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保监系统下发28封监管函约860封罚单

原作者: 石雨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辞旧迎新之际,保险业也迎来年终盘点,2019年,在银保监会与各地银保监局完成合并的前提下,各工作回归正轨,在监管工作中,罚单的情况,透露出保险业2019年的常见问题与监管重点。


2019年,监管函、罚单数量均有大幅下降,业内分析,一方面因此前的严监管,行业已有所忌惮,同时,各地银保监局的合并也占用了不少时间与精力。地方罚单中,上海银保监局处罚力度最大;按机构区分,财险公司罚单数目倍于寿险,保险中介依然为监管重点,代理人执业资格成为重点监管事项。


监管函、罚单同比大幅缩减,华海财险领银保监会最大额罚单


首先来看银保监会在2019年在保险业的处罚动向。以披露时间为基准来看,2019年银保监会面向保险业共披露监管函28封,同比减少约4成。


具体来看。长安责任保险因偿付能力不达标两度收监管函,被责令进行增资扩股、总公司及分支机构停止接受车险、责任险外的新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而随后,在偿付能力达标后,银保监会重新下发监管函解禁决定书。


股权问题在上半年披露的监管函中集中体现,燕赵财险因股东在发生冻结情况后未报告,在"三会一层"运作方面出现问题等被监管点名;同日,都邦财险因股东股权、"三会一层"、关联交易等涉及的十余项问题收监管函。


7月23日,银保监会针对前期开展的第二次财险公司备案产品条款费率非现场检查的结果下发相应监管函,对利宝保险、安诚财险等20家险企在产品中涉及的责任范围、条款名称、险种归属、免责声明等问题进行通报。从产品入手,细查违规问题。


监管措施以停止使用问题产品并进行整改、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与保险费率、报送自查整改报告和相关责任人员的处理情况为主。


最新3封监管函披露于11月23日,监管的重点在于险资运用比例,中融人寿、北大方正人寿以及珠江人寿其他金融资产占上季末总资产比分别达到25.03%、27.22%以及30.72%,超过规定占比。基于此,银保监会在函中要求,三家公司不得新增其他金融资产投资,整改完成并经同意后,才可恢复。


行政处罚书方面,2019年,银保监会共披露11封行政处罚书,同比缩减55%,除两封面向寿险公司外,其余罚单均涉及财险企业。险企合计罚没金额453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罚240万元,合计罚款693万元,同比缩减约6成。


金额最大的一笔罚单落在华海财险身上,因车险业务虚列费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高管、违规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等问题,银保监会向其罚款110万,相关8名负责人罚款77万元,同时责令其停止营业总部接受商车新业务3个月。


华贵人寿因给予投保人额外利益、未按规定使用备案的保险条款与费率等问题被罚85万元,相关负责人同时被罚45万元,合计罚没金额同样超过百万。


同样因未按规定使用备案条款与费率而被罚的还有信美人寿,加之欺骗投保人等问题,被罚没65万元;永安保险则因为编制虚假材料以及妨碍监督检查被处以50万元罚款。


阳光人寿呼和浩特中支王雅君以个人身份收到银保监会罚单,因欺骗投保人、给予投保人合同外利益,2年内禁止进入保险业。


"整体来看,银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与罚单数量减少,与监管趋严,行业敬畏法律法规及规则有关,机构不敢轻易违法违规,说明严监管正在起作用",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称,"此外,2019年,省一级银保监合并,地市一级保险监管体系组建,消耗了不少的时间、精力,也有所影响"。


各银保监局出具罚单850余张,上海银保监局处罚力度居首


各地银保监局与分局的监管情况如何?据蓝鲸保险统计,各地银保监局与分局在2019年披露罚单约850张,其中各地银保监局下发罚单约660张,各地分局近200张;面向公司的处罚金额9400余万元,处罚相关责任人近740人次,处罚金额约2800万元,面向公司及个人罚款金额合计达到约12200万元,与上年相比,降幅约4成。


从各银保监局动作来看,2019年开具罚单最多的为上海银保监局,累计开出69张罚单,罚没金额约450万;从处罚公司来看,除保险公司、保险中介公司等,上海银保监局对于牵涉保险业务违规行为的汽车服务公司、汽车维修公司、投资管理咨询公司等,也同时予以处罚。


