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经销收入三年营收降六成 欣贺股份IPO炫财技难掩后顾之忧

放大 缩小

作者/竺仲竹


作为服装市场的高端玩家,欣贺股份在2018年1月A股IPO首发被否后卷土重来。


近期,欣贺股份更新招股书,其业绩依旧保持增长态势。而经销商却“一年不如一年”,无论是经销商数量,还是经销商收入,在过去的3年里,均出现了大幅萎缩的局面。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业绩增长的背后,欣贺股份在经销和直营两种模式之间“独辟蹊径”,设立直营管理商模式。而后者正是欣贺股份维持业绩增长的得力推手。


过去3年经销收入断崖式下滑


可以说,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经销商,最先感知到市场冷暖。


对此,欣贺股份的经销商或感同身受。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欣贺股份全体经销商的数量从114家逐步下滑,并关闭门店,到2018年经销商数量降至80家,且留下的均为中小经销商。经销商对欣贺股份贡献的营收也从4.54亿元直降至1.82亿元,降幅超过60%。


与可比上市公司相比,近年来只有欣贺股份经销收入下滑 

来源:招股书


事实上,经销模式营收骤降令人担忧。对比欣贺股份招股书列示的可比上市公司,欣贺股份经销商业绩欠佳似只是一个特例。


招股书显示,在过去3年里,4家可比上市公司经销商贡献的营收均呈现增长态势。其中,朗姿股份经销模式营收从2016年的2.11亿元增至2018年的2.36亿元;锦泓集团则从1000余万元增至1亿元以上;哥力思从3.82亿元增至9.29亿元;安正时尚经销收入则从5.33亿元增至5.62亿元。唯独欣贺股份经销收入出现大滑坡。


值得一提的是,经销商贡献营收大幅缩水的同时,欣贺股份的业绩却依旧能够保持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欣贺股份分别实现营收14.98亿元、16.34亿元、17.6亿元以及9亿元,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54亿元、2.67亿元、2.8亿元以及1.53亿元,增长趋势明显。


业绩增长的背后,欣贺股份所依赖的管理商模式功不可没。


招股书表明,在大量经销商因业绩不佳关店选择关店之时,欣贺股份对经销商推出了模棱两可的“管理商”模式。


根据招股书对管理商模式的解释,管理商模式是欣贺股份自营模式的一种,该公司通过管理商在当地拥有的销售渠道、人脉资源等优势进行旗下品牌推广,并由管理商对门店直接管理,根据其销售情况以管理费或分成形式支付报酬。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欣贺股份共有63家经销门店转变为管理商门店,而该模式也成为欣贺股份营收最主要的来源。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在欣贺股份营收中,每年来自管理商模式的收入分别为6亿元、7.19亿元和8.19亿元,占比从40.28%一路升至46.72%,接近欣贺股份全部营收的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欣贺股份声称管理商模式是自营模式,管理商还是向该公司大量采购,并被后者确认为收入。


梳理欣贺股份招股书发现,2019年上半年,欣贺股份前五大客户中,前三大客户中均有管理商的身影。


多位管理商位居欣贺股份前五大客户,而根据招股书解释,管理商模式为该公司直营模式的一种 

来源:招股书


如欣贺股份第一大客户朱洁、李毅夫妇,2019年上半年,其对欣贺股份贡献营收4497.2万元,占营收比例4.99%。而朱洁、李毅夫妇自2016年起,已从欣贺股份经销商转为管理商。欣贺股份第三大客户自然人林建培原先也是该公司经销商,在2018年转为该公司管理商。2019年上半年,欣贺股份对其销售金额达到3660.57万元,营收占比4.07%。


明明属于直营模式,欣贺股份却为何向管理商进行了大量销售?


招股书表明,在管理商模式下,通过商场租赁柜台的管理商,将所售商品交付给顾客并收取价款时,以向顾客收取的全部货款作为销售额确认为销售收入,该销售收入与管理商无关。


这也意味着,通过“管理商”模式,欣贺股份拥有提前确认收入的转圜空间,而这一模式的合理性值得市场怀疑。


实际上,在2018年首发上市被否之时,欣贺股份即因收入确认合规性等问题被证监会发审委质疑,此番重战资本市场,该问题或仍是欣贺股份被关注的焦点之一。


激进开店计划难圆其说


经销失利,欣贺股份提出了堪称“激进”的开店计划。


据招股书显示,此次IPO,欣贺股份的拟募资总额高达12亿元,其中将有6.7亿元用于该公司品牌营销网络建设项目,2.8亿元用于补充该公司的营运资金。


所谓品牌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直白而言,就是开店。招股书透露,欣贺股份拟新增开设365家自营店铺并对现有109家店铺进行升级,计划3年建设完成。


而实际上,近年来,伴随着大批经销商关店,欣贺股份的门店数量整体在缩减。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末,欣贺股份门店数量从757家降至600家,下滑趋势明显。


欣贺股份近年来店铺绝对数量减少123家 

来源: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欣贺股份门店数目净变动为-123家,在2019年上半年,净变动数目为-26家,这些还不包括欣贺股份经销商转为管理商的情形。


此外,市场对欣贺股份的需求似也在走弱。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欣贺股份主打品牌JR产销率一路下行,从2016年度的104.5%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80%附近,相比2016年的超产量销售,在2019上半年,该公司全线品牌的产销率都出现率不同程度的下滑。


产销率示弱的另一面,是欣贺股份积压走高的库存。


2016年至2018年,欣贺股份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6.4亿元、7.12亿元以及8.82亿元,增长明显。


在上述同期间,该公司库龄1年以上的产成品余额则从3.5亿元增至3.82亿元,并在2019年上半年进一步增至4.12亿元。


一边是门店数量绝对值减少,一边是存货逐年走高,欣贺股份拿什么撑起365家开店计划?


值得指出的是,欣贺股份还提出2.8亿元的补充流动资金计划,此举的必要性同样存疑。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欣贺股份资产负债率一直徘徊在20%附近,而在此期间欣贺股份还对股东进行了分红。2017年4月,欣贺股份现金分红1.6亿元,2018年5月,欣贺股份同样进行1.6亿元现金分红,2019年5月,欣贺股份再度进行了9600万元分红。


连续大手笔分红,资本市场能否如愿成为欣贺股份的“提款机”,尚须时间检验。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