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冷晓琨:当下未必是人工智能行业的资本寒冬

原作者: 张银慧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一切的归因都指向2005年,冷晓琨第一次接触到机器人的那一天。此后,机器人的学习与研究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被保送到哈尔滨工业大学本硕博连读后,冷晓琨又凭借机器人汇入“双创”浪潮,创办机器人公司。而当这位出生于1992年的计算机博士带着他“从没缺过钱”的乐聚机器人公司渐入佳境的当下,一个新的问题自他的心中升腾而起。这个问题,也曾或者将要令诸多创业者辗转反侧。


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按照原来的计划,冷晓琨会接着读研、读博,最后大概率留校做科研。他所就读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是我国最早开展机器人技术研究的单位之一,而他也一直醉心于机器人研究,大一时就加入学校的机器人创新基地研发团队,斩获了全国机器人锦标赛一等奖,国际仿人机器人奥林匹克大赛一等奖等诸多奖项。他的同系师兄常琳评价他为“极致的技术性人才”。


然而命运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它冷不丁地在人们既有的人生轨迹上延伸出另一种可能性。


2015年,冷晓琨察觉到一种“将改变命运”的可能。


彼时,冷晓琨发现学校不断下发有关“双创”的政策文件,身边也陆续有创业团队出现。场地、资金、创业服务都为创业大学生们准备着……一条与学术不一样的路已经铺设在冷晓琨面前。


“一个时代肯定会有一个时代的机遇,7、80年代,改革开放成就了一批人,千禧年后,互联网浪潮成就了一部分人,可能属于这个时代的就是‘双创’。”“我们当时都是在校的学生,一旦失败了,也没有太大损失,可以回到原来的轨道。”


“可以试一试。”一通分析后,冷晓琨得出结论,和自己在哈工大创办的机器人俱乐部其他成员注册了哈尔滨乐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乐聚”——“因乐而聚”,俱乐部十几个机器人发烧友讨论一晚上,得出了这个名字。当时,师兄常琳已经拿到了伯克利大学的offer,其他将毕业的成员也等着去国内顶尖科技公司入职。“那些大公司都说你带整个团队过来最好,但是,越抢手就说明我们这个团队越有价值,所以我们就想,是不是能做一些事。”乐聚创始人之一,如今公司的CEO常琳告诉时代财经,“当时就感觉我们技术最牛,拿了那么多奖,所以想把这些技术发挥价值。”


据天眼查显示,哈尔滨乐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但对于冷晓琨而言,他真正下决心开始创业的时间要推迟到当年12月。


“因为到了那时候,你要想好所有的可能性,你要对所有人负责,然后再说服自己。”


船小好掉头


“技术牛和做好公司还不是一回事。”常琳回想早期创业经历,发出如此感叹。


乐聚的核心产品是人形机器人。而受制于高成本、低普及的市场现状,在国内外,人形机器人尚未实现真正的产业化。换句话说,摆在冷晓琨和常琳面前的,几乎是一片空白。


2016年春节联欢晚会上,540台跳舞机器人与歌手孙楠同台表演,场面震撼,引发了全民对人形机器人的关注和热议。彼时,冷晓琨团队也研发出了第一款人形机器人,瞄准c端市场,拥有踢足球、舞蹈、聊天等功能。


产品上市后的前三个月,乐聚每个月都有接近两百万的进账。问题随之暴露,app后台监测数据表明,用户的使用频率逐渐下降,产品的销量也不复最初。


“我们开始重新讨论我们的产品优势在哪里。我们首先坚信产品没问题,有问题是产品定位。”冷晓琨回忆。


“乐聚的优势是在人形机器人上,对于我来说,我擅长的还有什么呢?”。与最初闷头做产品不同,冷晓琨进一步打量起几乎一片空白的人形机器人市场。


冷晓琨想起自己从初一开始“玩”机器人的经历。2005年,冷晓琨所在的初中推出机器人教育,他一接触就着了迷,并加入学校实验室接受训练。此后,他也一直学习机器人相关知识,并在大学实验室里从事人工智能机器人研发。算起来,他已经“玩”了近15年机器人。


“作为机器人教育的受益者,我比大多数人都懂机器人教育。”2017年,冷晓琨团队以人形机器人为核心,切入中小学与高职院校的人工智能教育。“就像十几年前,学校普及计算机教育,如今,电脑操作已经是人们必备的技能。我们推测,10年以后,人工智能编程也会成为孩子们的一项基本技能。”


同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其中一项重点任务就是从前沿基础理论、关键共性技术、创新平台、高端人才队伍等方面强化部署,构建开放协同的人工智能科技创新体系。而此时,乐聚的人工智能教材以及配套产品刚刚出炉,公司已经初步形成人工智能教育体系。


光赚钱,这辈子是白过了


乐聚目前在黑龙江、北京、山东、浙江、重庆等多地建立了大型人工智能教育基地,客户量超过1200所学校。同时,冷晓琨也将一部分精力分给了C端产品,并正在筹划布局服务业。


今年初,乐聚完成2.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洪泰基金、深报一本文化基金联合投资,原股东腾讯跟投。冷晓琨称,这笔资金将用于技术研发和市场开拓。他坦言,2019年自己不需要再想投融资的事情,他可以安下心去思考公司的发展。


在被公认为资本寒冬的这一年,冷晓琨倒像是创业圈的局外人般信步游庭。“我反倒觉得未必是寒冬,可能是之前太热了。当资本比较热的时候,很多公司的问题就被盖住了。资本一凉下来,回到正常状态,这些公司的问题自然也暴露出来了。”


在投融资问题上,冷晓琨展现了身为工科博士冷静的头脑,“所以我们一直告诉自己,资本越热的时候越要冷静。”


按冷晓琨的话说,乐聚“没缺过钱”。2016年,青橙投资还没和乐聚签合同,资金就先打到了公司账上,“他们说,‘我也没看明白你们的商业模式’,但是觉得你们团队不错,我们就赌一把。”冷晓琨告诉时代财经。此后,即使遇挫,“还没到死那个阶段,钱就到了。”


对冷晓琨而言,更多的挑战是在每一个当下。公司每往上一步,当员工人数超过100人、当教育市场的开拓步入正轨、当更长远的布局也已经就绪……每一次突破,带来新的挑战。“但你走过之后再看,其实也就这么点事。”


现在困扰冷晓琨的是一个形而上的问题,“公司的使命和文化到底是什么?我们琢磨两三个月了。”过去,乐聚更多的是一个工科生团队,大家因乐而聚。而在产品布局逐渐清晰的此刻,冷晓琨意识到思考这个问题是当前最为严峻的事情。


“这个问题涉及到公司未来5-10年的发展,也可能影响到公司所有的资金。”


“公司的本质是要赚钱,但是我总觉得光赚钱,这辈子是白过了呀。”


“商业价值不是乐聚的唯一追求,至少要能为社会做点什么,能为以后的人做点什么。至于怎么实现,我也没想明白。”


采访到最后,这位年轻的创业者陷入对自己的追问,就像是这两三个月里他时常做的那样,也像2015年决定创业的那个冬天他兀自沉思,最终说服了自己,迈入创业浪潮。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