"罚单大省"还有陕西、黑龙江,两地银保监局分别开具罚单45张,吉林、安徽开出罚单44张、43张,浙江作为保费大省,也在2019年开出42张罚单。此外,罚单数量超过30张的还有四川、江苏银保监局,湖南、湖北、大连、云南等地银保监局在2019年出具的罚单数量也超过20张。


"各地处罚数量及金额不一,没有标准进行比较",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这与地区行业自律执行力度、监管部门对政策的认识、处罚力度差异有关。


"保险机构的数目、保费规模也有所关联",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向蓝鲸保险补充道,"同时,各地对于举报、投诉情况的处理方式也有所差异性"。


在地方银保监局罚单中,不乏处罚金额超百万的大额罚单。人保寿险深圳分公司因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以及编制虚假材料,被罚款100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罚40万,当事人被给予警告、撤销任职资格;华夏人寿宁波分公司因产品说明会存在欺瞒行为,财务数据不真实等原因,被罚103万;中信保诚人寿分公司、支公司因编制虚假材料被罚100万。


财险公司中金额最高的罚单被中华联合财险支公司领走,因拒不依法履行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义务、编制虚假材料、虚假理赔以冲销投保人应缴的保险费,被罚款110万元,相关6名负责人罚款45万,支公司被责令停止接受农险新业务两年,撤销高管任职资格。


财险机构被罚频次倍于寿险,保险中介人员执业资格成监管重点


各类别机构罚单数目有所差异,处罚原因也存差异,反映出各自领域的典型问题。据蓝鲸保险不完全统计,地方银保监局的罚单中,117张面向寿险公司,276张罚单涉及财险公司。


编制或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等以及欺骗投保人,是寿险公司最为常见的违规行为。平安人寿、中邮人寿、华夏人寿等多家寿险公司,因编制或提供虚假报告连收银保监局多张罚单。


欺骗投保人的情况在罚单中体现的更为细化,如利用自媒体发布夸大保险产品收益、产品说明会仅展示产品高档收益、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含误导性陈述宣传广告等。一定程度也在佐证,银保监局对于各宣传渠道的监管正在渗透。


"人身险产品中,宣传渠道是较易出现问题的环节",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人身险产品构成相对复杂,近几年产品创新、调整,都对消费者了解产品造成了障碍,模糊概念、误导销售的现象并不少见"。


财险公司中,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费率、虚列费用等行为则是2019年的问题重点。


面对竞争激烈的车险业务,在行业自律,报行合一背景下,险企的日子并不好过,为加强竞争力,不少险企试图绕道增加手续费及佣金以获渠道支持,违规行为屡禁难止。相关违规行为也五花八门,包括人为调整手续费支出,将兼业代理渠道、商业车险直接业务落在代理人名下套取手续费等。


农险业务中的问题也逐渐暴露,中航安盟因套取养殖险预防费用向农户支付现金收吉林银保监局罚单,农险承保理赔档案不真实、不完整,未按条款规定承保等问题存在于多家开展农险业务的财险公司之中。


还有大量罚单指向保险中介机构, 2019年开始,银保监会陆续出台、,随后有要求对保险中介从业人员开展职业登记数据清核工作,力度不断加大。


据蓝鲸保险统计,保险中介公司共收到罚单不少于227张,其中保险代理公司、保险公估公司分别收到罚单86张、68张,同时有43张、30张罚单指向保险经纪公司与保险销售公司经营活动中存在的问题。


保险中介公司涉及问题相对多样,包括未按规定设立分支机构,提供虚假材料、欺骗投保人等。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在人员管理方面,委托未办理执业登记的个人从事相关业务、未按规定对从业人员进行培训、未建立完整的从业人员管理档案等问题频现


此前,保险中介存不少乱象,尤其是代理人、经纪人资质问题、素质问题,大受诟病,已成行业共识。强化对于保险中介从业人员资质的核查、培训的监督,对于行业合规,将进一步形成促进作用。


"2020年严监管趋势将保持强态势",多位保险业内人士与专家向蓝鲸保险提出这一观点。张明明指出,重点可能会在规章制度、流程、标准的制定、出台,进行重点领域专项整治等。


"车险方面将仍是监管重点,同时,对于互联网保险的监管将在明年有所加强和落地",徐昱琛补充道,"保护消费者权益是监管的工作重心,尤其是夸大宣传等"。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