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榕树贷款为您揭秘最低工资标准的深层含义

评论: 0 | 发布者: 兰俏 | 原发: 中国科学网

放大 缩小

7月24日,人社部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全国各地区最低工资标准情况。最低工资分为月最低工资和小时最低工资两项指标。其中,月最低工资标准方面,上海以2480元/月高居首位,深、京、粤、津、苏、浙六地紧随其后,均超过2000元/月;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方面,北京以24元/小时领跑全国。

最低工资标准的公布引发了全民关注。对此,榕树贷款将进行深入分析,揭秘最低工资标准背后的深层含义。

走近最低工资标准制度

最低工资制度最早产生于十九世纪末的澳洲,随后被英、法、美等国家借鉴效仿,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其根本目的是使劳动力再生产得到保障。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最低工资制度也被赋予了更多的人文温度。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人们的收入自然也分三六九等。最低工资制度的设立,使底层职工最基本的生活得到保障、人权保护予以落实,有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不以涨喜,不以静悲

最低工资标准与我们的多项利益息息相关,所以,大家为此患得患失也无可厚非。然而,榕树贷款认为,面对最低工资标准,我们可以改编一首扎西拉姆·多多的诗,来抒发我们的心境:“你涨,或者不涨,我就在这里,不悲不喜”。

事出有因,很多人将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原因,归结于CPI的变动。榕树贷款,则从另一个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释。

工资,经济学上的定义为报酬,是劳动力的价格。既是价格,自然也受供求关系的影响。我们假使,最低工资标准跟不上CPI上涨的步伐,则底层劳动者难以维持基本生计,其劳动力将难以得到再次利用;随后,劳动力市场将陷入供不应求的状态,整体劳动报酬将会提高,就业机会也会增多,原先难以得到再次利用的劳动力进而重焕生机。

反之亦然。

不难看出,构成CPI的消费品的价值来自于劳动力,消费行为实则为劳动者购买劳动力产品的过程。所以,榕树贷款认为,广义上看劳动力也是组成CPI的一部分。在市场机制的调节下,由劳动力决定的劳动报酬终将会随CPI同步变动,只是这种变动具有滞后效应。而政府及时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目的与意义,在于通过宏观调控,缩短滞后效应期,抑制这种滞后效应可能带来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比如,因工资纠纷产生的罢工现象)。

无须杞人忧天,并非高枕无忧

前面分析已经指出,员工们无须对最低工资标准的变化而忧心忡忡,顺其自然或是令人身心愉悦的选择。但这是不是意味着,员工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呢?

或许我们应该将视线放得更长远一些。根据《最低工资标准》,部分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不包含各种补贴与福利待遇。羊毛出在羊身上。榕树贷款认为,最低工资标准的调高可能会带来员工们非基本工资收入的流失。

这种现象,在轻资产少、雇用劳动力多的企业中会更为明显。由于该类企业雇用劳动力较多,当最低工资上调时,公司支付的报酬总额会由于长尾效应而大幅增加,这会为企业带来较大的压力。为了缓解这部分压力,企业会力求增加效益,进而会将更多的工作任务分配给员工。然而,这份任务在均摊后却显得微乎其微,似遁于无形。

综上分析,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中间力量,或成为最低工资标准上调的“无私奉献”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