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疫情下汽车零部件企业困境引发全球"蝴蝶效应"

原作者: 李卓玲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疫情这只仿若突然从天而降的“黑天鹅”,给中国汽车业带来的冲击正不断显现。


据外媒报道,受中国零部件供应商供应中断影响,现代汽车在韩国的大部分工厂将从2月7日起全面停产,部分生产线预计将在2月11、12日重新开工。


2月5日,时代财经就此采访了现代中国方面,相关负责人称,不太清楚相关情况,目前也暂未掌握此事对现代在华合资企业的影响。


事实上,中国零部件企业停产、断供的影响正逐步波及全球汽车产业。就在前几天,韩国双龙汽车亦因同样原因宣布暂时关闭韩国普永泽工厂。此外,特斯拉、丰田、大众等多家车企亦相继发布了供应链中断的预警。


2月6日,一家做转向及传动系统的外资企业市场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据其了解,武汉、温州的零部件企业所带来的影响比较大。“湖北目前复工状态还不确定,而一些对当地零部件供应依赖较大的企业基本瘫了。”


另一方面,由于零部件的综合实力较整车企相对较差,部分汽车零部件中小企业亦面临着原材料断货、资金、物流困难等多重压力,乃至合同无法履约的风险。


“可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工资、租金、货款、贷款每天都要付的,流动资金好、规模较大的企业还好,一些较弱点的压力很大。”2月6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新能源汽车分会副秘书长曾丕权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不过,在曾丕权看来,从大局上来说,这也是“机”来的前夜,零部件企业应积极展开“自救”度过短暂的困难。


2月4日,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时代财经表示,汽车生产的核心特征是产业链长,供应链的衔接极其重要。“此次疫情对零部件企业是一个考验,建议整车企业要给零部件企业更多的支持,协力共度难关。”


零部件企业面临多重考验


相比整车企业,在不可抗力因素面前,抗风险能力较弱、数量庞大的零部件供应商首先招架不住。


日前,已有一家浙江湖州的零部件被曝出因合同无法履约,而不得不向当地相关政府机构求助的消息。


据悉,该家名为汇大机械制造(湖州)有限公司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因无法按时履行此前签订的“每周向法国标致集团非洲工厂交付10000套转向机壳体”合同,而面临要承担价格价值240万元人民币的合同损失,还要被追偿因导致客户生产线停产2周而造成的约3000万元人民币等多重损失。


为此,该公司不得不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湖州市委员会紧急求助,申请领取了全国首份“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损失。


2月6日,时代财经就此事多方联系采访该企业,但截至发稿前暂未取得回应。不过,时代财经在湖州市贸促会官网看到,1月31日其就已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如何申请中国贸促会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等相关文件。


事实上,汇大湖州只是全国数以万计零部件企业的缩影。


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拥有10万余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其中销售收入在2000万以上的企业仅为1.3万家。


“我们公司人员规模达千人,后续复工后,人员到位、防控问题等具有一定挑战。同时,后续原材料、物流等也是潜在风险。”从事各类光、电连接器的研发生产的深圳通茂电子一名副总经理2月6日对时代财经说道。


同时,上述转向及传动系统的外资企业市场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一般来说大公司可以调配产能到其他区域,因此抗风险能力较强一点。以他们为例,目前影响的就只是这两周的产量。


该人士还表示,湖北、温州等地零部件企业影响较大。并且,相关企业的资金运转都依赖着紧密高效的生产完成,一旦出现长时间停摆,除了合同履约风险外,人工成本、租金、货款、贷款等资金链方面的问题亦颇具挑战。


零部件断供引发全球“蝴蝶效应”


随着疫情蔓延,中国工厂零部件停产、断供,亦让全球汽车供应链备受考验,整车企业更是大受影响。


外媒报道称,因面临零部件供应链断裂的局面,韩国现代不得不对其位于韩国本土多家工厂实施停产。据悉,此次停产或涉及其位于韩国的7家工厂,后者长期为韩国、美国、欧洲、中东等多个国家生产汽车,占现代全球产量的40%。


据悉,此次停产的主要原因,是现代汽车在中国大规模采购的汽车零部件线束出现短缺。在上周,由于来自中国的零部件短缺,现代汽车上已经停产了广受欢迎的7座SUV车型Palisade。


事实上,这不是韩国唯一一个因疫情被迫“喊停”的车企。


2月2日,韩国第三大汽车生产企业双龙汽车公司决定,由于无法正常供应生产SUV所使用核心零部件之一的装配电路,决定从4日至12日关闭其位于韩国京畿道平泽市的生产工厂。


据悉,双龙汽车车型的装配电路,一直由德国莱尼化工公司子公司LeoniWiringSystemsKorea的山东烟台工厂独家供应。但该工厂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恢复供应的时间多次推迟,导致双龙汽车方面预备的零部件所剩无几,无法支撑正常生产,只能决定停产。


除了国外车企外,中国本土车企受到的影响亦不小。时代财经从理想汽车处获悉,由于其各零部件供应商的生产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超10%的零部件由湖北地区的企业生产),理想ONE的生产及交付工作将在一定程度上延后。


“目前还在盘点各地供应商的复工时间等情况,涉及到的问题很复杂,后续会视整体情况,再进一步公布后续生产及交付时间。”2月6日,理想汽车公关部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此外,1月29日,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警告称,由于博世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疫情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


公开资料显示,博世在华拥有近60家公司,分布在上海、南京、长沙、苏州、武汉、重庆等多个城市。其中,在此次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博世就拥有两家生产转向系统和热技术的工厂。


国内很多汽车零部件企业面临的断供风险,已引发了全球多个汽车相关企业展开对中国零部件供应能力的重新评估,欲寻找替代供应商。如现代汽车就表示,已经在韩国等其他地区寻找替代供应商。


展开“自救” 整车企业协力共度难关


面对疫情,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如何度过这艰难时刻?


在曾丕权看来,零部件企业一方面要多多关注疫情情况,不要给自己企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和麻烦。另一方面,要开启自救模式,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保证资金链的平稳运行。


“从大局来看,本人倒觉得是‘机’来的前夜。因为通过疫情后,政府肯定会马上出台更多利于市场开发的政策,刺激消费,比如放款更多,消费政策细化,减税减负,更大开放路权,皮卡进城,鼓励新能源下乡等。”曾丕权对时代财经表示,现在政府这个“家长”已经很难,企业还是要想办法自我拯救,自找出路。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多家整车企业已相继加强对零部件供应商的“帮扶”工作。


2月5日,广汽集团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广汽将加强与合作伙伴特别是零部件供应商及经销商的紧密沟通协同,优化零部件供应体系,争取零部件尽快恢复正常供应,确保各主机厂生产计划尽早恢复正常。


“已第一时间向供应商发布慰问及信息告知,相关项目暂停及延后启动,希望与供应商合作伙伴一起克服困难,打好疫情防卫阻击战。”2月4日,长安汽车公关部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汽车生产的核心特征是产业链长,供应链的衔接极其重要。此次疫情对零部件企业是一个考验,整车企业给零部件企业更多的支持,也有助共度难关。”崔东树对时代财经说道。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