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预防下一轮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哪些工具可以借鉴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预防下一轮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哪些工具可以借鉴

读《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


本报记者/钱馨瑶


2008年金融危机是大萧条以来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这场危机剧烈冲击了全球信贷市场,并迅速蔓延至国际金融体系。在危机的紧要关头,以本·伯南克、蒂莫西·盖特纳、亨利·保尔森为核心的三人救市小组,通过一系列超常规紧急干预手段,成功挽救美国经济走向崩溃。


金融危机10年后,“救市三人组”伯南克、盖特纳、保尔森再次同框,重新反思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深刻教训。意识到危机的到来并不容易,正如伯南克所说:“敌人正在被遗忘。”


在《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这本书中,他们再次深入探讨了如下问题:危机是如何爆发的?为什么它的影响如此严重?在阻止危机演变成第二次大萧条的艰难历程中,美联储发现了哪些“灭火”工具?这些工具如何帮助美国有效应对后危机时代的经济衰退?


危机,有如此大的破坏性?


2008年金融危机是一次具有代表性的金融恐慌,由抵押贷款信心危机引发,并蔓延至金融体系。正如危机通常所表现得那样,信贷繁荣起到了主要的推动作用,许多家庭与金融机构一样成为危险的过渡杠杆者,它们自身已是债务缠身。


这种风险的加剧有两个原因:一是大量风险已经转移到那些在传统银行体系约束和保护之外运作的金融机构;二是如此多的杠杆是以不稳定的短期融资形式出现的,而这些资金可能会在危机初见端倪时荡然无存。这些弱点被美国割据化的金融监管行政机构放任自流,包含金融机构、政府部门以及监管措施在内的混杂体几十年来都没能跟上市场的实际变化,以及金融快速创新的步伐。其中一项创新是资产证券化,华尔街用来将抵押贷款分割成现代金融中无处不在的复杂金融产品的机制,证券化将人们对潜在抵押贷款风险的恐慌转化为对整个体系稳定性的恐慌。


在金融体系表现得异常稳定的时候,这些问题在繁荣期似乎并不紧迫,传统观点认为房价将无限期地持续上涨,华尔街、华盛顿和学术界的许多人认为严重的金融危机只是过去发生的事情。然而,一旦房地产泡沫破灭,对于损失的恐惧会形成金融乱象,因为投资者和债权人疯狂地减少任何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相关的人和事的接触,从而引发抛售(现金匮乏的投资者被迫以任意价格出售他们的资产)和追加保证金通知(购买信贷资产的投资者被迫提供更多现金), 反过来这又引发了更多的抛售行为和追加保证金通知。金融恐慌使信用系统陷入瘫痪,并打破对整体经济的信心,由此导致的失业和止赎权反过来又在金融体系中引发了更多的恐慌。


十年之后,那种金融恐慌和经济痛苦的末日循环已经开始从公众记忆中消退,但是无论怎样描述当时的混乱和恐怖都不为过。从 2008 年 9 月开始,一个月之内,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突然国有化,这是大萧条以来政府对金融市场进行的规模最大、最令人惊讶的干预。饱受敬重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倒闭了,这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案。经纪公司美林集团投入美国银行的怀抱。政府为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提供了 850 亿美元的救助,以避免发生比雷曼兄弟倒闭更大的破产案。华盛顿互助银行倒闭案和美联银行倒闭案是美国历史上两起最大的有联邦保险的银行倒闭案。曾经是现代华尔街象征的投资银行模式已经消亡。有史以来政府第一次为价值超过 3 万 亿美元的货币市场基金提供担保,同时还支持价值 1 万亿美元的商业票据。美国国会最初因为市场崩溃的原因拒绝,之后又批准了这项法案——政府为整个金融体系提供7 000 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这一切都发生在总统竞选的胶着阶段。列宁说过,有时候几十年里什么都没发生,有时候几周里发生了几十年的事情——这就是危机时刻的感受。


事实证明,政府危机管理者的权力最初并不足以阻止恐慌,部分原因在于相当多的问题处于美联储对商业银行的主要管辖范围之外,但我们最终说服了国会授予我们恢复市场信心所需要的权力,失控的局面最终得到了控制。在这个党争激烈和政府受到普遍质疑的时刻,共和党先后与民主党、无党派公职人员以及两党的立法机构领导人共同合作,化解几十年来资本主义所遇到的最严重的危机。


我们现在就安全了吗?


