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近距离体验了阿里新零售后 日本人不淡定了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见习记者/李汶佳


最近,日本商业现代网站登载了立教大学商学院教授田中道昭关于阿里巴巴数字百货店的一篇观察——《去了趟阿里巴巴的数字百货店,被它可怕的实力所震惊》。文中详细介绍了5年前就被阿里所收购的银泰百货在完成数字化改造后的具体状况。


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现在的银泰是阿里“AI+大数据”技术与百货店这一传统零售形式完美结合后的“现代化”成果。在银泰的杭州武林店中,无论是化妆品卖场中可供顾客体验的AR试妆镜,还是穿梭往来、数量众多的仓管机器人,都带给顾客其无与伦比的新鲜感。


特别是这种仓管机器人,除了负责店面与仓库之间的货物搬运,也参与、承载部分10公里范围内的商品配送工作。更重要的是,仓管机器人的导入,意味着银泰商品管理数字化的完成。伴随着商品个体的标签化改造,库存管理和日常维护都被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探访过程中他还发现,银泰其实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租赁场所,而是进一步成为了阿里线上销售的一个“门户”和“窗口”。在这里,一方面银泰将阿里所持有的庞大市场数据提供给百货店内的商家,帮助他们实现资源的最佳配置;另一方面,顾客在银泰时所显现的消费倾向也被迅速数据化,最终为阿里整个线上线下的销售所服务。


比方说,根据一段时间在银泰AR试妆镜中顾客所形成的诸如颜色、款式、细节处理等方面数据,不仅可以为商家的进货提供参考,更能够将这些信息反馈回制造工厂,为今后的生产制造及新品开发提供依据。


在文章的最后,他谈到有阿里的工作人员向他表示:“银泰已经并将致力于会员管理、商品在库、供应链维护、支付方式的全链条数字化改造升级。只有把全国63家银泰购物中心一直以来所存储下的会员、销售信息与阿里旗下的淘宝、天猫等零售品牌所拥有的洞察消费者力(洞察消费者潜在购买意愿的能力)相汇集、融合,再经过分析,才能让阿里和银泰更接近消费者。”


在他看来,银泰之所以能够提升超过30%的销售额,爬上中国百货店销售首位;店内900多个商品单品销售额破百万元,远远超过传统百货店的销售收入,数字化功不可没。


反观日本国内的百货店,至今还未把消费者视为百货店入驻商家的客户,仍然把他们当成是自身的顾客,其职责定位依旧是停留在帮助商家揽客的阶段,完全没有想要帮助商家销售的意愿。不少百货店更是连揽客服务也丢了,埋头搞起了房地产,甚至入驻商家在拼销售和去库存的双重压力下,经营愈加惨淡。可以说,日本的百货店正在被时代的大潮所淘汰。


该文章是继田中教授介绍阿里旗下的无人旅店“FlyZoo Hotel”之后写下的又一篇实地考察,它给日本的商界和一般读者所带来的冲击是非常巨大的。


寻求变革之急


事实上,不只田中道昭,一些日本的有识之士已经注意到了差距。


日本Corporate  Directions的合伙人占部伸一郎在留言中称,既存零售店面的数字化恐怕已经成为日本的当务之急。毕竟日本受限于地理因素,零售店商无法像盒马生鲜般搞创新型扩张,但数字化改造则不同,无须消耗大量的土地成本,而且数字化过程中还会带动周边产业以促进整个行业正向循环经济圈的形成。所以,应该大胆地去“迈出这第一步”。


证券智库的工藤昌幸项目经理则着眼于业务型事务的智能化,他认为日本目前大多数从事销售的业务员,依旧需要进行着低效的简单会计事务;在某些商场或百货店,店员的数量甚至超过了来访的顾客。客观上,这类现象反映了日本零售企业的思维仍停留在上个世纪,在经营过程中有意无意地耗费了巨大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从这个角度看,日本极其需要“中国经验”。


物流企业Time Produce Link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堀部太一被文章所描绘的无人配送机器人所吸引。在其印象中,中国的仓库管理还停留在那个充斥着人力的画面场景。想不到,短短数年,中国已经在物流智能化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光是银泰百货10公里范围两小时内完成无人配送这一点,日本就已经需要追赶相当一段时间。


刚从中国广州访问回来的System Integator股份有限公司的经理佐藤嘉彦则切身感受到了“数字经济”对于年轻人深深的吸引力。类似AR试妆镜这种可以帮助年轻人凸显自我的DIY(Do It Yourself,自设计)产品,既省去了一遍遍枯燥的尝试,又能够反馈有价值的信息,帮助制造企业不断改善产品设计,从真正意义上将消费者和生产企业两者紧密融入到了一起,这一变化也从结构上颠覆了传统的制造业和销售业样态,值得相关企业持续关注。


无法承担之重


当然,有跃跃欲试的参与者,就必然会存在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对他们而言,日本目前的零售业中,也有难以割舍的东西。


从事美容师培训工作的后藤美真子就提到,日本的商场、百货店中,普遍保持着让客人满意,与顾客心灵相通、笑容相伴的服务意识。如果完全向中国的数字化新零售方式看齐,完全摒弃传统的人际交流做法,显然会抹消掉日本零售业长久以来的优势,有点儿得不偿失。


还有几位贸易、物流相关从业人指出,中国目前能够实现无人配送的范围和货品种类同中国物流行业的整体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当下的中国,有人配送依然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日本的劳动力不足问题也不只是局限在物流行业。因此在缺乏必要的物理支撑情形下,日本对待数字化新零售变革应保持慎重的态度。


除此之外,也有社会学的研究生分析,日本老龄化社会程度深,加之高龄者中配有或是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只占总数的一角。这一现象背后所折射出来的问题必定会给日本零售业智能化变革带来不容忽视的阻碍。由于日本的主力消费群正是这些已经退休的老人,任何会影响到他们消费习惯的变化,都有可能招来意想不到的损失。


或许,日本国内关于其零售业是否要实现、如何来实现数字化变革的争论远不是几个人、几篇文章便可以轻易“画下休止符”的。但无论如何,在看到中国新零售的日益成功,再体会下日本传统零售日趋下滑的现状,寻求变革之声已逐渐萦绕在日本零售业界周围。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X banner left
X banner righ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