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主营业务涉多起诉讼 金达莱"带伤"冲刺科创板IPO

放大 缩小

作者/竺仲竹


火爆的科创板,为众多新三板退市企业带来了财富增值的转机,金达莱也有望成为其中之一。


近期,江西金达莱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达莱”)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招股书显示,金达莱拟发行不超过6900万股股份,拟募集资金逾10亿元,将投入研发中心建设、运营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运营资金。


大额募资的背后,是在过去3年间,金达莱营收净利双双跳跃式增长,手持货币资金超过4亿元,现金流可谓充沛,其募集资金投入项目也颇值得玩味。不仅如此,金达莱主营业务涉及的多起诉讼,更给IPO前景增添变数。


巨量应收账款“催熟”业绩


环保经济越来越受重视,金达莱无疑坐在了风口上。


作为一家水环境设备生产及销售企业,金达莱赚得盆满钵满。招股书显示,在2016年至2018年间,金达莱营业收入从2.7亿元迅猛增长至7.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61.83%。


高增长也带来了高利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金达莱利润跳跃式增长,7637万元增至2.1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67%,获利丰厚。三年间,金达莱累计获得的净利润超过4.6亿元。


2016年至2018年,金达莱营收和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均超过60% 来源:招股书


驱动增长的引擎在哪里?除了环保的风口外,金达莱应收账款狂飙或是主要因素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金达莱核心产品为标准化污染治理装备,销售模式以直销为主。截至2018年末,金达莱销售人员为62人,按当年7.1亿元营收计算,每个销售人员完成的销售业绩超过1100万元。


随着销售的增加,其应收账款金额也迅猛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金达莱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4.94亿元、6.15亿元以及7.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22%。


应收账款激增,与之俱来的是金达莱坏账准备的快速攀升。2016年,金达莱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仅为6438万元,而到了2018年,该数额升至1.23亿元,增幅91%。


事实上,金达莱以应收账款驱动增长的迹象极为明显。在扣除坏账准备后,2018年,金达莱应收账款净额6.16亿元,占当年营收的比例高达86.28%。


金达莱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迅猛增长 来源:招股书


而在2016年和2017年,应收账款净额占营收的比重更为夸张。2016年,金达莱应收账款净额4.3亿元,占营收比重157.47%;而到了2017年,金达莱应收账款净额5.2亿元,占营收比重亦高达107.22%。


值得一提的是,由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而造成的损失,也是金达莱资产减值损失的“大头”。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金达莱坏账损失金额分别为1795万元、3321万元和4867万元,占当年资产减值损失的比例分别为100%、99.16%以及94.2%。


以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激增,换取靓丽的营收增速,金达莱或终将为此付出代价。


实际上,代价已经发生。


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金达莱计提的大额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中,已与多家客户发生诉讼。据招股书统计,两年间,金达莱与5家应收账款客户发生诉讼,涉诉的应收账款总额逾8000万元,金达莱对此计提的坏账准备亦高达3040万元。


金达莱对多个应收账款客户计提坏账准备 来源:招股书


事实上,这或许还是乐观的估算。根据招股书披露,以金达莱2017年应收账款客户武义县新禹水处理有限公司为例,金达莱对该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728.83万元,当年计提坏账准备326.8万元;而到了2018年,在应收账款账面余额未发生变动的情况下,金达莱对其计提的坏账准备增至691万元,计提比例从18.9%上升至40%,计提的理由则为“诉讼已胜诉,尚未回款。”


而根据金达莱招股书披露,在最近3年间,金达莱诉讼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买卖合同纠纷即多达9起。此外,该公司还有不少小额诉讼。


这也意味着,金达莱应收账款回收面临着高度的不确定性,而随着时间推移,应收账款账龄增长,金达莱对此计提的坏账比例也会进一步提升,并最终“侵蚀”金达莱的净利润。


一面是业绩高增长,一面是飙升的坏账,而后者无疑会对金达莱造成长远的不良影响。


十亿募资投向存疑


与其他生产性企业不同,金达莱募资投入项目,与产能提升和改造无关。


招股书显示,高达10.1亿元的募集资金里面,将有2.6亿元投入研发中心建设项目,4.5亿元投入运营中心建设,剩余3亿元将用于补充该公司运营资金。


金达莱拟募集资金投入项目,均非生产性项目 来源:招股书


其中,研发中心项目的主体为建设约36000平米的大楼。金达莱招股书显示,新建大楼将包括6000平米的地下停车库,约30000平米的地上建筑,主要分为展厅、会议室、实验室、办公室、档案室、活动室等,并辅以相关的配套设施。该项目目前仍处于前期筹备阶段。


另外一个投入巨资的项目为运营中心建设。招股书解释,金达莱拟在全国范围内新增125个运营网点,分别在北京、广州、重庆、西安等7个城市及华北、华东、华南、华中等地区的12个省会城市建设区域及省级运营+营销网点,在全国106个县建设县级运营+营销网点。


宏伟扩张计划的背后,是金达莱在华南、华北和西北地区的“节节败退”。据招股书数据显示,金达莱营收主要来自于华东、西南和华中地区,2016年至2018年,三地区贡献的营收比例分别为68.16%、83.61%以及84.4%,占比进一步提升。而在其他多个地区,无论是营收金额,或是营收比重,金达莱都出现了不断缩减的局面。


如2017年,金达莱在华南地区的营收为4664万元,而到2018年则降至3443万元,营收比例从9.69%降至4.83%,营收比例创下近3年新低。


在华北地区,金达莱营收比重逐年下滑,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金达莱在该地区实现的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85%、3.42%和2.78%,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在绝对数额上,金达莱在该地区2018年的营收(1980万元)也仍未超过2016年(2398万元)。


在西北地区,金达莱营收比重的下降极为明显。2016年,金达莱在该地区实现营收3725万元,营收占比13.75%,而到了2018年,金达莱在西北地区仅实现营收2674万元,占比仅为3.75%。


在华南、华北和西北等地区,金达莱的营收比重正不断下滑 来源:招股书


这也意味着,金达莱的全国布局看似宏伟,但在业务不断衰减的多个地区,产出经济效益并非易事。而金达莱也在招股书中直言,该项目税后静态回收期为7.8年,动态税后投资回收期则高达11.3年,而该项目也处于前期筹备阶段。


金达莱还拟募集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对于一家营收净利双双暴涨的企业而言,这样的举动或令人惊诧。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在累计实现4.6亿元净利润的同时,金达莱进行的现金分红也可谓大手笔。


数据显示,2016年,金达莱现金分红的金额只有2070万元,而在2017年,其现金分红大幅增长至1.24亿元,而到了2018年,金达莱现金分红金额更高达1.45亿元,3年累计分红约2.9亿元。


不仅如此,金达莱还在2016年新三板挂牌时期定向发行700万股股份,募集资金1.8亿元。而在2016年至2018年,金达莱手持货币资金分别为2.24亿元、4.01亿元和4.61亿元。


这意味着金达莱并不差钱,相反,其现金流极为充沛,甚至还有“闲钱”购买理财产品。招股书亦显示,截至2018年末,金达莱尚有购买的1500万元理财产品未到期,而2018年金达莱用于购买理财和结构性存款的资金为6800万元。


大手笔分红,现金买理财,“不差钱”的金达莱高额募资为哪般?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