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暴风这三步将自己推向深渊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贾紫璇


灾难来得太快,就像“暴风”,逃不开宿命,来不及躲。12月2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披露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人员持续大量流失,除创始人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处理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公司目前仅剩十余人。


想必大家对暴风的悲剧有所耳闻,那个承载着许多人青春时光的播放器“暴风影音”,大厦倾颓。创始人冯鑫被带走,暴风办公楼层人去楼空。


在互联网这个极速时代,暴风曾经也是交易市场上风驰电掣的妖股,其创下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然而做企业有时候就是一步错,步步错,再加上企业管理者对资本的醉心和贪念,最终将暴风结束在暴风之中。


让我们来看看暴风的“三步走”战略是如何走向衰败的。


与版权时代失之交臂


暴风影音上线之初,因可兼容大部分音视频格式备受追捧,当文件不能播放时,点击屏幕右上角的“播”,可以切换视频解码器和音频解码器,会切换视频的最佳三种解码方式。


有网友评论称,在PC时代,暴风影音是装机必备软件,是很多80后、90后的青春记忆。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 2009年,暴风影音用户总数达2.8亿,每日上线用户达2500万,仅次于腾讯QQ、迅雷,成为PC端第三大装机软件。


“那时候优爱腾、搜狐视频都没有创立,暴风影音的陨落,真是感慨万千。”一位网友叹息,当时大家通过迅雷、电驴下载电源,然后用暴风影音来播放。最高时暴风影音曾拥有国内70%的视频软件市场份额。


2010年,暴风开始谋求在A股上市。


为实现上市指标,暴风极度压缩成本,以确保盈利。但是,当万事俱备的时候,证监会却发起了IPO自查运动,直到2014年才重新恢复。


据原暴风CFO毕士钧透露,早在2010年暴风就着手拆除VIE结构,打算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但遗憾的是2012年5月暴风分拆VIE架构完毕准备在创业板上市时,证监会在2012年10月开展声势浩大的IPO自查与核查运动,IPO暂停,一直到2014年初才重新开闸。


由于国内IPO对净利润有要求,所以暴风集团无法大规模采购版权,只能维持着作为“万能播放器”的定位。暴风科技的招股书资料显示,2012年、2013年和2014年分别实现净利润5584.73万元、3853.75万元和4185.49万元。


当时用冯鑫的话说就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极度地压缩成本,确保盈利,最艰难的时候差一点就卖给阿里了。毕士钧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双方已经谈判得非常深入,包括总计9亿美元的注资和后续资源接入等。


冯鑫还是想再等等,能够完成自己独立上市的心愿。而恰恰在这几年,对于上市风雨无阻的暴风科技,却错过了关键的战略转型期。


2014年前后,受优酷、乐视、迅雷播放器等同期竞争对手的影响,暴风影音用户遭到分流。


2015年,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播放平台开始纷纷买断版权,这意味着彼时,这些平台开始用烧钱和冒着失去用户的风险模式,强迫用户有版权观看意识,并且逐渐进入影视版权付费的时代。


也正是在这段用户慢慢觉醒和适应为版权付费的期间,暴风开始慢慢丧失了自己的视频内容和用户。


为了不影响盈利,保证顺利上市,暴风走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与版权时代失之交臂,不但失去了用户,也失去了转型最好的时期。


病态并购 无药可医


虽然错过了版权时代,暴风的上市还算是顺利,且风光无限,成为疯狂的资本市场上最靓的仔。


2015年,以PC播放器“暴风影音”为核心业务的暴风科技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交易,发行价7.14元/股;仅用时40天,暴风共摘得36个涨停板,股价暴涨至327元/股,被业界称为“创业板妖股”,这一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据当时媒体报道,2015年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时,上市两个月,内部就诞生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


暴风市值暴涨让冯鑫的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开始了疯狂的并购。


此后,暴风高举“生态”大旗,将业务拓展至影视、秀场、VR、游戏等领域。但暴风生态的各个环节发展大多不如预期,加上“生态”概念因乐视而遭资本摒弃,暴风也随之陷入泥潭。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6年3月,暴风集团公告称,计划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收购金额分别是10.5亿元、10.8亿元以及9.75亿元。