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已经实施了全面的金融改革,这应该会降低在不久的将来再次发生危机的可能性。部分原因在于这些改革措施使金融机构有更多的资本、更少的杠杆、更多的流动性以及更少地依赖脆弱的短期融资。简而言之,我们今天 的金融风险防范制度更加有效。不幸的是,预防从来就不是万 无一失的,就像没有建筑物是耐火的一样。尤其是在美国,政府的干预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反对,政治家也削弱了风险化解部门应对下一场危机的能力,通过剥夺危机管理者的重要权力以避免未来再行使救助手段。实际上,这些限制措施无论初衷多么好,都有可能使下一场危机变得更糟,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会更加严重。关于旨在禁止救助的立法实际上会在未来可能的情况下阻止救助的想法,是一种严重而又危险的错觉。


反弹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以理解的。政府阻止恐慌和修复受损金融系统的行动虽然最终成功了,但并不能保护数百万的人不会因为失去工作或家庭而受到伤害。政府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可避免地会使许多参与这个支离破碎的体系的人受损,而其中一些人还起到了对金融危机推波助澜的作用。当下一场金 融危机爆发时,美国非常希望自己有一个更加有准备的危机防范体系以及一群更加有能力的危机化解者。2008年危机如此具有破坏性的一个原因是,政府从一开始就缺乏强有力的应对工具。我们担心除非华盛顿做出重大改变,否则未来危机的首当其冲者将面临更少也更弱的手段,就像我们曾经做的那样,他们将不得不在危机已经蔓延的时候,游说政客们提升风险化解部门的权限。


我们希望美国能够为下一场危机做好准备,借用詹姆斯·鲍德温的一句话:“ 火灾终将到来。” 这就是我们认为深刻理解上一场危机如此重要的原因。我们需要理解的有:危机是如何开始的,它是如何蔓延的,为什么它的影响如此严重,人们是如何努力应对危机的,什么会起作用,什么会适得其反。我们担心一个不理解这场危机带来的教训的国家,注定要忍受更为糟糕的局面。


其中一些教训是关于预测和预防的,因为将金融危机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让危机发生。大多数危机确实遵循着一种相似的模式,因此我们有可能去尝试识别警告信号,比如金融体系中的过度杠杆化,特别是当金融体系过于依赖短期融资时,尤其需要注意这些在整个金融体系中属于风险监管措施薄弱并且风险化解途径有限的领域。人们在预判恐慌的能力方面保持谦卑的心态也很重要,因为这样做需要他们预判其他人在整个复杂系统中的相互作用。金融体系本质上是脆弱的,金融风险往往会绕过监管障碍,就像河流绕过岩石一样。因为没有可以确保避免过度自信或困惑的方法,所以没有确定的方法可以避免恐慌。人就是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用佛教徒看待死亡的方式来看待危机是有意义的:时间和环境具有不确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危机最终会发生。


2008年金融危机也为我们提供了应对危机的艺术和科学依据。人们很难提前预测危机,同样也很难较早知道下一场危机将是一场灌木丛火灾,还是一场五级大火的开始。允许濒临倒闭的公司申请破产通常是有利于经济健康的,政策制定者不应该对市场上的小事件或者大银行的困境反应过度,就好像这是一场灾难的前兆一样。反应太快会鼓励冒险者相信他们永远不必为自己的错误赌注承担后果,从而滋生“道德风险”, 这会助长更不负责任的投机行为,并为未来危机的爆发埋下伏笔。但是,一旦明确下一场危机是真正的系统性危机,反应不足会比反应过度危险得多,太晚出手比太早介入造成的问题更多,而半途而废的措施只会火上浇油。在一场载入史册的危机中,当务之急始终是结束危机,尽管这可能会造成一些道德风险,存在鼓励未来无原则冒险的缺陷。


事实的确如此,但与眼下允许系统性崩溃的负面影响相比就相形见绌了。当恐慌袭来时,政策制定者需要尽其所能去平息恐慌,而不是在意政治后果,无须顾忌意识形态如何,也不管他们过去说过什么或承诺过什么。在金融救助中玩弄政治是可怕的,但放任经济萧条只会更加糟糕。


我们理解为什么许多美国人并不认为美国政府对危机的反应是成功的,甚至是合法的。因为这些应对方案看起来经常是杂乱无章和前后矛盾的,所以我们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去探索金融世界里的那些未知领域。我们最初遵循的是传统的策略,但现代金融体系比过去复杂得多,所以我们不得不进行大量的尝试与提升。我们用我们认为并不有效的工具来艰难地应对危机,然后我们努力说服政客们为我们提供更为强大的工具。我们无法发出有力的号召,说服公众接受对银行的救助或其他有争议的政策,但我们一直在努力告诉外界我们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希望我们现在可以做得更好。关于危机的故事是一个令人感到痛苦的故事,但从某种程度上看,它也是一个充满希 望的故事。我们相信这更是一个有益的故事。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