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这个冬天有点冷 地产高管“离职潮”来袭

原作者: 刘新歌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近期房企人事变动的名录越拉越长。碧桂园集团副总裁刘森峰、正荣集团行政总裁王本龙、新力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王炎、鸿坤集团总裁袁春、奥山控股副总裁谈铭恒……他们都出现在最新一批的人事调整名单之中。


职业经理人对企业发展的影响不言而喻,他们也是最先感知企业、行业变化的群体。被集中曝光的这几条房企高管变动信息在地产圈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震动。


近两年,房企的高管变动愈加频繁。Wind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仅A股上市房企的离职高管就多达101位。到了2019年,这项数据继续攀升,5月还未过完时,离职的上市房企高管已达75位。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近百位房企高管离职。


华南某不愿具名的房企HR 向时代财经直言,就其个人感觉而言,近两年房企高管变动较以往频繁一些。“主要是这两年行情变化较快,有人趁势起,有人随浪沉底。企业的光环加持被弱化,个人能力及价值逐渐被凸显和关注。”


行业下行,高管承压


近期离职的房企高管中,原碧桂园集团副总裁刘森峰尤为引人注目。2016年,碧桂园实现业绩突破3000亿大关,一年内合同销售跨过两个千亿台阶。也是在这一年,碧桂园造就了“6个人年终奖超1亿“的薪酬神话,6人中的刘森峰成为碧桂园第一位年收入过亿的区域总裁。


但据媒体报道,其在离职前2个月已被调至碧桂园总部负责海外市场业务。此次调动之前,碧桂园已于去年对江苏区域进行了调整,将其下辖的滁州、常州、马鞍山等3个城市公司分别升格为滁州区域、苏南区域和皖东区域。


奉行“管理无定势”的碧桂园,比较注重通过区域间的竞争实现对区域的权力制衡,促进整体业绩的增长。事实上,近年来,基于反腐、防腐及内部挖潜的需求,多家房企都进行了架构调整,加强了区域管理。但对刘森峰等房企高管来说,难免带来职业困惑。


内部调整、管控之外,行业下行中的业绩压力也是导致高管离职的重要因素,王本龙即被曝因正荣地产老板欧宗荣对业绩不满意而“被动离职”。截止9月底,正荣地产完成全年销售目标1300亿元的69%。土地投资方面,正荣地产出现较明显的退步,同比去年下滑54.5%,这或使其“每年约保持30%增长率”的目标存在不确定因素。


王本龙不是孤例。2018年底,原旭辉集团副总裁兼北京区域事业部总经理孔鹏在被谈话一周内辞职。2018年上半年,旭辉北京区域营业收入仅为0.29亿元,在旭辉各区域中排名倒数第三。今年3月,协信地产联席总裁张泽林离职。协信地产2018年业绩目标为600亿元,最终仅实现272.5亿元。


“高管和企业之间是相互成就的关系,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对人员的能力要求肯定不一样。而职业经理人在遭遇职场瓶颈时也会向外寻找新的机会,择良木而栖。” 在深圳市赛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副院长王亚辉看来,房企的人员流转是正常现象。


运营、营销类人才吃香


钱、地、人是决定房企发展规模和质量的三大核心要素。在“稳字诀”成为规束行业发展的“紧箍咒”,当融资持续收紧、投资被迫放缓,提高运营效率、降本增效,实现内生性增长成为房企的重要工作。


行业发力点、企业业绩增长点的变化直接地反映在人才需求上。米高蒲志国际招聘咨询公司高级顾问梁隽思对时代财经指出,“此前(房地产)增量发展时期,开发报建、工程等岗位特别吃香。现在房地产行业来到存量时代,运营、营销等人才变得特别吃香。”


融资压力下拿地的谨慎和放缓,使擅长融资和资本运营的职业经理人成为猎头挖人的重点,投资岗位热度不如往年。上述华南房企HR称,“前两年投资的势头过热,这两年减缓、变动也较大。财务、融资相关经验的人员需求变大,企业更注重精细化管控。”


而随着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人才升级”成为房企应对挑战的选择。广州川普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某资深猎头对时代财经透露,“今年绝大部分企业的用人要求提高了起码30%。往年,统招本科生、45岁以下的人才都可在民营房企的选择视野内,但今年很多企业直接将选人标准定为985/211院校毕业,年龄上限降低到40岁。”


行业发展在带来人才结构洗牌的同时,也带来新的机遇。梁隽思指出,现在房企拿地不容易,很多时候是产业勾地或有很高自持面积的土地,房企必须要建购物商场、写字楼、联合办公、长租公寓等,并用相关业态去填满商业体。“所以,房企对招商人员的需求也大大增加了。”


“房地产+”业务的增加也使其他行业的人才被房企招致麾下。2016年9月,曾在沃尔玛、亚马逊中国等企业做过20多年零售管理的刘丽萍,加入奥买家担任总裁。奥买家是奥园集团旗下的跨境电商企业,成立于2015年7月。


2018年7月,碧桂园成立广东博智林机器人有限公司。杨国强曾宣称碧桂园计划五年内在机器人领域投入至少800亿元,并计划引进一万名全球顶级机器人专家及研究人员。同月,原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沈岗加盟碧桂园。


“如果比较人才在地产行业的流出和流进的话,流进的趋势更加明显,因为房企在做很多跨界是事情。除了房企内部在进行优胜劣汰外,人才的流入比较多。”梁隽思称。


钱不再那么重要


除人事更迭更为频繁之外,部分高管的在职期限也在缩短。谈铭恒加入奥山控股不足一年,王炎入职新力地产仅7个月,许晓军任珠江投资集团总裁仅一年,沈岗在碧桂园的就职也不到一年。


地产高管的不稳定性似乎在增加,但他们在择业时并不被动。王亚辉认为,房企高管基本已实现财务自由,在行业里也有些名气,再择业时选择余地较大。


“他们寻找新东家时,比较看重的主要有两点,一是老板的风格和理想,比如双方是否合拍、是否有把企业做大、做强的宏大志向。二是要给他足够的授权和大展拳脚的空间。”


袁春此前加盟鸿坤地产或是力证。他从千亿级房企龙湖转入仅有百亿规模的鸿坤地产时,曾称鸿坤对其最大的吸引力就是老板赵彬。两人十分投缘,有相同的价值观,能够就一些事情达成共识、目标一致。


杨国强关于机器人的梦想也是吸引沈岗加入的重要原因。据沈岗透露,其到任的第一天晚上,杨国强问的第一句话是“我们有没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强的机器人公司”,沈岗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和情怀,也是他一直想做的。


事实上,“降维跳槽”已经是不少房企高管的主流选择,而他们也各自带着使命。离开鸿坤地产后,旭辉、阳光城等多家房企向袁春抛来“橄榄枝”,但他最终选择了南京的中小型房企弘阳地产。欲在2020年冲击千亿的弘阳地产,今年前9月仅实现销售额437.59亿元,带领弘阳实现营销能力的突破是摆在袁春面前的任务。


梁隽思分析称,“虽然近两年楼市行情不好,但仍然有一些房企,尤其是中小房企在逆势增长,它们很愿意引入大型房企的高管。而对这些知名高管来说,二、三线房企对他的依赖性更强,发挥空间也更大。”


但她同时提醒,房企不要过于“迷信”一线和知名房企高管。她认为,部分高管过往的成功,既因个人能力,也与团队、市场行情等息息相关。“如今行业到了考验真实力的时候,房企在引入职业经理人时,若不考虑对方的能力与公司的实力能否承接,或者寄望其一人解决公司所有问题,不适、分歧或很快出现,继而造成下一波高管流动。”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