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余永定:我们有许多手段和"防线"处理问题、守住底线 ...

|原发: 中国网财经

放大 缩小

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联合黄浦区政府以及各组委会成员机构推出的首届外滩金融峰会日前在上海召开。浦山奖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余永定表示,我们有许多手段、许多“防线”处理问题、守住底线,没有必要太担心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会引起很多问题。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刚才听了几位外宾的演讲,很受启发。作为一个中国经济学家,我看问题的角度肯定跟他们有所不同。我强调的问题,可能跟他们也有所不同。我主要谈谈中国的经济问题。


你要问我,当前最担心的中国经济问题是什么,我的答案非常简单:经济增长速度的持续下跌。


大家都知道,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经济曾迅速反弹,2010年第一季度达到了12.2%的增长,非常高,但是从那以后,按季度算,几乎每个季度都在往下走,持续不断,一直走到今天。上个季度,中国年度经济增长速度6%,从12.2%降到6%,这是相当令人担心的一个数字。而且我们不能肯定,降到6%就停住,它可能还要往下走。在市场上,我们看到很多的学者、从业人员表示对明年经济增长的担忧。所以我自己感觉,我们目前所要处理的最急迫的问题,就是如何使经济增长不再下跌,甚至有所反弹。过去我们一直在谈,中国经济增长的路径是L型。这个L型的横杆,我们谈了五六年了,还没有看到,所以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在中国经济中,过去非常担心通货膨胀,但通货膨胀率平均只有2%,甚至更低。当然,最近由于猪肉问题涨得比较多,但考虑核心通货膨胀率,依然很低,不到2%。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此之低的通货膨胀率,也不是十分正常的。特别令人担忧的是PPI,曾经有54个月是负增长,最近几个月又开始负增长。


所有这些都说明一个清楚的问题:中国经济现在存在着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所以我们首先,应该根据这样一种状况,决定我们的政策。


当然,我非常同意前几位经济学家说的,结构改革,非常重要,确确实实如此。比如日本,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十年二十年,但经济增长速度还是很难上去。充分说明了结构改革的重要性,光靠宏观经济政策,是不行的。但中国的情况又有所不同,而且我们强调结构改革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不是十年也六七年了,但并没有能制止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


所以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讲,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只有使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特别是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刚刚白川先生谈到了货币政策的无效,在中国,确实货币政策也很难发挥非常有效的作用,因为中国经济告诉我们:当经济过热的时候,使用货币政策,是有效的;经济非常疲软,特别是处于通货收缩状态的时候,货币政策往往无效。这个时候,你就必须主要依靠扩张性财政政策。


那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我看主要有两个标准:一是通货膨胀率。非常低。二是政府是否能把债发出去,比如,欧洲主权债危机期间,很多欧洲国家希望发债,但发不出去。但在中国不存在这个情况。


首先,看中国的财政状况。按官方统计数字,今年的指标是28%。根据国际组织计算,在过去十年中,中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是1%-1.5%左右,比其他的国家都好得多。另一方面,中国的债务余额占GDP的比,按中国官方统计不超过40%,按国际组织的估算,大概50%。有人说,中国实际的数值比官方公布的差很多,因为很多东西没有考虑进去,我接受这样的论据。假设实际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不是2%,是5%、6%或7%、8%,甚至更高,或假设实际债务余额占GDP的比不是40%,是80%,那又怎样?不要害怕,因为我们比较的时候要看到一个基本的事实,两个国家的债务占GDP的比是相同的,但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只有2%,另外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是6%、7%,这两个国家的债务负担,是完全不一样的。还有,黄海洲教授告诉我们,中国存在大量的国有资产,这一点很重要。根据社会科学院的统计(具体数字我记不十分清楚了),大概200万亿人民币,如果出现问题,我们有许多手段、许多“防线”处理问题、守住底线。所以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太担心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会引起很多问题。


回到货币政策。我非常同意白川方明先生跟其他演讲学者的观点。就是说,货币政策确实有很大的局限性。当然,中国还有很大的余地,离零利率还远得很。但确确实实不十分有效。目前货币政策的主要目的,是支持扩张性财政政策,尽可能把利息率压低。如果你的利率水平过高,国债肯定就卖不出去了,那就很难为财政赤字融资,很难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所以,压低利息率,主要目的是配合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这个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中,货币政策只能做第二小提琴手,不能发挥主要作用。


中国目前的问题是,给货币政策强加了太多目标。学经济学的都知道,货币政策目标是维持稳定的通货膨胀,经济增长或是就业,中国至少有6个目标,而且负责微观调控、精准滴灌。这样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发挥不了这样的作用,可能会顾此失彼。所以我强调,我们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辅之以扩张性的货币政策,通过这种方法,我们能制止经济增长速度的进一步下滑。


最后强调一句,我说这些,绝不意味着低估结构改革的重要性,我所说的是,这两者要互相配合、相互促进。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