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拆迁8500万补税亏2亿 "豆奶大王"如何欢乐开怀

原作者: 徐晓春 |原发: 蓝鲸资本

放大 缩小

上个月,广州浪奇刚刚凭借近26亿拆迁款“震惊”A股之后,维维股份(600300.SH)也赶在2019年的尾巴上发布了拆迁公告,虽然没有得到浪奇那么多收益,但也基本等于一年的业绩了。


只是刚拿到的拆迁款估计还没捂热,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2015年以来主营酒类产品的子公司枝江酒业漏缴税款及滞纳金合计1.96亿,虽然目前已全数缴清,但将全部计入2019年损益,如此一来不仅交出了全部拆迁款,2019年最终能否盈利也是个未知数了。


福祸相依


1月2日,维维股份发布公告,由于城市规划需求,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政府将征收子公司维维六朝松面粉产业有限公司下淀厂区(以下简称:维维六朝松)地块改造项目范围内的房屋。以12月28日为基准日,评估总值为1.42亿,但最终经双方协商确定征收补偿为1.5亿,溢价率为5.64%。


维维六朝松是维维股份旗下主营面粉加工的子公司,从2018年年报来看,粮食初加工产品贡献了20.15亿的营收,已经超过豆奶粉等固体饮料,不过毛利率却只有1.5%,另外,据天眼查显示,维维六朝松早在2017年就进行了厂区的搬迁,时隔两年的拆迁也总算有了定数。


维维六朝松本次被征收的土地、设备及地面附着物等账面净值仅2608万,其中土地净值1045万,房屋及设备净值1563万,因此本次收储维维六朝松将产生资产处置收益9294万,增加维维股份净利润8532.82万。


要知道,2018年维维股份靠着处置股权和资产才勉强盈利6472万,扣非净利润实际亏损2876万,更有意思的是,2018年受股市行情影响,维维股份炒股也正好亏了8619万,利润起起落落,全是受非经常性损益控制。


俗话常说“福兮祸之所倚”,拿到拆迁款还没高兴两天,维维股份又出现了税务危机。


1月10日公告显示,依据终端公司枝江吉星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星商贸)销售收入为计税依据,子公司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枝江酒业)自查发现,2015、2016年未缴消费税及附加税费分别为1.14亿、7864万,2017、2018年未缴消费税、附加税费和滞纳金分别为68万、186万,合计1.96亿。


截止公告发出,虽然维维股份表示应缴税款及滞纳金已经全部缴清,且主管税务部门未对该事项给予处罚,但补缴税款及滞纳金不做以前年度损益调整,拟记入2019年当期损益。前三季度维维股份归母净利润为9285万,加上本次收储影响,也还有接近2000万缺口,最终2019年能否顺利盈利还是个未知数。


回归主业不容易


目前,维维股份主要从事豆奶粉、植物蛋白饮料、乳品、白酒、茶叶等系列产品的生产、销售和粮食仓储、加工业务,主要产品包括“维维”牌豆奶粉及植物蛋白饮料系列、“维维六朝松”面粉系列、“天山雪”乳品系列、“枝江”酒系列以及“怡清源”茶叶系列产品。


近几年来,维维股份痴迷跨界,酿酒、挖煤、种茶、盖楼一样没落下,最终在2018年时决定要回归主业“立足豆奶核心业务,进军植物蛋白饮料等大健康产业”,而营收也随之有明显的起伏变化,由于炒股亏损2018年归母净利润达到近十年最低,但好歹也还维持着盈利。


只是这盈利更多的是依靠资产出售勉强维持,事实上,维维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两年了,亏损幅度有所收窄,但2019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只盈利2789万,相比于2017年、2018年前三季度盈利1亿左右都不能保证年底最终盈利,2019年扣非净利润有很大可能依然是亏损。


维维股份的产品决定了其销售模式是以批发代理为主,团购、电商等直销模式为辅,2018年末时,固体饮料、动植物蛋白饮料、酒类产品经销商分别有1549个、1559个、777个,而据三季报末的最新数据显示,三类产品经销商在2019年大幅度下降,分别只余1463个、1161个、505个,合计减少19.45%。


经销商数量的减少直接导致三种产品经销商销售收入的大幅下降,尤其是酒类产品最为明显,低档酒和中高档酒类销售收入均有超过30%的降幅,这也是造成前三季度盈利远低于上年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维维股份回归主业重要一环的“植物蛋白饮料”,2018年毛利率只有13.69%,并且已经连续多年呈下降趋势,即使最高时也只有20%左右,而A股同样以植物蛋白饮料为主业的承德露露2018年毛利率则高达51.4%,直营、经销双渠道萎缩的情况下,维维股份回归主业的道路更加艰难。


债务缠身


2019年,维维股份9.55亿元“卖身”国资,如今维维集团持有上市公司15.91%股权,位居第二大股东,新盛集团持股17%,为第一大股东。


跨界失利的维维股份却还在被“债务后遗症”困扰着,截至三季度末,维维股份尚有49.91亿流动负债待还,其中短期借款有36.76亿,还有3.04亿的应付账款等,而同一时间流动资产账面价值只有44.75亿,甚至不足以覆盖全部流动负债。


事实上,近年来维维股份的偿债能力也是日渐下滑,速动比率从2008年最高时的1.09一路下降,虽然2015年后略有回升,但最高也不过只有0.58,远不达标,而同时资产负债率也在一路飙升,从2008年的35%上升至64.8%。


而另一边,交出控制权后,维维集团也质押了几乎全部股权,从最新的质押公告来看,12月24日,维维集团以自身生产经营为由,再次向中国工商银行徐州泉山支行质押了其所持有的维维股份9.4%股权,累计质押数量已达到其所持有股份的94.05%。


虽然说“回头是岸”,但回归主业的维维股份并没有就此一帆风顺,经销商流失、债务压身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迎入国资之后,2019年维维股份能否交出一张盈利的答卷。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