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诺安基金人事动荡频现 上半年净利大降六成

原作者: 宁鹏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在两周前业内盛传的诺安基金总经理停职风波尘埃落定后,诺安基金再次出现人事动荡。8月28日,诺安基金公告,经公司董事会临时会议决定,免去曹园担任的副总经理一职。


一周前,诺安基金8月22日公告,诺安基金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临时会议决定,停止奥成文担任的诺安基金总经理职务,由董事长秦维舟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且代为履职的期限为90日。


担任诺安基金总经理近13年的奥成文被停职,将这家一向低调的基金公司拉入了暴风眼。


对于高管停职的原因,8月下旬,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诺安基金相关人士,但均未成功。


规模与利润相向而行


事实上,诺安基金的经营状况,已经影响到一家上市公司的中期业绩。


大恒科技半年报显示,公司参股的诺安基金由于旗下投资公司投资收益减少较多且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下降明显等原因,2019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 1855.64万元,较2018年同期5066.87万元减少63.38%。这部分投资收益锐减,是大恒科技2019年半年报利润较同期减少的主要原因。


诺安基金成立于2003年12月,总部设在深圳,注册资本金为1.5亿元。工商信息显示,公司股东结构为:外贸信托持股40%,深圳捷隆持股40%,大恒科技持股20%。


大恒科技持有的诺安基金股权,今年第二季末的账面价值为2.68亿元,相比当初1.16亿元的投资成本已经翻番。


不过,大恒科技的现状并不乐观,2015年11月9日,实控人郑素贞所持的1.3亿股股无限售流通股被公安部门冻结。此后这部分股权多次被继续冻结,最新的冻结期限为2021年3月25日。值得注意的是,郑素贞为私募大佬徐翔的母亲,在徐翔案东窗事发之后,这部分股权一直未能解冻。


大恒科技半年报显示,诺安基金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02亿元,净利润9278.18万元,同比分别下降22.94%和63.38%。


诺安基金的营收与净利润双降,看起来颇有点诡异。一般而言,公募基金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管理费,其营收与其资产管理规模是正相关的。


查阅诺安基金过去各个季度的规模数据可以发现,2019年二季度末的规模相比2018年二季度末还有所增长。截止到2018年二季度末,诺安基金的总份额为702.59亿份,而今年二季度末的总份额为1086.44亿份。


从结构来看,权益类基金的总份额基本稳定,其中股票型基金的规模从33.79亿份微增到34.61亿份,混合型基金的规模由128.69亿份微减到126.77亿份。固定收益类基金的规模则实现了规模的狂飙,债券型基金由83.4亿份增长到282.55亿份,货币基金由448.08亿份增长到635.56亿份。


8月26日,沪上某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情况在业内也曾经出现过,一般都与渠道费用过高有关。


老帅奥成文下课


奥成文的停职,从传言到证实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之前除了奥成文的停职传闻外,另外一位高管曹园也被提及。


基金行业的人事变动并不少见,但此次奥成文的停职透露出一些不寻常的意味。奥成文于2002年10月开始参与诺安基金的筹备工作,此后一直在诺安基金任职,说是诺安基金的元老一点都不为过。


从奥成文的履历来看,曾历任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资产经营部副经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诺安基金督察长、诺安基金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外贸信托是诺安基金的发起股东之一,奥成文带着股东方的背景。2007年,奥成文接替姜永凯出任诺安基金总经理,算是基金业为数不多的任职十年以上的总经理之一。


刚被免职的副总经理曹园,早年任职于国泰基金,2010年5月加入诺安基金,并历任华北营销中心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助理等职务,后升任该公司副总。


而此次暂代总经理一职的秦维舟,亦为诺安基金元老。公告显示,秦维舟历任北京中联新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昌维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先锋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副总裁、诺安基金副董事长、诺安基金董事长。


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是诺安基金另外一家发起股东。显然,秦维舟来自诺安基金另外一个股东方。不过,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此后转让了诺安基金的股权。2007年5月,证监会批复,同意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受让诺安基金原股东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持有的40%股权。由此,捷隆投资和外贸信托成为诺安基金的并列第一大股东,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也就彻底退出了诺安基金,也正是在此时奥成文开始出任诺安基金总经理。


鉴于捷隆投资控股股东与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之间的股权关系,捷隆投资的入主曾经引发了诸多质疑。秦维舟从诺安基金设立时就已经担任副董事长一职,2008年起升任董事长至今。


从诺安基金的发展来看,这是一家善于把握机会的基金公司,曾经有过几次规模狂飙。其中,最夸张的是2007年三季度,该公司旗下混合型基金的规模从298.28亿元狂飙到744.51亿元,单季度增长446.23亿元。而在2016年一季度,诺安基金的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元。


此外,在公募基金的低潮期,诺安基金还曾因为首发黄金QDII、不动产QDII、油气QDII等产品,在行业里掀起一股创新旋风。


马太效应加剧


伴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基金业各家公司的利润情况分化越加明显。


目前部分上市公司已经披露半年报,其参股的基金公司的盈利情况亦浮出水面。在已有相关数据披露的22家基金公司中,净利润合计23.17亿元,同比减少0.25%。


尽管利润总数变化不大,但行业马太效应加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行业头部公司的业务相对多元化,利润数据也比较稳定,譬如,华夏基金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12亿元,利润总额为7.55亿元,净利润5.9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营业收入增长2.08%,净利润下降0.92%。


招商基金则实现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长8.06%。


此外,银华基金、华安基金、浦银安盛基金和上银基金上半年净利润均超过1亿元。


除了招商基金外,其他银行系基金公司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亦颇为稳健。其中,浦银安盛实现营业收入4.35亿元,净利润1.6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69%、4.43%;上银基金利润净利润1.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900万元有数倍的增幅。


除了诺安基金的利润数据大幅下降外,一些中小基金公司仍然在亏损的泥潭中挣扎,其中包括浙商基金、东海基金以及方正富邦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基金公司依靠投资收益实现了利润增长。其中,创金合信基金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11.15%和92.47%,而公募规模同比增长1.42%,净利润增长主要原因为金融工具投资收益同比增加。此外,富安达亦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利润的剧增,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393.16万元,净利润3744.51万元,同比分别增长78.91%、266.58%。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