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刘二海:市场波动、股价涨跌很正常

原作者: 乐天 |原发: 雷帝网

放大 缩小

互联网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近日登陆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按照发行价,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蛋壳公寓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市值可达27.4亿美元。


蛋壳公寓投资人、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表示,当初是蛋壳公寓天使投资人、董事长沈博阳把蛋壳的项目推荐给他,但当时自己有些纠结。


蛋壳公寓创始人、CEO高靖和途虎养车的CEO陈敏曾是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陈敏的话给了刘二海很大的信心。


刘二海认为,高靖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最终,愉悦资本连续多轮投资了蛋壳公寓。


对于蛋壳公寓此次上市,刘二海说,对蛋壳还是充满着期待,市场波动、股价涨跌,都很正常。


以下是对话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实录:


提问:愉悦在2017年年初投资了蛋壳,到现在也只有三年时间,当时预期到蛋壳的发展也会这么快吗 ?


刘二海:当时肯定也没有特别想蛋壳有多快这个事,不过长租这个市场我们很早以前就有坚定的信心。2017年那会儿,蛋壳在管房屋的间数应该只有8000间,2019年Q3公布是40多万间,两年半实现这样的增长速度应该讲还是非常之快的,比我想的肯定快。


首先,中国的需求确实非常大,中国的房价处在这样一个水平,老百姓买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对蛋壳的主要用户——大学生、年轻人群体来说,就更不可能一毕业就买得起房子。


但他们在学校是4-6个人住一个房间,毕业之后用2-3000元/月租房一个人住一间,再加上公共设施、家居用具也都不错,居住条件提升了很多。那可以看到这个市场有多大。


第二点,人们的观念也在转变,原来是房子一定要属于自己,现在人们更看重房的使用价值,我在这个城市就租用一下,假如我不在这个城市了,我换到其他城市,就会很方便。


第三点,高靖团队还是非常能干的,当时和他同期的公司里有8000间房的不在少数,但是他把8000间变成了40多万间,这个团队身上有很独特的地方。


沈博阳把蛋壳介绍给刘二海


提问:怎么在同期的那么多做长租的公司里,发现蛋壳的呢?


刘二海:2016年下半年某个时候,沈博阳跟我说他投了蛋壳的天使。但即使到见高靖之前,我比较纠结的:8000间,太少了,行业中8000间的多了。


这时候了解到高靖和我们途虎养车的CEO陈敏曾经是老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陈敏的话给我了很大的信心。另外一个事情还给我的信心,蛋壳当时的8000间房有很多都在北京,其实这很不容易,为什么呢?


因为另一家长租公寓的大本营在北京——当时两家差距太远了,我估计得至少有20倍。别人势力很大的情况下,高靖依然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约高靖来公司聊一聊。


聊的说到底就是一个问题,你这房子数量太少,怎么能增长呢?他说还是有非常大的空间,跟我讲了他怎么拿房、尤其是如何构建数据系统,那时候可能还没现在这么完善。


我一听觉的这事应该还有点意思,因为只是拿房,没有数据支撑,这生意没法规模化。数据系统这部分还是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所以因为这么几个要素,我们连续投了好几轮,第一笔就投了一千多万美元。


这个数据系统其实也解释了蛋壳为什么可以在两年半时间从8000间做到40多万间。有了智能数据系统,蛋壳就随时掌握各个城市各个区域房价、租价的实时数据、进而分析出趋势。这样,拿房的时候就敢于去拿。否则你是不敢拿房子的,怕租不出去亏钱。


这是蛋壳自建的系统,提升了整个运转的效率,迅速拿房、迅速装修、迅速流转,没有这个咱真成了二房东。没有这些驱动,做不了这个生意,甚至电子门锁当然也不用不起来。


实际上这个公司的运营是个数据平台。很多人以为弄个房子不就行了?但你仔细想,多少钱收房合适呢?为什么要收这间房?在什么地方收合适呢?有没有需求呢?你没有调研、没有预测,怎么敢做决定?


那进一步说,“快”为什么重要?对于长租来说,规模还是很重要的,规模上不去,你的营销、服务、装修、客服这些成本都分摊不下去。规模实际上是必要的条件,规模上去了,服务成本才能下降,单位投入的服务质量就上去了,而服务质量是长租竞争的核心价值。


新基础设施对万亿行业新基础设施重构


提问:在长租这个领域会不会出现瑞幸这样的公司?


刘二海:瑞幸之所以这么“快”,最重要的一点是应用了新技术设施。从这个角度讲,那些巨大的万亿级产业都会有他们的“瑞幸”出现。技术发展的第一阶段是行业内,第二阶段就是基础设施化,这时会有很多“新”公司出现的,产业会重构。不止蛋壳,包括我们在车后市场的途虎、在能源领域的能链,做的都是大型行业的转型重构。


新基础设施时代,工具改变,效率倍速提高,而效率的提高更会直接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瑞幸咖啡用两年时间,开始改变数千万中国人咖啡的习惯;


蔚来汽车用四年时间造出了中国人自主品牌的高端新能源车,在传统汽车工业时代同样是不可想象的;摩拜单车从一辆轮子一蹬就掉的试验车变成人们出行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骑行次数达到数千万,也只花了两年时间。


为什么房地产商做不了蛋壳?为什么传统的4S店做不了途虎的生意?为什么普通的咖啡厅做不了瑞幸的事?商业所依托的生态系统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那些以往我们习以为常的“规律”正在改变,这就使得 “医食住行”这样万亿级的产业开启了从旧基础设施向新基础设施转型的进程,也是愉悦资本特别关注历史性的机遇。


