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合作方陷资金链危机 六旗集团在华拓展计划遇挫

原作者: 李丹昱 |原发: 财联社

放大 缩小

山水文园陷入资金链危机后,美国六旗集团在华拓展计划受挫,双方合作项目山水六旗主题公园已停建多时。在山水文园欠款风波愈演愈烈的背景下,六旗集团近日发布公告称,山水文园应向其支付的费用出现违约,该公司已根据协议向山水文园发送正式催债通知。


据知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透露,美国六旗集团正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浙江嘉兴市海盐县政府也在督促山水文园出手项目,“从目前来看,国内在建的几家六旗主题公园或将全部终止。”


山水六旗项目搁浅


作为全球最大的主题公园运营商之一,六旗娱乐集团旗下拥有分布于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十余家主题公园,而其最负盛名的是过山车项目。


山水文园与六旗集团的合作始于2014年,并签署了排他性战略协议,双方将合作在中国建设多个山水六旗文旅项目,山水文园成为六旗在中国的唯一品牌授权商。2015年9月,山水文园宣布在嘉兴市海盐县打造“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承诺投资300亿元。


按照规划,山水文园与六旗集团将布局11个主题公园,分别位于浙江、重庆和南京等地。但2019年年底,山水文园曝出欠薪、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而预计于2019年开业的浙江海盐山水六旗主题公园,也处于荒废停工状态。


据悉,原计划最早开园的浙江海盐山水六旗项目被推迟至2020年,重庆和南京项目则分别由2020年和2021年延至2021年和2022年开业,整体被延迟一年左右。


有媒体报道称,山水文园仅品牌授权费每季度要向六旗娱乐支付1500万美元,即前者每年向后者支付上亿元以获得IP,而这笔费用已经处于拖欠状态。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告诉记者,山水文园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就已无法按时支付该笔费用。


上述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融创或有意接盘该项目,但接盘价格可能会被压得很低。不过,该消息并未获得双方的确认。


“六旗方面已经准备与山水文园中断合作,接盘方不一定要接盘已开发的项目,可以直接选择与六旗合作,这样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表示。


此外,财联社记者获悉,除六旗集团发布催债通告,游乐设备提供商上海季高游乐设备集团有限公司也向浙江山水六旗公司发出了《催告函》,并将其告上法庭。


记者致电山水文园相关负责人,对方仅表示公司正在解决相关问题。


合作失败的背后


六旗集团作为美国老牌主题公园运营商,一直保持在全球主题公园游客量排行榜前十位,其体量和知名度紧随迪士尼和环球影城之后。业内人士指出,在迪士尼在中国取得成功后,山水文园开始寻求文旅转型的可能性,这与试图进入中国市场的六旗集团不谋而合。


“地产模式与主题公园看似一致,实则完全不同。地产企业可以通过预售回笼一部分资金,但主题公园必须在全部建成投入使用几年后,才能开始盈利。”林焕杰说。


同时,林焕杰透露,“山水文园曾试图向海盐政府求助,要求事先无偿提供一块地皮,用于居民区建设,回流一部分资金以继续建设山水六旗乐园,但这一提议被海盐政府拒绝。”


业内人士指出,六旗在选择与山水文园合作之初,即受到外界质疑。“山水文园依靠高端地产项目起家,发展时间和体量都远低于六旗,想要吞下六旗的合作项目,非常困难。”林焕杰表示,即使不算后期大型设备的维修费用,仅六旗提供的单台大型过山车设施,费用就至少在1亿元左右。


周鸣岐认为,上海迪士尼、北京环球影城项目均是与当地国有企业合作,在土地供应、公共设施建设等多方面都有保障,但山水六旗项目与迪士尼、环球影城的运作模式有所不同。“对于六旗而言,很难得到同等力度的支持,所以后续应该还是会选择与房地产企业合作。”


“山水文园与六旗集团合作失败为相关企业敲响警钟,盲目追求知名IP没有意义,要有专业团队运营,管控成本最有效的方法还是自己做。”林焕杰说。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