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不能把"央企+互联网"理解为"公私合营"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李锦


最近,有人认为中央企业与腾讯公司等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是公私合营。这是一种错误的论调,应该得到揭露与批驳。


公私合营是上世纪50年代的一场变革,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用语。现在套用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容易造成性质的混淆,误导社会舆论。说这话的人把生产方式的变革扭转为生产关系的变革,包藏挑拨离间、用错误思想引导社会舆论的祸心。


2019年7月31日,国资委主任郝鹏会见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探讨“央企+互联网”合作事宜。此前,郝鹏于6月16日会见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预示着“央企+互联网”的发展模式与混改模式将加速。国资委对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支持。然而,部分自媒体却将“央企+互联网”理解为“公私合营”,甚至认为互联网行业将进入“国企主导”的阶段。为此,国资委官方微博于8月4日辟谣:“‘央企+互联网’是国企混改模式之一,是市场主体的合作共赢!不是所谓的‘公私合’!”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我们支持这个判断。


首先要明确的是,“央企+互联网”是一种生产方式的变革。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是一种先进生产工具的运用,是生产方式的进步,将推动生产力发展。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同我国转变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的背景下,重视软件定义、数据驱动、平台支撑、服务增值、智能主导的融合发展新特征,做好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这篇大文章,这种生产方式的变革,将带来制造业的根本性的变革。


马克思和恩格斯用唯物主义历史观分析了整个人类社会从古代社会直到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他们把生产方式的变革作为考察社会变迁与进步的基本范畴。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这是一种生产方式的变革。这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做好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这篇大文章”一脉相承,为新时代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作出了新部署,标志两化融合进入了新阶段。


从郝鹏会见的两家互联网企业看,阿里巴巴具备较强的2B业务经验、技术储备,尤其是阿里云、钉钉,获得了许多央企的认可,成为合作的基础。虽然腾讯从2019年才开始“All in 2B”,但是微信生态系统具备强大的生命力,能够方便地方政府和央企进行面向大众的服务;腾讯云在国内也位居第二。百度近年来在消费互联网市场的影响力有所下降,不过仍然具备较强的技术水平和数据积累,尤其是在人工智能领域,与央企存在较大的合作空间。


引起社会广为关注的是,央企中国联通以混改为契机,用“互联网+”激发企业活力、促进企业多元发展。在混改中,联通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有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也有苏宁云商等电商。这次混改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与中国联通主业有较强的互补性,也有助于将联通在网络、客户、数据、营销服务及产业链影响力等方面的资源和优势与战略投资者的机制优势、创新业务优势相结合,实现企业治理机制现代化和经营机制市场化。事实上,这种做法,推动联通向大数据迈进。从多家央企实践看,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充分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提升重塑传统实体经济形态,有效夯实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产业支撑。而在这个过程中,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没有丝毫损失,技术被推广,规模在扩张,利润在增加。


当然我们也承认,“央企+互联网”也涉及到生产关系的变革,毕竟是两种所有制的结合,这是央企混改一个明显的趋势,这对央企和互联网企业是互利共赢的。历史原因导致民营企业发展互联网产业更快,互联网企业的技术优势和创新能力,有助于央企能够加快实现从“工业革命”到“信息化革命”的产业升级。而互联网公司则可以撬动庞大的央企资本,进入新的产业领域,更好地发挥其技术和创新能力。从实际操作看,“央企+互联网”,央企是主体,互联网企业是客体,是互联网企业进入央企,而不是央企进入互联网。是央企做强做优,也有助于互联网企业的技术在实践中转化做强做优,是双赢的事情。不存在对私营企业“公私合营”的可能。


2017年以来,央企越来越重视与BAT等互联网巨头的合作,高层交流频繁,也签署了许多战略合作协议。但是,任何主管部门都从来没有提出过互联网“公私合营”,也绝不赞成所谓“国进民退”之说。在会见马云、马化腾的过程中,国资委只提出“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完全没有干预阿里、腾讯的公司治理和日常管理。


这里,我们有必要弄明白“公私合营”是什么事情?这是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公有制对私有制的改造,结果是消灭私有制。大体上经过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和全行业公私合营两个阶段。最终是全部实行公有制。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是在私营企业中增加公股,国家派驻干部(公方代表)负责企业的经营管理。由此引起企业生产关系在多方面发生深刻变化:企业由资本家所有变为公私共有,公方代表居于领导地位,资本家开始丧失企业经营管理权。企业盈利初期按“四马分肥”原则分配,后来采取拿平均工资的方式。1956年初,全国范围出现社会主义改造高潮,资本主义工商业实现了全行业公私合营,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


历史上的“公私合营”的结果是私有制消亡,这是人们都知道的事情。有人说,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是公私合营,意在说中央企业改造和兼并互联网企业。这是一种公开的挑拨离间,有意制造混乱。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是相互自愿的事情,不存在谁兼并谁的问题。这明明是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央企业,不是中央企业进入互联网企业,这与50年代的公私合营是两种路径两个性质,根本不是一回事情。


“公私合营”,是一种所有制的变革。当时过早过快地消灭私有制,导致生产关系的过早变异,带来生产力的倒退,是有深刻教训的,终而倒逼改革开放的开始。现在,这场改革开放40年了,有人居然把这个词套用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容易造成对混合所有制改革性质的混淆,误导社会舆论。说这话的人是不懂或者不了解这段历史,还是故意制造混乱。据笔者看,当属于后者。


