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王文:美国只是"驯狼",而非"杀狼"

原作者: 余思毅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北京时间1月8日凌晨,伊朗革命卫队向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的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数十枚火箭弹。伊朗法尔斯新闻社引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情报机构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阿萨德基地内至少有80名美国军人被杀、200人受伤。伤者被直升机带出基地。该知情人士补充说,基地内的20个重要目标被15枚导弹击中,大量的无人机和直升机被摧毁。


伊朗外长表示,自卫行动已经结束,不寻求战争。伊朗所称的“自卫”,是为了报复美军在3日用无人机炸死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马尼。


至于美国方面,特朗普表示,正在评估人员伤亡和损失。截至北京时间1月8日下午4点,美国尚未对外公布伤亡数字。


双方维持了几年斗而不破的状况彻底破裂,美伊从针锋相对变成了炮火相向。美伊“黑天鹅”愈演愈烈,战争的硝烟似乎在弥漫。


20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称伊朗为“邪恶轴心国”。在西方话语体系里面,关于伊朗的影视作品等,传递出伊朗的形象是肮脏的街头、暴乱的人群、独裁的统治……


伊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为何伊朗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对抗那么多年?2012年以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曾先后8次访问伊朗。2019年4月,其专著《伊朗:一个被妖魔化的国度》(中英波斯三语,德黑兰:伊朗纳尔出版社,2019年版)在德黑兰国际书展上发布。


王文以第一视角,从自身考察走访出发告诉读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用强大的世界影响力让大部分人误会了伊朗。


首先可能先要思考一个问题——伊朗是小国吗?伊朗的面积是西欧8国(英、法、西、葡、爱、比、荷、卢)的总和,人口与德国大体相当,从国土面积、人口总数上都恰好排世界第17位。首都德黑兰是全球第19大城市。伊朗GDP在世界排名中长期处于20多位。


王文指出,在西方视野里,伊朗被理所当然地归为了“小国”。顶级国际政治学家巴里·布赞在其代表作《美国与诸大国》中,连一次伊朗都没有提。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论也没有分析伊朗。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等几乎所有美国大战略家的书籍中,伊朗的篇幅都少得可怜,甚至可以用“提几次”的等级来形容。


西方学术大师思考的都是从17世纪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以来的西欧史、大西洋史,最多也就是掺杂进日本的亚太史,穆斯林世界没有进入研究重心,伊朗更不在他们的研究视野。“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蒙蔽了他们的眼睛。美国人从没料到,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如此“小”的力量与我叫板。


而伊朗人们怎么看“向美国叫板”呢?王文提到,2012年第一次到德黑兰时,他至少5次向伊朗官员、媒体人、学者、普通老百姓提问:为什么穆斯林国家中只有伊朗那么全面反美?得到的回答竟出奇的一致:“我们是独立的、有尊严的国家!”


在号称“伊朗硅谷”的帕德布科技园,王文追问一位科技官员核计划的事,他激动得说:“为什么美国、以色列有那么多核武器没人追问,伊朗和平利用核能就会被质疑呢?”


主管伊朗中东事务的伊朗副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布杜拉希扬曾明确对王文说,2011年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可以视为继1979年霍梅尼革命、伊拉克民众反抗萨达姆、巴勒斯坦人民寻求尊严与独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的伊斯兰民众觉醒运动。他们寻求宗教尊严以及相对于西方霸权的民族独立,认为“伊朗是所有中东国家的榜样”,应当像伊朗那样寻求于伊斯兰的自我解赎与尊严。


另一位伊朗外交官与王文交谈视提到,“2000多年来,虽然伊朗的东、南、西、北都曾受过外敌入侵和征服,但伊朗人的威胁主要是西方。加之霍梅尼革命后的伊斯兰崛起,伊朗更希望摆脱美国消费主义、资本主义、世俗主义的霸权。伊朗人并不仇恨源于西方的现代文化,但反对西方尤其是美国那种居高临下、预设立场式的谈判与教训。”


可见,在美国眼里,伊朗是“邪恶轴心”。但这样的印象和定位,或多或少带有美国新保守派的狂妄与无知。美国似乎没有意识到中东国家的社会觉醒,还想继续主导中东局势,干预各国国内政治。


而在伊朗官员和部分民众眼里,美国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强权政治体,而伊朗在与美国的“小冷战”中,更多是维护尊严的倔强。


双方对峙多年,关于开战的预言也甚嚣尘上。截止北京时间1月8日下午6点,双方还是炮火相向的状态,尚未有一方宣战。那么,美伊战争会真的到来吗?


