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威马沈晖"叫板"王兴?为TOP3排名隔空约赌

原作者: 欧阳西子 |原发: 北京时间财经

放大 缩小

图片来源:企业观察报


威马年销10万辆成泡影后,沈晖拿什么“叫板”王兴?


近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沈晖隔空向美团王兴发出“赌约”,“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TOP3,我希望王兴能(充当外卖小哥)亲自给我送一份外卖上门;相反,王兴可以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一辆车,不管多贵我买一辆送给他,不一定非得是一辆威马汽车。”


此前的1月6日,王兴在评论汽车公司未来命运时表示,“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和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和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和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和小鹏。” 蔚来、小鹏同属第一梯队的威马汽车,被排除在造车新势力TOP3之外。


随后的1月7日,沈晖微博回应称,“愿意和王兴兄弟打个赌,请众网友做见证,威马一定会是Top3之一。当然,我也很看好理想,期待未来道路上能并肩前行。”


据了解,威马成立于2015年12月,是继蔚来之后第二家实现交付的造车新势力。2018年9月,威马汽车正式开启交付。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威马汽车共销售出1.68万辆,在新势力中仅次于蔚来的2.05万辆。融资方面,2019年3月,威马汽车官方宣布完成C轮,融资总金额达30亿元,累计融资近230亿元。


与此同时,美团王兴也一直看好智能新能源车。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其中王兴个人领投近3亿美元,字节跳动投资3000万美元。融资后,理想汽车估值将达29亿美元。


目前,王兴并未回应沈晖的赌约。时间财经联系了美团方面,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告诉时间财经,此次约赌事件只是一个幽默的段子,扩大影响力。不管王兴接受与否,都让威马赚足了关注度。


约赌王兴


这并非汽车圈的第一次“赌局”。2018年7月,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发朋友圈表示,当年没人可以交付1万台车,隔空怒怼宣称9月前交付1万台ES8的蔚来汽车。随后,蔚来的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回应称,“今年蔚来交不到一万台车,会赔给何小鹏一台ES8。” 蔚来汽车与小鹏汽车就此拉开了这一赌局。


最终,2019年1月,蔚来汽车宣布累计交付1.13万辆,李斌赢得赌局。随后,何小鹏发布朋友圈称,“恭喜蔚来和李斌在2018年交付超过1万辆,这说明造车新势力力量有足够的战斗力和自我成长加速度,我虽然赌输了,但是还是很高兴。”何小鹏表示按照之前同李斌的约定,付了一辆ES8顶配的购车款。


此次主动与王兴约“赌局”,沈晖或许觉得有一些“筹码”。2019年1月,星晖新能源智造工厂正式投产。该工厂是威马汽车继温州基地之后的又一个新工厂,由湖北地方政府、长江基金与威马共同出资。威马汽车持股27.5%,主要负责工厂的运营管理,但生产车型主要来自威马。据了解,该工厂最初规划为总投资202亿元,总产能为30万辆,一期产能15万辆,2020年初正式量产。


除此之外,威马汽车代号“A-3”的汽车正式下线。在现场该车被重度伪装,只能看出是一辆与威马EX5接近的SUV,将搭载L3级自动驾驶方案、5G 智能网络,2020年底量产交付,其他细节未透露。


对于此次赌局,部分网友表示,“大佬们是不是都喜欢对赌啊”;“这事明明就是体系之争,靠对产品这么感性的认知就能分出胜负?”;“能在寒冬里活下来的一定是实力与运气并存”;“沈晖什么时候不碰瓷,什么时候别贬友商,威马才有可能进一步做大,威马做不大的根本原因在于领导人的格局”……


仅完成全年目标16%


在沈晖“约赌”王兴的同时,威马汽车公布了2019年的成绩单。公开数据显示,威马汽车在2019年累计交付1.68万辆。


从新造车企业交付量排名来看,蔚来汽车位列第一位,全年交付2.05万辆,威马汽车紧随其后。小鹏汽车并未公全年销量,前11个月累计交付1.29万辆。如无意外,威马汽车将获得2019年新造车企业销量第二名。目前,这三家新造车企业都分别有两款车在售。


但这与威马之前的年度目标相差甚远。此前的2018年9月底,威马EX5正式开始交付,当时沈晖自信满满地表示,明年(2019年)交付10万辆。这也意味着,威马汽车仅完成其年度目标的16%。


相比之下,蔚来和小鹏虽也未达到年度目标,但完成度更高一些。据了解,蔚来和小鹏原计划分别交付4万辆、4万到5万辆。以此计算,蔚来完成目标的51%。小鹏汽车以11个月交付量计算,完成最低目标的43%。


对此,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表示,汽车新势力当初提出的销售目标,很大程度上市给投资人或地方政府看。威马汽车的10万台,虽然不算特别过分,但可能对产能和市场瓶颈估计不足。


值得一提的是,威马汽车还曾遭遇重大官司。2019年9月,《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意外披露了吉利与威马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白皮书在举例案件时提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诉讼标的额达21亿元,这是国内汽车产业知识产权纠纷索赔金额最高的诉讼案件。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此事可能与跟吉利、威马之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与职位变动有关,发生诉讼并不意外。据了解,威马也和吉利颇有渊源,威马汽车核心团队多来自吉利和沃尔沃系。


该案件于2019年9月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开庭,但并未公开审理。截至目前,尚未有关于该案件的更新进展。


目前新能源汽车格局未定,但沈晖已将目标转向了传统车企。他表示,成为智能汽车头号实力派只是他们的小目标,跻身全国乘用车第一梯队才是威马汽车的星辰大海。刚诞生5年的威马,能承载沈晖的这份豪气吗?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