从2013年11月开始,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重新开始。这次所有制改革与上个世纪50年代的“公私合营”不同。主要目的不是着眼于为国企引进社会资本,而是要提升国企的效率,提升国企的管理水平,面向市场提升国企竞争力,提升国企的活力。如何让民营企业的发展动力转化为国有企业的增长动力,这才是本轮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根本所在。我们也承认“央企+互联网”是一种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消灭哪种所有制,也不是弱化哪种所有制,而是为了增强国企的活力,把国企与民企一起做强做优做大。如果我们的思想停留在50年代。把生产工具、生产方式、生产力变革都放在一边,只会做所有制文章,就容易把什么改革都停止下来。


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优势是:有客户、有技术、有数据,对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非常熟悉,财务资源也比较丰富。除了直接参与央企混改,它们还能在技术和业务上展开全面合作。例如,腾讯于今年3月、4月分别与建设银行、中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阿里于今年7月与北大荒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今年3月,腾讯、阿里、苏宁与一汽、东风、长安汽车三大央企集团共同出资成立了以共享出行为投资方向的股权投资基金。我们相信,在国资委的鼓励下,类似合作将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不会因为个别人的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合作是公私合营的错误判断而影响与央企的合作。


对于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合作的公私合营论,我们不能上当,更不能置之不理。相信央企不会上当,互联网企业更不会上当。我们应该揭露与批判“新公私合营”的错误说法,把什么事情都朝所有制上扯,把事情推到彼此不相容的地步,非常容易混淆是非、制造混乱、阻碍改革。我们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进生产方式的变革,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维护中央企业信息化和工业化的战略实施,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做好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这篇大文章”落实到底。


链接:


“央企+互联网”或成混改新趋势


近期,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接连会见互联网企业家,鼓励中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加强务实合作。国资委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这是鼓励央企与互联网公司深化务实合作、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的举措,“央企+互联网”是国企混改模式之一。


郝鹏会见腾讯CEO马化腾谈深化合作


7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在国资委会见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郝鹏强调,国资委将始终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推动中央企业与各种所有制企业深化合作,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为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国资委鼓励支持中央企业与腾讯公司等互联网企业加强务实合作,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


马化腾详细介绍了腾讯公司与中央企业的合作进展,并阐述了对中央企业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意见建议。他表示,腾讯公司与中央企业具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希望进一步拓展合作领域,充分运用腾讯公司的连接能力,发挥信息技术优势,助力中央企业加快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持续增强核心竞争力。


郝鹏会见阿里巴巴马云谈央企与民企关系


6月中旬,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委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一行。会见中郝鹏首先提到的就是央企和民企的关系。


郝鹏强调,中央企业、民营企业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把握大局顺应大势,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同舟共济,在开放的环境中把我们自己的事办好,为全社会提供正能量,共同增强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


有分析人士将这次会面看作是下一步混改的标志,特别是对阿里巴巴而言,未来与中央企业的合作将进一步加强。


“下一轮国企混改的重点就是要国资在具有公信力民资的‘陪同’下,共同投资民资、国资创立的企业。”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产业政策研究专家林建永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很多民资对国企混改持观望态度,因为民资很担心国企的强势,尤其在三四线,地方国资政企不分还比较严重。”他认为,“由资金雄厚的民企与国企形成领头羊,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模式。”


而在此次会见中,郝鹏也表示,国资委支持中央企业与阿里巴巴集团加强务实合作,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以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共同为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分析认为,这也体现了国资委的另一个关注点,就是央企数字化转型升级。


会见中,马云阐述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看法建议,介绍了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央企业开展合作的情况。马云表示,中央企业的发展充满活力,前景广阔,阿里巴巴集团对与国资委和中央企业的合作充满期待,希望与国资委建立长期有效交流合作机制,发挥阿里巴巴集团的优势促进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BAT参与多家央企混改


近两年来,央企混改一直不乏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的身影。


作为央企集团层面混改的第一枪,中国联通在混改中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有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2017年10月,联通和阿里巴巴宣布将相互开放云计算资源,在公共云、专有云、混合云三个方面深度合作。2018年8月,联通与阿里巴巴共同投资成立云粒智慧科技有限公司。


这些战略投资者与中国联通主业有较强的互补性,也有助于将联通在网络、客户、数据、营销服务及产业链影响力等方面的资源和优势与战略投资者的机制优势、创新业务优势相结合,实现企业治理机制现代化和经营机制市场化。


腾讯也参与了铁路领域的混改。2018年6月,中国铁路总公司(现为国家铁路集团)下属企业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招投标工作完成,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两企业组成的联合体中标,受让动车网络49%的股权。


中国铁路总公司称,将与腾讯、吉利控股强强联合,充分发挥各方优势,在保证基本服务标准普惠的同时,加快建设和经营动车组Wi-Fi平台,向旅客提供站车一体化、线上线下协同的出行服务,包括WiFi服务、休闲文化娱乐、新闻资讯、在线点餐、特色电商、联程出行、智慧零售等,使旅客出行体验更加美好。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