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上海银行65亿限售股松绑

原作者: 曾令俊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11月18日,面对巨额限售股解禁,上海银行股价一字跌停的历史未再上演。


2017年11月16日,上海银行逾29亿股限售股解禁,直接导致当天股价一字跌停至15.41元,低于当时的每股净资产(15.91元)。


两年后,上海银行于11月18日再次迎来65.075亿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迎来解禁,占公司普通股总股本的45.81%,解禁市值约590亿元。当天,该行股价先抑后扬,低开2.41%后借助银行板块的上涨效应而一路攀升,收报9.21元。


对于解禁股,市场的担忧在于,解禁后会对股价形成一定的压力。这次解禁的股票超过2017年的一倍,但股价并没有跌停。


“这与当天的市场行情、解禁股的结构、基本面、估值等都有关系。”11月18日,广州某私募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从银行股最近解禁后的市场表现来看,其股价均未受到明显影响。


11月15日,私募排排网基金经理夏风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银行股估值偏低是一方面,对于限售股来说,解禁后是否立即卖出,除了看估值高低外,其持有成本高低也很关键,不少银行股估值不高,限售股成本却不低。


解禁股资金性质很关键


上海银行65亿股解禁并未对股价造成大幅波动,有多方面原因。


根据公告,本次解禁的限售股为公司首发上市以后锁定期为36个月的股份,占公司普通股总股本的45.81%,涉及2648名股东。


11月14日,上海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从此次解禁结构来看,解禁股份分布集中,主要为公司首发上市前的前十大股东所持原始股和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受让国有股东转持的部分国有股份,占本次解禁限售股的98.34%,其余为时任高管和其他自然人持有的内部职工股。


“这样的结构很好,基本都是机构。如果看好该行的发展前景一般不会随意抛售减持。”上述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夏风光表示,限售股股东的身份、资金性质很关键。战略投资者、长期财务投资者更看重估值、未来预期;风投资金或短期财务投资者则倾向资金效率,解禁后快速卖出是首选项。银行股的限售股股东中,长期投资者占比较大,也是解禁后股价平稳的原因之一。


具体来看,本次股份解禁的股东中,联和投资、上港集团、桑坦德银行等前三大股东近两年均参与了上海银行稳定股价措施,相继增持股份,今年的增持计划尚在实施中。


此外,第四大股东TCL集团的增持计划今年7月获得监管核准,增持后持股比例不超过6.5%。三季报显示,TCL集团9月末持股比例为5.14%。


此外,今年8月,上海银行高级管理人员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股份。


从基本面看,上海银行三季报显示,资产总额为2.19万元,较上年末增长7.88%;实现营业收入378.81亿元,同比增长19.7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3.59亿元,同比增长14.59%;年化ROA和ROE为1.04%、14.74%,同比分别提高0.03个百分点和0.44个百分点。


上海银行未在三季度报披露不良贷款余额,但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出现明显上升,较2018年末的1.14%增长0.03个百分点至1.17%。资本充足率为12.66%,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9%,较上半年末均有所提升。


从估值角度看,截至11月18日开盘,上海银行的市净率、市盈率分别为0.83倍和5.86倍,在行业中处于中等偏下位置。


银行解禁数量达230亿股


2016年8月开始,多家A股中小银行密集上市。按照三年的锁定期,近期上市银行也迎来限售股解禁高峰。


8月份以来,多家中小上市银行相继迎来首发限售股解禁,并且规模较大。


7月29日,江苏银行公告,该行上市流通限售股共计53.975亿股,占公司股本总数的46.75%。


8月12日,贵阳银行公告,于8月16日解禁13.35亿股,占总股本比例41.49%。


10月22日,杭州银行公告,该行上市流通限售股共计21.44亿股,占公司股本总数的41.78%。


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A股上市银行将有17次限售股解禁情况,涉及13家上市银行,限售股合计解禁数量高达230.7亿股。


在上述17次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事项中,仅有宁波银行为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解禁,其余均为首发限售股解禁;自8月初开始,第二波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潮再起,从8月份以后将有12笔限售股解禁,占全年的七成以上。


从同业情况来看,此前与上海银行同年上市的江苏银行、贵阳银行、杭州银行等城商行相继有限售期36个月的股份解禁,解禁限售股占总股本比例分别为46.75%、41.49%、41.78%,解禁股份主要均为原始股大股东持股。


从银行股最近解禁后的市场表现来看,股价均未明显受到本轮解禁影响。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不同行业股票在限售股解禁时的市场反应并不一样。10月21日,天风证券解禁后却遭遇连续两天跌停。


11月14日,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影响这两个板块的核心因素有所不同,影响券商板块的因素更多是对证券市场未来发展趋势的预期,在行情相对较弱的时候,回落的幅度也会较大,在一些负面因素的推动下,可能会导致相关个股的价格波动;对于银行来说,它的预期更多是经济周期和政策周期的影响。


“另一个是技术层面的因素,高估值的券商板块显然会面临更多价格回落的风险。银行股的市盈率大概是6.71倍,市净率在0.9倍左右。跟券商相比,这个估值水平还不到它的四分之一,市净率差距小一点儿,但也仅仅达到券商平均水平的2/3。”王剑辉进一步解释称。


Wind数据显示,10月21日天风证券的市盈率达到151倍,排在所有上市券商的第二名;市净率则为3倍,同样排在行业前列。


目前银行股中,市盈率最高的是紫金银行,为16倍。


中信证券一份研报认为,首发限售股解禁,银行次新股往往受伤,导致股价变化的原因需要考虑银行股估值、股票市场整体环境、普通持股者和原始股东持股情况;同时,通过观测此前宁波银行、北京银行、南京银行等首次解禁后至二年后再次解禁期间股价变化情况发现,它们在首次解禁后至两年后再次解禁期间,股价基本呈现出短暂下降趋势,但最终会触底反弹,最终呈现逐渐上升达到最高点。


11月18日,同样面临巨额限售股解禁的中国人保却不如上海银行幸运。截至当天收盘,中国人保股价躺在跌停板。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