应对和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的索赔事项,是承发包双方颇值得注意的问题。本文将对此进行深入分析并相应提出应对措施建议。


首先,新冠肺炎疫情的法律性质。


1.法律规定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新冠肺炎疫情是承发包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无法预见的,对发生的情况和造成后果是无法避免和克服的,并且这种情况是客观存在的。有的同志也许会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与流行虽然是不可预见的,但是可以避免和克服的。通过采取“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和严格消毒、注意卫生等严格防控措施,新冠肺炎疫情对施工单位的不利影响甚小,是可以避免和克服的。笔者不认同这种说法,这显然缺少对《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为防治新冠肺炎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如处长春节假期、推迟企业复工时间、隔离观察)的考量。撰写本文时郑州发布的11号通知就是极好的证明。按照《郑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通告》(第4号)规定,本市行政区域内除疫情防控必需的各类企业外,其他企业2020年2月9日24时前不得开工。建设工程复工复产时间安排:2月25日,重点民生工程(含市政重点工程、轨道交通工程、省市重点工程等)。3月6日,一般民生工程(包括安置房等建设工程)。3月16日,其他工程(包括房地产等建设工程)。有关企业复工复产名录详见各行业主管部门工作方案。对此,根据该文件,郑州市行政区域内的建设工程复工/开工时间区分工程类别,当然,这个文件的适用范围是郑州市行政区域。故新冠肺炎疫情对施工企业而言,能否构成不可抗力,需要依据当地政策并结合施工组织计划客观的、友好的确认项目是否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以及因影响而导致延误的工期天数。


2.合同约定


住建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的通用条款都约定工期受不可抗力影响的,应当顺延,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的规定,不可抗力的范围有自然灾害和社会性突发事件,如地震、海啸、瘟疫、骚乱、戒严、暴动、战争和专用条款中约定的其他情形。有同志会认为毕竟合同在未约定新冠肺炎疫情为不可抗力的情况下,工期不必然顺延,也不必然适用不可抗力的法律效果。对此意见,笔者持有不同看法。对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和《合同法》,不难得出新冠肺炎疫情为不可抗力的原因有以下几点:1.承发包双方在签定合同时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是无法预见的;2、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承发包双方尽了最大努力但仍不可避免和克服;3、新冠肺炎疫情独立于承发包双方,波及社会大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或承发包双方《施工合同》中对不可抗力的约定较为概括,能否构成不可抗力,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2010)汴民终字第1073号判决书认定,非典疫情并不是对所有合同的履行都有影响,如果不影响合同正常履行,非典就不能被视为不可抗力。教育公司对其主张的三种情形的出现,是否造成在建工程必须全面停工、部分停工或不能以正常效率施工的情况,均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可见,施工企业仍需要提供基础证明(如当地政策、施工组织计划等)证明疫情对合同正常履行造成重大影响。而在(2010)豫法民再字第00024号判决书认定,关于非典、暴雨与工期关系问题。《施工合同》中对不可抗力的约定属于概括性约定,应做广义解释,非典对人员、材料购买等造成的影响以及暴雨对室外施工的影响的确影响了工程的进度,且二者均属于台兴公司与有色院在鉴订合同时不可预见的因素,因此,对台兴公司认为非典、暴雨构成不可抗力的主张,本院予以采纳。本案中,法院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对人员、材料购买等影响了工程的施工进度,且属于承包方双方在签订合同时不可预见的,为不可抗力。


其次,不可抗力情形下承包人索赔项目的处理


搞清楚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法律性质后,处理索赔事件就有章可循了。承包人的索赔依据有:《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9.11.1项因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费用,发、承包双方应按以下原则分别承担并调整工程价款。(1)工程本身的损害、因工程损害导致第三方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以及运至施工场地用于施工的材料和待安装的设备的损害,由发包人承担;(2)发包人、承包人人员伤亡由其所在单位负责,并承担相应费用;(3)承包人的施工机械设备损坏及停工损失,由承包人承担;(4)停工期间,承包人应发包人要求留在施工场地的必要的管理人员及保卫人员的费用由发包人承担;(5)工程所需清理、修复费用,由发包人承担。此外,《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还确定了因不可抗力影响承包人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已经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的,应当顺延工期,由此导致承包人停工的费用损失由发包人和承包人合理分担,停工期间必须支付的工人工资由发包人承担;及因不可抗力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发包人要求赶工的,由此增加的赶工费用由发包人承担。等等,在承包人按合同约定提交索赔意向通知和索赔报告后,发包人可以按照下列情况与承包人协商处理索赔事件:


