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海油以创新发展理念开启中国海上对外合作新篇章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田璐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油”)是伴随我国改革开放的大潮应运而生的企业。从1978年3月党中央做出中国海上对外开放的决定并于1982年成立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海油前身)开始,中国海油就以“海上特区”和国家首个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工业特行”的角色开启了中国海上石油工业对外开放的探路者之路。以1982年为海洋石油对外合作单独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海上石油条例”)以及海上对外合作产品分成标准石油合同(“石油合同”)为依据,中国海油享有中国海上对外合作开采石油资源的专营权,通过大规模的轮次招标以及对外招商模式,与外国石油公司通过谈判和签署产品分成合同及协议的方式合作开采海上石油资源。


对外合作取得的成就


历经近40年对外合作发展,中国海油始终秉承创新、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理念,开启了一段由引进先进管理技术和经验、吸引外资的对外合作引领自营、到自营合作并举以及自营引领对外合作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取得了集团资产总额过万亿、年油气产量破亿吨(包括海内外)的辉煌成就。截至2019年8月,已经与21个国家81家国际石油公司共签署了226个石油合同和协议,累计吸引外方的风险勘探投资500多亿元人民币,占中国海上勘探总投资的47%,我国国内海上油气产量中大约有1/3来自对外合作油气田的贡献。


对外合作面临的困境


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度、高质量发展,对外合作面临的外部宏观环境和行业环境正在发生重大而又深刻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国家对于能源的需求与能源供给严重失衡,国内油气对外依存度持续攀升,2018年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70%左右,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40%;大国政治博弈以及行业竞争加剧,对我国能源安全乃至新形势下的整体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由此引发的对外合作发展需求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对外合作发展瓶颈凸显,表现如下:


1.随着国际勘探水平的提高和勘探程度的深入,中国海上已被国际石油行业列入高风险、高投入、低回报、储层复杂、不具吸引力的区域。合作招商区块地质条件的先天不足成为制约对外合作发展的掣肘,对外合作勘探缺乏后劲。2.对外合作推出的招商区块没有形成规模,资料开放共享程度低。3.国际石油公司战略转移、需求转变,知名的国际石油公司陆续撤出中国海上勘探。4.近几年国际原油价格的持续走低、低谷徘徊导致对外合作勘探脚步放缓甚至停滞不前。5.与此同时,一系列税收、矿权、专营权的改革使得对外合作商业环境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加之一系列安全环境保护政策、条例的出台,加大了投资成本和追责力度,使得本已脆弱的对外合作更加举步维艰。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中海油积极践行作为大型能源央企“我为祖国献石油”的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和使命,相应党中央、习总书记提出的“加大石油勘探开发力度的重要批示以及加大天然气增储上产力度”的重要批示,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践行对外合作,由此催生新一轮中国海上对外合作模式创新。


中国海油对外合作创新双突破


一是突破传统单一独立分割的区块招商模式,取而代之旨在与外国合作伙伴构建长期、稳定战略合作关系的大区域合作,在战略合作区域内实现油气资料信息、技术成果、合作机会共享,为创设集技术、商务、法律、政策于一体,汇海内外、上下游多元化的综合油气投资机会的合作平台奠定了基础。


较常规的招商合作模式,战略合作区域面积大,有利于地质成藏规律研究。战略合作区域采取自营、合作并举:一方面中外双方平行进行技术研究,实现技术成果共享、技术认识互补,更加有利于对于地区地质构造潜力的认识,增加勘探成功率;同时,中方自营进程不受影响,但自营钻探前需要通知外国伙伴是否参与钻探,如果参与钻探双方将签署石油合同,一般情形下,国家公司担任作业者,这样更有利于统一协调、安排作业资源,提高作业效率,成本可控;如果合作伙伴不看好钻探目标,中方也可以继续自营开钻。


战略合作区采取非排他性,中国海油可以与多个合作伙伴之间签署一对一协议,也为国家公司最终自主选择“最优”的合作伙伴签署石油合同奠定良好的基础,最大程度保证了资源国的利益。战略区域合作这一新型合作模式在实战上取得了预期目标,在2018年推出这一合作模式当年就有9家外国石油公司与中国海油签署了该协议。


二是突破传统的对外合作领域,由风险勘探区域扩展至边际油田二次开发以及待开发区域的合作,通过对外合作引进先进技术和作业资源,实现释放开发受限的资源量、分散开发风险、降低中方开发投入,从而实现提升边际油田开发效益的目标。


随着中国海上勘探程度加深,找油找气的难度加大,中国海上对外合作招商区块缺乏吸引力,合作勘探后劲不足。另外,随着优质储量资源递减以及开发难度加剧、成本高启,中国海上出现了大量“沉睡”的边际油田。突破合作思维定式、拓宽对外合作领域,适时、适当地推出一些有发现但经济边际的油田、或者开采受限(航道、生态保护区、军事区等)的油田,开展包括中中合作、企地合作等各种形式的对外合作,实现合作勘探与合作开发互动,利用外部资金和有力协调条件唤醒沉寂资源以加快实现增储上产目的就显得尤为重要。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海油拥有的边际油田与低品位储量中,已申报储量未动用的、无法申报储量的,以及受航道、军事区、生态保护区等各种限制区及经济影响无法动用储量近10亿方,资源“变废为宝”的潜力巨大。


以南海流花11-1/4-1油田的二次开采为试点,逐步推行了以边际油田开发、破解开发技术难题提高采收率和产量为目的开发油田的合作。两油田均进入“特高含水,低采油速度”阶段,大量生产设施严重老化,二次开发油田投入近百亿,项目经济性效益差。在产品分成合同模式的基础上,通过出让部分中方开发权益、降低中方内部较高的作业资源成本的方式吸引外资进入。具体模式包括:外方可以以较为灵活的 非现金“入股”的方式参与项目的合作开发,方式如下:


第一,资源“入股”:即通过提供FPSO、平台等资源,并以该资源作价或收取租金方式进入项目。


第二,技术“入股”:通过合作外方提供的技术提高采收率、可采储量,以可采储量增量部分作价入股,仅对增量部分分成。


第三,代付开发费“入股”:即外方不以现金的方式支付中方的补偿费,而以代付中方份额的开发费用的方式予以支付,并且该代付的费用及相应利息由中方进行回收。


第四,混合模式:根据合作伙伴的具体情况,前述三种模式可以任意进行组合,从而实现项目效益最大化。


该种合作模式虽然处于探索阶段,但反响良好。一些具有资金实力的投资公司希望通过资源参股的方式提供FPSO或者生产平台参与到项目开发建设中;一些在油田开发领域具有较为先进、独特的开发技术的公司表示出极大兴趣,愿意探讨通过技术服务的方式与中国海油在开发油田的合作机会。我们已经收到流花11-1/4-1油田合作开发的投标书,正在与合作伙伴讨论最为经济有效的可行方案。一旦该油田合作试点获得成功,将起到很好的引领和示范作用,由此推动整个中国海油边际油田和低品位油田的开发进程。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