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陶玲:资管行业转型已见成效但仍存挑战

原作者: 占健宇 |原发: 蓝鲸银行

放大 缩小

近日,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秘书局局长陶玲在出席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019中国资产管理年会”上指出,一些资管产品不做具体的风险分析和管理,而是基于同业信仰、牌照信仰,盲目投向高风险资产,成为风险链条的一环。强化资管产品监管,需要准确识别和防控风险,不仅要关注单个机构单个行业,也要有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整体眼光。


陶玲表示,2019年以来,行业转型升级取得了成效,监管制度体系正在全面形成。在2018年颁布的资管新规框架下,理财新规、证券私募资管新规等陆续出台,资金信托管理办法等正在研究制定,规则标准的基本统一正在实现。资管业务综合统计体系也已建立,行业整体数据不再底数不清。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产品余额近80万亿元。通道类产品大幅收缩,杠杆率保持稳定。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明显下降,以钱炒钱、资金空转的情况得到一定遏制。产品净值化程度提升,期限错配有所降低。机构既有竞争又有合作。


“竞争主要体现为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成为资管行业中的一支独立的专业化力量,未来行业竞争必将加剧。竞争的同时也有合作,各类机构探索资金募集、投资能力优势互补型的合作将成为主流。”其表示。


资管新规发布实施以来,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交流、甚至交锋,各方面已形成最大共识。


陶玲表示,首先,资管新规的基本要求不能变。补起资管行业制度短板,是治理影子银行的重要举措资管新规:要打破刚性兑付,回归代客理财本源;要规范非标和资金池,切实防范流动性风险;要限制多层嵌套,降低产品复杂程度;要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提高投资者、产品和所投项目的适配度。


通过上述措施,做到风险可隔离、风险可计量、风险可承受。这些都是资管行业回归本源的基本要求,是行业长期健康发展的核心原则。“我们注意到,曾经一度呼吁政策松绑的声音,已经平静下来,各类机构都在集中精力,研究如何在新的监管环境下,推进机构和业务转型。”


不过,在资管行业逐渐转型的同时,依然存在很多挑战。陶玲主要概括为以下几“难”:


第一是存量资产处置难。对于2020年底过渡期结束时未到期资产,如何整改,大家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协商提前收回,表外回表,非标转标等。但表外回表需要计提风险资本,部分非标资产是股权投资,还有一些投向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期限长、收益低,难以通过新产品承接,也难以回表。


第二是新产品发行难。过渡期内新老产品共存,公众投资者普遍偏好期限短、收益稳定的老产品,对长期限、净值型的新产品接受度不高。这使得目前,商业银行推出的大量新产品以现金管理类产品为主,与货币市场基金相似,其稳定性和监管都面临新的考验和要求。


第三是股权投资难。我国融资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过去银行理财资金也主要投资债权类资产,一些股权投资实际上是“名股实债”,股权融资供需缺口仍然很大。从实体经济的需求看,如何将沉淀在银行体系的资金,从短期化转变为长期稳定资金,引向直接投资领域,需要做到投资者与投资风险相适配,需要提高对股权投资的风险管理水平。


此外,陶玲认为,还需要居安思危。“我们不能忽视的是,一些资管产品不做具体的风险分析和管理,而是基于同业信仰、牌照信仰,盲目投向高风险资产,成为风险链条的一环。强化资管产品监管,需要准确识别和防控风险,不仅要关注单个机构单个行业,也要有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整体眼光。”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