1.关于工期的顺延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约定,因不可抗力影响承包人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已经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的,应当顺延工期。《建设工程解释(二)》第六条规定,当事人约定顺延工期应当经发包人或者监理人签证等方式确认,承包人虽未取得工期顺延的确认,但能够证明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向发包人或者监理人申请过工期顺延且顺延事由符合合同约定,承包人以此为由主张工期顺延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当事人约定承包人未在约定期限内提出工期顺延申请视为工期不顺延的,按照约定处理,但发包人在约定期限后同意工期顺延或者承包人提出合理抗辩的除外。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浙民终字第34号判决书认定,因不可抗力造成工期延误的可以顺延工期,承包人不承担工期顺延期间逾期违约金的支付责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浙民一终字第255号判决书认定,因“非典”等不可抗力等事由,认定陈某并未延误工期且无需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并无不当。笔者认为施工单位在疫情防控期间不能按期复工应当根据合同的约定和法律规定,依约依法向建设单位提出关于工期顺延的申请,以避免承担不必要的工期延误责任,同时发包人应及时对承包人所称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工期的实质影响进行核实、取证,以便确定延误工期的天数。


2.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工程照管、清理、修复费用的承担


按照“有约定从约定,无约定从法定”的原则,如果承发包双方在施工合同中明确约定了责任承担主体的,从其约定;如果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在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停工期间,若承包人按照发包人的要求履行了照管、清理和修复义务,依照公平原则与权利义务相对等原则,由此产生的费用应由发包人承担。


3.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停工费用损失的承担


尽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规定了因不可抗力影响承包人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已经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的,应当顺延工期,由此导致承包人停工的费用损失由发包人和承包人合理分担,但是,在工程实践中,部分合同的专用条款或补充条款对此进行了修改,从约原则是承发包双方处理此类索赔事件的方法之一。如上诉人上海祥龙建筑装潢工程有限公司与路易里欧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承发包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39条约定,因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费用及延误的工期由双方按以下方式分别承担:发包人承包人人员伤亡由其所在单位负责,并承担相应费用,承包人机械设备损坏及停工损失,由承包人承担;停工期间,承包人应工程师要求留在施工场地的必要的管理人员及保卫人员的费用由发包人承担等内容,按照从约的合同原则,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工期应当顺延,但基于双方合同第39条的约定,因不可抗力事件导致承包人停工的费用损失(机械设备停置费、材料损失费等)由承包人自行承担。如前面所述。


4.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所发生的工人防护费用的承担


在疫情控制后复工之前,施工单位采购足够数量的防护用品和消毒用品。由此所产生的费用应当如何承担?采购费用是否属于工程价款的范畴?根据财政部、住建部《关于印发<建筑安装工程费用项目组成>的通知》(建标〔2013〕44号)》规定,建筑安装工程费按照工程造价形成由分部分项工程费、措施项目费、其他项目费、规费、税金组成,分部分项工程费、措施项目费、其他项目费包含人工费、材料费、施工机具使用费、企业管理费和利润。其中措施项目费是指为完成建设工程施工,发生于该工程施工前和施工过程中的技术、生活、安全、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费用;其中的安全施工费是指施工现场安全施工所需要的各项费用。笔者认为,施工安全不仅仅是避免施工安全事故的发生所发生的费用,施工人员必要的瘟疫防护也属于施工安全的范畴。因此,防护用品的采购费用应当专项纳入安全使用费用中去,属于措施项目费用的组成部分,亦即属于工程价款的组成部分应由建设单位承担,承发包双方应充分协商,采购足够数量的安全防护用品并保存相关的发票凭据,在工程结算过程中直接纳入工程价款进行结算。


5.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后赶工费用的承担


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后,势必会发生发包人要求合同工程提前竣工的,由于赶工措施费属于可竞争性费用,若承发包双方合同无约定则不应当记取。因此,承包人要求发包人赶工措施费用应通过签订类似于补充协议的书面文件,明确约定赶工费项目与其计算方法,协商一致后执行,避免后续因费用不能达成一致形成争议。


最后,本文是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法律性质及施工索赔的一点粗浅总结。实践中,深层次的索赔处理方法和原则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总结。国难当头,戳力同心,共克时艰。处理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索赔事项的一个重要原则应该是,承发包双方应本着友好和相互理解的态度处理,合理地分担损失。


邹超,贵州大学民商法硕士,浩信郑州律师事务所专业工程律师,擅长于建设工程、房地产、合同法、公司法律业务等领域。执业以来,邹超律师为江苏龙海建筑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浙江宏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河南安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信阳九安昌平置业有限公司、河南大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河南明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河南卓远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河南基旭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河南建正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等多家单位提供常年或专项法律服务。邹超律师本着赋心予人、赋信予人的执业态度,期待为您及您的单位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