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对话职业发展导师高山:展望2020,领英致力为每位职场人传递价值 ...

评论: 0 | 发布者: 兰俏 | 原发: 环球都市网

放大 缩小

岁末年初,往往是职场人进行自我年终总结、憧憬新年有更多机会发生的节点。2020年到来,更多职场人也在思考如何主动应对变化的职场环境与新兴机会。如何把握职业发展主动权、经营个人职业品牌,最终“让机会找到自己”,成为了对于普通职场人而言愈发有益的命题。

  近期,在《高访》第七期活动上,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受邀与MBA Bible金牌职业发展导师高山深度对话,结合对中国职场人和职场社交平台的观察,进一步挖掘领英对本地职场人的价值,共同探讨领英如何通过战略和产品升级,助力职场人寻找职业发展的最佳路径。

  

image.png


  以下是对话节选

  关于领英的价值:帮助职场人经营个人职业品牌,做好职业规划

  高山:我的工作是帮助MBA学生和职场精英做职业规划,几乎每天都会使用领英。学生获得面试机会时,我会让学生在领英上查看面试官的资料、帮助自己做面试的准备,这是非常常见的领英使用场景。除此之外,与其他找工作的平台相比,领英还有什么功能可以提供给C端的会员?领英对于职场人的真正价值在哪里?

  陆坚:领英可以让每个会员收获价值,建立职场关系和人脉,规划自己的职场发展路径,比如在领英上发表并获得对职场问题的见解,还有领英计划开发的导师、学习、技能测评等功能。在职业发展的每个阶段都能为职场人提供价值,帮助职场人连接机会,是领英的终极目标。

  2006年,我作为普通用户成为领英会员,当时我离开了大公司开始自己创业,除了原来公司同事还认识了许多行业专家,这些过去积累的人脉和职场关系对创业而言非常重要。当时有一位朋友推荐了领英,于是我加入会员并与自己关系链里的七十多个人进行了联系,这是我使用领英的最初场景,也是领英作为产品最早带给大家的功能。在初始时,领英扮演着自动更新的名片夹角色,当联系人换工作时领英会主动通知。这个功能正是我当时期待的,我离开了以前的公司,希望能维持这些人脉关系。

  在创业时,我们还有一个需求是人才。小公司招人很难,当时我经常在领英上搜索竞争公司,发站内信挖人。但现在至少在美国,领英已经不是一个个人找工作的平台了。在中国,大家对领英可能还存在误解,很多人认为领英跟智联、51 Job差不多,会在需要找工作的时候上领英搜工作岗位、递简历,差异可能只是领英的高端职位更多。其实不然,领英的角色更类似朋友圈,所有联系人的动态、转发的文章、点过的赞都公开可见。另外,领英的发现功能非常实用,当使用微信时,如果不是你的联系人,你无法看到他们发的内容;而在领英,如果你的联系人为他的联系人点赞了,这条动态也会出现在你的信息流里,因此可以获得更多的行业信息。

  总体来说,在领英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息流,这个信息流基于个人关系链产生,围绕着职场和你关注的人,展现他们的动态和行业动态,汇集了各种各样的信息。而所有你在领英上的公开行为都是在经营你的个人职业品牌。如果打开领英,你只是带着非常直接的目的“找工作”,那么领英的价值其实并没有真正体现出来。但经营个人职业品牌是一个“慢工夫”,需要慢慢积累才能产生更大价值。

  高山:以前有学校找我做导师的时候,我会提出一个要求:课程大纲中必须有我个人认为在职业规划中学生需要的内容。我把职业规划分成三段,第一段教学生如何职业规划;第二段教学生怎么写一份好的简历;第三段教学生怎样成功面试。多年实战经验表明,这三部分内容学生必须要知道。领英是否可以提供一个专栏内容,给学生展现实战指导?