另一方面,业务发展如此之快,这里头其实挺难的一件事情是对创业团队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因为创业团队既需要懂如何做用户运营,又要懂如何做相关产业。咖啡味道不好就没人喝,房子做的不好就没人住,车修得不好就不会有人进店。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行当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一方面要懂做用户运营,一方面要懂产业,两方面都能抓起来的人其实不容易找得到。来自传统产业的人对产品和服务有经验,互联网出身的擅长搞流量做用户,两方面都能搞的人很少见。这些人必须能力全面,团队内还得融合,搞互联网的和搞产品服务的两波人要融合在一起。这是对行当提出了挑战。


瑞幸两年,蛋壳三年,在以前的认知里,太快了。但这些公司的共性是两边做得都不错。新基础设施引发的产业巨变就会是这样的速度。新基础设施,对万亿行业新基础设施的重构这件事情,其实是可能未来10到20年非常重要的主题,特别是在中国。


对蛋壳充满着期待 市场波动、股价涨跌很正常


提问:从资本市场角度看,当时瑞幸上市的一些因素,在今天是不是有改变?


刘二海:一些项目选择在发展到一定阶段走向公开市场,是更好的选择:公开市场上有更充足的资金;有更多样化的融资工具。公开市场对公司的要求也更高,进而 推动公司更透明、对市场的反馈更及时,从而发展也更快。


创投这个行当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包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之间的关系在发生深刻变化。如果说在2018年下半年之前,整个资本市场是早期投资、后期投资都很活跃。今天其实这市场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实际上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后半部分的投资变得更加谨慎了,另外一些大的基金、明星项目出现了一些问题,整个市场也笼罩在对后期项目的担忧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主要是有几个大的IPO,其实后几轮投资人不挣钱,上了市的做公开市场的也不挣钱,那二级市场肯定不开心了,一级市场也不开心,都不开心肯定这么做就继续不下去了,那就改弦更张。这肯定是在发生的变化。


提提问:蛋壳有没有一个大致的盈利时间表?


刘二海:市场上发生了这些变化,二级市场,包括成长期投资,都对亏损的事情更加敏感,不像过去求发展,现在是求盈利。这其实是一个平衡当期的盈利与长期发展的问题,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对蛋壳来讲,大家倒不怀疑它能盈利,我们作为投资人也没有提过“数量上实现什么样的超越“,但是我们对一个事一直盯的特别紧,这就是品牌。行业的评价、各种维度的考察,你的服务水平确实是顶级的,这个还是我们追求的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当然,规模要相当,但是不能光追求规模,同时要把服务的品牌和质量要做起来,这是长久之计,否则我觉得不会长久生存下去。


我们对蛋壳还是充满着期待,市场波动、股价涨跌,都很正常。瑞幸也是在2019年三季度之后才开始涨的,并不是上市之后立刻就一飞冲天这样。我们到现在一股都没有卖,短期也不会卖,涨跌对我们没什么大的关系。


高靖有强有力的执行力


提问:公司哪些决策是特别关键的,导致现在有这么快的增长?


刘二海:首先是团队,刚才讲做成这个事对团队综合素质的要求,沈博阳和高靖无疑是很优秀的,高靖强有力的执行力,那确实是罕见的,这个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以及其他的后来引进的这些人。再有就是引进了一系列高质量的投资人。


保障了公司的发展没有掣肘。融不到像样的钱,公司是无法推进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还是数据平台,我们有数据智能平台,这一套智能的数据平台非常有价值,才使得你敢于往前跑,否则可能会掉到悬崖下面了。


还有一条特别重要的是配合政府,配合监管,各种监管,包括房屋质量的监管,甲醛是不是超标?是不是环保?包括你租赁金融的安全性——房子毕竟是国计民生的大事,必须配合国家监管,这是作为从业公司的义务。


蛋壳是一家创新的独立公司,我们的激励机制,CEO的领导,股权期权,是一般机构比不了的。蛋壳这批人实际上是从互联网出身的人,我们更了解年轻的用户,年轻用户的想法,同时又弯下腰来做苦活,并不是说谁都有这么大的劲头。


从投资人角度来讲,我们从A轮开始到现在,是长线投资人,我们没想着短期赶紧炒一把赚点钱就走,我们用发展的眼光看长租这个事情,这个产业是比较重,变成轻一点容易不容易?我认为也挺容易的。但你没有品牌。什么也做不了。有强大的品牌,数据、智能要扮演角色,效率提升、效果倍增,赢得用户、上下游合作方的信任,空间就会大很多。


轻重并不可怕,但是如果早期没有耐得烦做那些笨功夫、苦功夫,幻想上来就是轻模式,一无品牌,二无数据,三无管理经验,四无成功案例,你凭什么呢?轻和重不是问题,酒店重吗?酒店当然重了,盖房、买地、装修,肯定重啊。但是酒店里就演化成了酒店管理公司,管理公司也成为了一个行业。轻和重可以转化,轻和重也要分阶段去看待。


从投入角度看,“轻”也未必是投入少,请问轻模式里你得花多少市场营销费用,你是资产轻了,问题是营销费用贵,花很多很多钱做营销。所以这个事没有一个铁律,一定是重,一定是轻。有可能前期重,后期轻,有可能表面重,进行了模型转换变成轻,都可以。所以没有特别的。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