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盛京银行三市管干部收退薪令

原作者: 罗仙仙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盛京银行的3名市管干部,被要求退回几年前近1900万元的多发薪酬。


沈阳市国资委网站近日发布《关于盛京银行市管干部年度薪酬超标准部分退回有关问题》,对盛京银行3名市管干部—党委书记刘彦学、党委副书记张涛、工会主席徐成2016年、2017年因多发薪酬要求退回,共计退回薪资1892.7万元。资金退回后将纳入国资委的经营预算收入管理。


2016年以来,各省份先后细化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要求,沈阳市2017年发布《沈阳市国资委出资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暂行办法》。仅从6家国有大行来看,董事长、行长2018年的薪酬均在75万元以下。


盛京银行2016年度及2017年年报高管薪酬数据,并未披露上述3人薪酬。2018年年报显示,刘彦学当年薪酬为361万元。刘彦学自2016年8月担任该行党委书记,此前任沈阳市国资委党委书记及主任。


11月18日,林达控股金融科技部执行董事林子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银行业都是国资委或国企相关背景,薪酬待遇有一定限制,属业内共识。盛京银行的退薪事件涉及市管干部,并不是职业经理人。”


退薪事件是否对该行薪酬制度及高管的市场化考核方式产生影响?11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向盛京银行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控制权生变引发高管更替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盛京银行2018年年报发现,刘彦学当年薪酬为361万元,其中袍金4.7万元,薪金223万元,酌定花红117万元,定额供款退休金计划供款16.5万元。


董事会成员等有袍金制度,相当于辛苦钱,为董事常规化的收入;酌定花红则根据公司的业绩和员工的表现发放。


盛京银行前身是沈阳城市合作银行,2014年12月登陆港交所。截至2019年6月,盛京银行的资产总额为1.03万亿元,在A股或H股上市城商行的资产总额排名中位列第7。


中国恒大2016年通过恒大南昌有限公司入股盛京银行,并以17.28%的持股比例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沈阳市国资委旗下的沈阳恒信国有资产经营集团由第一大股东变更为第二大股东。


盛京银行的领导班子过去一年多来完成“大换血”。2017年,时任恒大集团常务副总裁的邱火发,出任盛京银行非执行董事。今年4月,邱火发被选举为盛京银行董事长。


盛京银行行长2018年出现变动,原中信银行副行长张强接棒。


2019年上半年,盛京银行压降同业业务、发力零售转型,在今年中期报告中的盈利能力指标有明显提升。


中报显示,该行6月末的净利差为1.63%、净息差为1.53%,同比分别提升43个基点和23个基点。


截至2019年6月末,该行的同业负债为2617.08亿元,较年初下降9.8%,同业负债占总负债比重下降4.39个百分点至26.85%;同时,盛京银行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拆放款项的利息支出同比下降近三成,为27.97亿元。


对此,盛京银行解释称:“主要是本行结合同业市场的资金变化情况,适时锁定低成本同业负债。”


对于零售业务,盛京银行在中期报告中称:“2019年上半年,盛京银行高效能零售银行体系建设全面启动,零售资产成为资产扩张新引擎。”


该行目前的个人贷款主要包括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贷款、信用卡及个人经营性贷款。


2018年末,盛京银行个人贷款和垫款为254.53亿元,占总额的7%;公司贷款与垫款为3475.48亿元,占比92%。


2019年6月末,该行个人贷款为392.47亿元,较去年末增加137.95亿元,增幅54.2%,占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重为9.1%,较上年末增长2.4个百分点。


由于发力零售转型,盛京银行上半年的收入结构也有所调整,盈利能力指标也有所提升。上半年,该行实现营收101.38亿元,其中公司银行业务60.2亿元、零售银行业务8.78亿元、资金业务32.34亿元,占全部营收比重分别为59.4%、8.7%、31.8%;同期净利润为31.44亿元,同比增长10.8%。


计提资产减值增长两倍多


2018年以来,城商行和农商行加大信用减值损失计提消化不良已是常态。与其他同行一样,盛京银行也以相同的方式处置不良资产。


2019年上半年,盛京银行计提资产减值金额同比增长267.5%至45.97亿元。


大额减值计提,使同期的不良率有所压降。2019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69%,较2018年末下降了0.02个百分点;但不良贷款余额仍在增长,较2018年末增长8.41亿元至72.83亿元。


截至6月末,盛京银行的前五大公司贷款行业分别为批发和零售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房地产以及建筑业。中报显示,该行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及制造业。


联合资信对盛京银行2019年的评级报告指出:“辽宁传统产业信用风险显现,信贷资产质量有所下滑,拨备计提力度加大对盈利形成一定影响,需持续关注未来资产质量变化。”


实际上,盛京银行在中期报告中的资本压力再次凸显。


截至2019年6月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6%,资本充足率为 11.73%,其中资本充足率较去年末降0.13个百分点,而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8.5%的监管红线。


今年6月,盛京银行启动新一轮增资扩股,作为第一大股东的中国恒大再次加码,拟以132亿元的现金支付方式认购该行22亿股内资股份。


若此次增资如期完成,中国恒大的持股比例也将从17.28%提升至37.95%。这也意味着,民营资本将更深层次地参与盛京银行。


上述增资计划目前已通过股东大会表决,但尚待银保监会、证监会以及港交所的批准。


联合资信上述评级报告指出:“若增资事项顺利完成,可缓解资本补充压力,但同时,增资将导致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需持续关注。”


在2017年撤回A股申请后,盛京银行至今未有回A消息。而该行在港股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11月19日收报5.45港元,远低于每股11.415元的净资产,市净率仅为0.48倍。


对此,林子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港股市场看重未来的爆发性增长,银行股属于传统行业,流通股份并不大,因此,“破净”是常态。


“随着监管在金融业‘排雷’的持续,银行的坏账率有所改善,利于银行股在港股市场的估值回升。”林子俊表示。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