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嘉兴银行招募行长 上市无期千亿目标仍未实现

原作者: 罗仙仙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近日,嘉兴银行发布选聘公告,选聘行长1名,副行长4名。这是嘉兴银行自2015年以来第二次公开选聘高级管理人员。


公开资料显示,嘉兴银行成立于1997年12月,是嘉兴市第一家具有法人资格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原名嘉兴市商业银行,2009年12月更为现名。自2015年起,嘉兴银行启动市场化改革,推进用人机制、薪酬体系、考核激励等措施。同年,嘉兴银行通过公开选聘,原平安银行杭州分行嘉兴支行行长陶岚加入嘉兴银行并任行长。


截至2019年3月末,该行的高级管理人员设置有“一正三副”,三位副行长分别为章张海、周振策、马榛,其中后两位副行长均由市场化选聘,于2017年5月被选聘为副行长至今。


“聘任的行长、副行长实行任期制,3年为一个任期。”在近期的公开选聘中,嘉兴银行提及。上一轮公开选聘对高管任职同样设置为三年,这意味着在2016年担任行长的陶岚已完成首个任期的工作。


陶岚是否能继续担任行长一职?选聘进度如何?市场化改革带来哪些影响?时代周报记者就此联系嘉兴银行采访,通过公开电话联系到该行董事会办公室,并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上轮选聘行长完成首个任期


在股权结构上,嘉兴银行较为简单。截至2018年末共有股东68个,其中6个国有股东持股占比38.86%;社会企业法人股东13个,持股占比58.48%;剩下2.66%的股份比例由49为自然人股东持有。


但在该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嘉兴市国资委的存在感极强。由嘉兴市国资委独资控股的嘉兴市嘉实金融控股、嘉兴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嘉兴市现代服务业发展投资集团等三家公司,并列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均为9.85%;第四至九大股东均持股占比为7.39%,为嘉兴市财政局、浙江桐昆控股集团等6家;第十大股东为济和集团,持股占比为5.91%。


嘉兴银行2015年启动市场化改革,推进用人机制、薪酬体系、问责机制、盈利模式等一系列改革。最为市场化的表现之一,就是嘉兴银行在2015年开始面向全国选聘高级管理人员。彼时,嘉兴银行表示:“2015年1月,市委市政府主导面向全国市场化选聘行长、副行长,为嘉兴银行初步组建了一支团结务实、勇于担当的领导团队。”


在此之前,嘉兴银行董事长为许洪明,其曾任嘉兴银行副监事长、嘉兴市审计局局长。行长为有着“央行”背景的马俊,在2012年由该行副行长升任为行长,任职至2015年6月;在上述人事改革开启后,夏林生接任董事长一职,其曾任嘉兴市财政局副局长,2015年9月起任董事长至今。


行长一职由马俊变更为出身平安银行的陶岚。陶岚2015年12月就以拟任行长的身份出席公开活动,任职资格在2016年5月获得银监部门批复,至今已完成首个任期。从履历上看,陶岚在1999年加入深发展杭州分行,由客户经理职位成长起来,至2003年就已人深发展杭州分行滨江支行副行长,2011年成为平安银行杭州分行党委委员之一,并任销售总监、嘉兴支行行长。


顺利通过市场化选聘行长后,嘉兴银行在2017年公开选聘了2名副行长,分别“挖角”了曾任济宁银行总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马榛,曾任平安银行稽核部东区稽核监察中心总经理的周振策。


“公开选聘高管是银行向市场化运作改革的一个体现。”深圳某大型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在采访中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通过吸纳高端金融人才,来引进不同的商业银行业务经验;更重要的在于,市场化的任期、考核标准和薪酬等能够弱化区域银行的行政属性。”


市场化公开选聘并非嘉兴银行的“专利”,过去几年来越来越成为区域性银行引进人才的方式。盛京银行在2017年10月就通过市场化方式公开招聘行长,原中信银行副行长张强获聘;温州银行2017年底也曾市场化选聘正职领导人选,原浙商银行副行长叶建清赴任董事长一职。今年年初,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公告称,面向全国市场化选聘省联社主任。


千亿资产目标未实现


目前,嘉兴银行的选聘尚无新进展,但处在嘉兴银行行长以及副行长之位,必然不轻松。


过去三年来,嘉兴银行的发展并不如意。从资产规模上看,2016年末至2018年末,嘉兴银行总资产分别为654.25亿元、638.84亿元、673.05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0.70%、-2.36%和5.36%;扣除贷款损失准备后的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分别为284.23亿元、325.47亿元、356.14亿元,同比增速17.27%、14.51%、9.42%增长率9.42%。可见,该行不仅在资产增长出现波动,发放贷款的增速连续下滑。


而在同期,嘉兴银行的净利润和总资产收益率出现起伏,盈利水平下滑明显。该行在2016年末至2018年末实现营收18.71亿元、19.1亿元和21.04亿元,主要来源为利息净收入,贡献占比均在90%以上;同期的净利润表现为4.19亿元、6.71亿元和6.40亿元,总资产收益率则在2017年为1.04%,2018年末则同比下降0.09个百分点,降至1%以下至0.95%。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嘉兴银行在2017年、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较2016年大幅下降,由2016年末的1.6%下降至2017年的1.09%,2018年末为略有上升之1.13%。但为此,嘉兴银行加大了资产减值损失,2017年末与2018年末分别为4.35亿元、5.53亿元,成为该行营业支出中仅次于管理费用的最大支出项。


另外,在嘉兴银行总资产增长过程中,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并未同步扩张。仅从2014年的29.83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39.25亿元,年均增速为10.52%,低于11.25%的总资产年均增速。对此,在该行发布的2019年金融债券募集说明书中解释为:“核心一级资本补充渠道有限,尤其是利润对核心一级资本贡献较小、缺乏其他资本补充工具。”


截至目前,增资扩股是嘉兴银行最主要的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自1997年以来,嘉兴银行先后四次增资扩股,资本金由最初的1亿元增加至14.21亿元。另在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披露,该行仅在2016年发行一次规模为8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在用于发放贷款和调整负债结构的金融债券上,续存的规模仅为14亿元,分别是2018年发行4亿元和今年6月完成的10亿元。


而在上市筹备方面,嘉兴银行尚未有消息。目前浙江省共有13家城商行,除了杭州银行、宁波银行完成上市外,包括嘉兴银行、温州银行、绍兴银行、浙江稠州商业银行等11家仍处在未上市的中小银行队列,但温州银行、湖州银行在今年已经进入了上市辅导期。


据嘉兴银行在2015年制定的五年发展规划——“到2020年,资产总量确保达到1000亿元,力争1200亿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嘉兴银行的资产总额为710.88亿元,离上述目标有较大距离。同时,该行的资本充足率较2018年末下降了0.15个百分点至12.33%。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