虽然上述收购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但是冯鑫和暴风的逻辑是清晰的,就是当时手握数亿日活的暴风影音是一个硬件播放器,急需要内容来填充,硬件和内容两条腿走路,将庞大的流量变现。


这条路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但是走得太急了。


以播放器起家的暴风,选择了软件硬件一体、上下游生态同时开发的布局,一如当年的乐视。


在主业营收无法覆盖多条战线投入的情况下,暴风不得不靠大量外部融资来做支撑。2015年到2019年,暴风前后共3次提出定向增发融资计划,均未获批。


融资不利,硬件不断烧钱,软件一地鸡毛,每一步战略都推着暴风集团走向深渊。


据界面报道称,并购的稻草熊影业是刚成立不久的壳公司,只不过有吴奇隆和刘诗诗等明星创始人,超10亿元收购的真实价值有待商榷。


不知悔改 走向深渊


2016年,冯鑫为了弥补公司巨大的缺口,开始用2亿元来撬动52亿的产业并购基金,但最终以被收购标的的破产而终结。暴风董事长冯鑫四个月前被带走调查,从此开始了他个人凄风苦雨的日子。


2016年5月,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证券旗下公司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发起对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 (简称“MP&Silva”)65%股权的收购,并购规模达52亿元。


当时,暴风科技出资2亿元,光大资本出资6000万成立了这支产业并购基金,可惜收购交易完成后,被寄予厚望的这家体育版权公司就因为版权的不可续约而陷入了困境,2018年被宣布破产。


随之而来的就是这52亿元资金的未能如期兑现,加上暴风集团这几年已经在走下坡路,没法堵上财务的大窟窿,面临巨额的诉讼,这场想以2亿元撬动52亿元的资金游戏终于以冯鑫被带走而崩塌了。


最近半年,历经公司实控人被批捕、高管全部辞职、净资产为负面临退市风险的暴风,无疑已千疮百孔。


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两个月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


随着集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最大股东于一身的冯鑫被批捕,其一手缔造的暴风集团将“大厦倾颓”。


对于暴风集团面临的危机,华讯投资相关人士表示:“二级市场股价,涨不言顶,跌不言底;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念天堂,一念地狱。长期来看,不肯脚踏实地,只会讲故事的公司终将被淘汰。”


华讯投资相关人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公司董事长出事会引发连带的经营危机,公司股价跌停并不为过。昔日,公司经营不佳还可以通过并购重组实现重生,而再注册制推行后,像暴风一样的问题公司只会被资本市场唾弃。


尽管冯鑫很反感外界将他与贾跃亭相比,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处境可能比贾跃亭更加狼狈。


冯鑫曾说,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控制内心浮躁的欲望。然而,在从一个视频网站创始人一跃成为身家百亿的富豪时,他似乎没能压制住自己的“欲望”。


从无名到辉煌,从辉煌到跌落,将A股上市比作“核武器”的冯鑫,一路追过的VR、体育、电视、秀场、金融甚至区块链,都给暴风带来多次涨停。


但为了“追风口”,暴风也一再在资本运作上犯错。


VR项目暴风魔镜遇冷,让中信资本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的327万股股份;暴风体育对MP&Silva的收购,不但把50亿元打了水漂,更面临巨额索赔和诉讼,成为拖垮暴风集团的最大炸弹。


“其实,我身处最热门的行业,但我就是个‘混子’,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只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冯鑫曾这样形容自己,也曾在检讨中反思道,“不能将暴风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自自己,怪自己没有资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没有业务严谨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时候膨胀,坏的时候蒙混过关。”


“上市前过于保守,上市后又过于激进、后知后觉,错过了多个股价高点的融资时机。到股价跌落时,不得不为融资付出高昂代价。”暴风集团投资部的柳程曾公开作此评价。


借用经济学家宋清辉的评价,如它的名字一样,暴风集团在暴风中迅速崛起,又在暴风中逐渐衰败。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