  陆坚:在领英上,会员大部分信息流里出现的内容,不是领英自己去生产和分发的内容,也就是说,内容不是领英生产给会员的,而是会员自己认识的人发布在上面的。领英平台上有许多“influencer”,也就是“有影响力的人”,比如比尔Ÿ盖茨和李开复,他们作为有影响力的角色会在领英上发布个人内容。领英还有“KOL”意见领袖和“COL”(Community Opinion Leader)社区意见领袖,是在社区或行业里非常有经验、有影响力的人,例如某个公司的HRD。这些COL在领英平台上发声的时候,从情感上会员会觉得与他们更加亲近。

  陆坚:我其实特别好奇,刚才您提到学校里有专门做职业规划的专业。高老师是如何教学生做职业规划的?

  高山:我刚走上MBA讲台的时候,并不是教职业规划,而是教市场和品牌推广。过去我在美国和中国一直从事广告行业,在职场上有接近四十年的工作经验。在这个过程中,我扮演过两个角色:作为公司的高管,我需要面试别人;作为找工作的候选人,我会被很多猎头找到、然后去面试。当我作为高管在办公室面试对方时,我很清楚我想要什么样的人,因为我是公司的决策者。当被面试的时候,我也非常清楚对方想要什么样的人。正是因为我有这两个角色的丰富经验,我才能做好职业导师、得到更多学生的信任。

  陆坚:从学校毕业进入职场开始,每个职场人的职业生涯其实很长,而在每个阶段所需要的能力是不一样的。刚开始,职场人可能更需要硬技能,比如程序员首先要会编程;而职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比如要晋升经理时,软技能就显得更重要,例如怎么管理团队。职业发展再进一步时会需要更多领导力,领导力的概念比较抽象,但其实包括很多部分,能反映出资深和初级职场人之间的差别。所有这些技能或能力都不是学校能够教会我们的,而是到职场上、在职业发展到某个阶段时,基于自己的需求去学习的新技能,或者在不知不觉中做了新的工作、往上成长时学会的。

  关于领英中国战略升级及2020年展望

  高山:如果说,现在的领英不是一个典型的猎头平台,更不是一个找工作的平台,那么领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平台?

  陆坚: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中国市场学到了很多。国内社交产品竞争非常激烈,比如微信,它的强大优势在于已经形成了巨大的网络效益,我们认识的人都在微信上,所以在微信上传播、推广的成本相对较低。一个产品在微信上拉新很容易,能不能继续存活是产品本身的较量,关键在于有没有为用户提供价值。

  如果我们在中国做一款纯粹的社交产品,“把同类人连接在一起”这个理念不足以把用户吸引过来,因为几乎所有的连接都存在于微信上,包括职场和非职场的场景。领英需要在“连接”之外做出与微信差异化的功能、或者比微信做得好的功能,才有可能把人群吸引过来。所以领英中国不是以人的连接作为主要价值,更多是为中国的职场人提供一个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每个人在职业发展的每个阶段会有不同需求,从需要导师引导、想要学习新的技能、需要对自己的技能进行测评,到最终想要找工作,这些需求体现在职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所以领英在中国的策略是努力在社交平台上把职业发展做到最好。

  

image.png


  高山:2020年,领英有哪些推广方面的战略性规划,能够让更多职场人知道这个平台能为自己的职业规划带来巨大价值?

  陆坚:在2020年,领英首先想要扩大整个用户基数。具体方式我们仍然在考虑,第一步不应该是大规模营销,因为社交产品本身该具备 “病毒传播”的特点,而病毒传播的根基是拥有很强的用户价值。进行自我反省后,领英认为建立个人职业品牌、公开职业档案,还不是中国职场人普遍接受的文化或习惯。这说明我们的产品还不够接地气,或者还缺乏一些本土职场人更需要的功能。

  领英的愿景是为全球30亿劳动力中的每一位创造经济机会,而中国至少拥有这其中1/4的劳动力。在过去一年里,我们想逐步打造一个能为中国职场人提供更多价值的本土化产品,实现中国2.0战略升级。围绕整个职业发展的过程,推出职场人所需要的各种功能,无论是导师、课程,还是技能测评,逐步完善“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的产品。在具备足够的产品功能时,我们才会慢慢加入更多的营销手段。2020年,我们绝对期待:第一,领英有更多产品功能上线;第二,以用户为主,传递更多产品价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