2012年,一位生于美国但在伊朗工作的电视主持人曾经和王文有过这番对话。王文问,“战争发生了,你会怎么办?”对方分析,伊朗的位置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战争会让整个世界陷入灾难,美国不会这么愚蠢。德黑兰民众也都这么想,美国对战争的口头呼喊大大高于实际行动,所谓“战争阴云”只是舆论战。


美国人在伊朗划了两条红线,一是伊朗拥有核武器,二是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但现在伊朗不会寻求于完全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连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那么困难时,伊朗都没有封锁过霍尔木兹海峡,现在更不会主动封锁。时任伊朗总统、属于强硬派的内贾德反复宣称,伊朗不会寻求于拥有核武器,和平利用核能是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下进行的。一位在伊朗多年的中国企业家也承认,伊朗缺少发展核武器的决心。所以,美国远没有找到突袭、进攻或发动一场大规模对伊朗战争的理由与准备。


此一时彼一时。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犹豫一周,绝不容忍围攻大使馆,终下决心剿杀苏莱马尼。特朗普在1月3日干掉苏莱马尼后的公开讲话中称:“苏莱马尼当时正在策划针对美国外交官和军事人员的迫在眉睫的邪恶袭击,但我们将他逮个正着,结束了他的性命。”


苏莱马尼是伊朗“太子”、圣战旅旅长、伊朗最重要的军情将领,有“中东谍王”之称。在伊拉克、黎巴嫩、也门、叙利亚,他的代理人抓住了势力混乱的真空期,成功地盘踞在军政高位。可以说,伊朗现今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由苏莱马尼一手操办。


这样的情节,与已经热播了7年的美剧《国土安全》(Homeland)似曾相识。在美国的叙事里面,这是在铲除对美国国土安全造成威胁的头目。而在聚焦美国白宫的权力斗争的的美剧《纸牌屋》里,对外国发动战争或军事打击,很多时候是最高统治者为了转移国民视线的伎俩,是国内权力斗争的延续。


那么,在伊朗战争会打响吗?王文在《伊朗:一个被妖魔化的国度》分析,伊朗是“狼”。如果灭了伊朗,阿拉伯世界就不需要美国及其军火,就会赶走美国。美国只是“驯狼”,而非“杀狼”,美国想扩大伊朗威胁,制造阿拉伯人的恐惧,永远保持中东世界的平衡。只有失衡时,美国才会动手,比如1991年萨达姆的疯狂。


美国的伊朗政策只是全球“离岸平衡手(off-shore balance)”战略的一个浓缩。就像平衡中国与日本、印度与巴基斯坦、北约与俄罗斯,不能万不得已,平衡伊朗与阿拉伯世界将是美国中东政策的长期核心。而美国对伊朗多年来的制裁,在王文看来,无非是以压促变,通过制裁强迫伊朗屈服,让它变乖一些,变老实一些。


这些对伊朗的制裁有用吗?英国《独立报》在年初刊发过一篇题为《制裁只能深化伊朗危机》的文章,其中指出:“将伊朗妖魔化只能说明,以色列及其右翼美国盟友对伊朗政权更迭而不是德黑兰核计划更感兴趣。”文章还提到,“制裁令伊朗人陷入穷困,50万儿童死于制裁”。


事实上,制裁引起的非人道主义后果还很多,比如,伊朗30年来无法更新航空设备,导致机型老旧,25年来15架民运飞机坠毁,1700多人丧生。2011年底以来西方的新一轮制裁,使得伊朗通货膨胀厉害,百姓苦不堪言,伊朗内部怀念巴列维的思潮在流行。(巴列维是1979年霍梅尼革命时推翻的老国王)。


但是,伊朗思潮并非铁板一块,在伊朗的每一个小时,王文都能小本子记下观察到的细节,各种关联式也在脑海中生成:引进西方文化≠向往西方体制,对政府表达不满≠反对现存体制,反对体制者≠伊朗主流。


在美伊关系中,不能不提到一个国家——以色列。过去,在外界看来,伊朗与以色列有着不共戴天的世仇。


王文分析,伊以关系真正变坏,是1979年霍梅尼革命以后,伊朗认为,以色列是西方殖民主义的“走狗”与工具,以色列是“毒瘤”,于是才有了两国交往“冰河期”。换句话说,波斯人与犹太人交往了2700多年,真正交恶的无非就是最近的30多年。从他的近距离观察出发,王文认为,“伊朗人民一直客观地将普通犹太人和以色列政权区分开来。”


(本文参考:《美伊战争即将打响?听听去过8次伊朗的专家亲历》,微信公号“人大重阳”,2020年1月5日)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