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锦欣生殖上市遇冷 "不孕不育"蓝海变局隐现

原作者: 戚展宁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自四个月前申请IPO以来就争议不断的“非公辅助生殖第一股”终于在香港资本市场夺得一席之地。6月25日,锦欣生殖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欣生殖”,01951.HK)正式在港交所挂牌,发行价为8.54港元。


然而,上市才过一周,锦欣生殖的股价就已遇挫,开盘当天高开低走,三日后下跌9.63%,又在7月2日一度跌破发行价。其招股书宣称的中国4770万对不孕不育夫妇背后的辅助生殖市场,似乎未能给港股投资者带来信心。


截至发稿,锦欣生殖收盘价不到9港元。申万宏源研究所首席市场专家桂浩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锦欣生殖在港股上市后破发,说明原来的定价不够合理,有待找到合理的估值。


锦欣生殖近年通过并购布局国内和海外市场,成为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民营辅助生殖供应商,未来也将延续其业务扩展模式。但随着更多医疗企业的布局,以及“互联网+辅助生殖”概念的冲击,辅助生殖市场这片蓝海会扬起什么波涛还未可知。


时代周报记者向锦欣生殖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复制式并购


锦欣生殖的辅助医疗服务核心在于人工受精和试管婴儿技术(IVF),侧重IVF治疗。目前,其辅助生殖医疗机构网络在中美两地市场皆有布局,包括自有的成都西囡妇科医院和深圳中山泌尿外科医院、参与管理的成都市锦江区妇幼保健生殖中心、以及美国的HRC Medical生殖诊所。


招股书显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锦欣生殖中国网络内的辅助生殖医疗机构于2018 年在中国辅助生殖服务市场中排名第三,市场份额约为3.1%。根据相同指标,其亦在2018 年中国非国有辅助生殖服务供货商中排名第一。


并购是最快的扩张路径。2003年从公立医院改制以后,锦欣生殖的母公司锦欣集团以成都为大本营,经过重组以后形成医疗管理集团。在四川站稳脚跟以后,锦欣集团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收购深圳中山医院和美国的HRC Management,开拓华南和美国市场,2018年锦欣生殖作为辅助生殖板块被单独拆分。


收购深圳中山医院时,锦欣生殖斥资6亿元获得70%股权。这家营利性专科医院成立于2004年,在2008年成为深圳首批辅助生殖机构之一。2018年,深圳中山医院获得3976名IVF患者,全年贡献营收2.9亿元,在集团内仅次于成都西囡医院。2018年,共有8903名患者在成都西囡医院接受IVF治疗,医院收益为5.39亿元。


进入国际市场,则以2019年收购HRC Management为标志。彼时,锦欣集团向HRC Management的股东发行4.08亿股以换取股份,估价约16.6亿元,随后HRC Management与HRC Medical订立管理服务协议。虽然HRC Medical的患者人数与深圳中山医院相当,但2018年该机构的辅助生殖服务收入却达到6.5亿元,超过深圳中山医院的两倍,管理服务费用也高达5.9亿元。该机构也吸引了大量出境寻求辅助生殖服务的中国患者,在美国排名第一。


得益于近年来在辅助生殖业务上的扩张,锦欣生殖业绩增长强劲,2016-2018年营收分别为3.46亿、6.63亿和9.22亿元,纯利润也从2016年的1.04亿元扩大到2018年的2.5亿元。其中,辅助生殖业务占到营收的93.1%、79.7%和86.9%。


锦欣生殖在招股书中指出,其业务扩展模式是“可复制的”,因此未来也计划通过更多收购扩展海内外市场。国内业务上,公司通过收购或合作的形式增加生殖服务供应商,比如间接投资HRC China在海南设立IVF 中心,生殖服务渗透率较低的华东和京津冀地区将是拓展重点。海外业务上,锦欣生殖一方面将在美国西部拓展生殖服务的产业链,另一方面会进入东南亚等中国患者医疗旅游的流行目的地。


蓝海与变局


辅助生殖服务的市场究竟有多大,锦欣生殖能在这片蓝海再打下多少江山,数月来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锦欣生殖委托弗若斯特沙利文进行的市场研究指出,全球不孕症患病率由1997年的11%上升至2018年的15.4%,預計到2023年將上升至17.2%。而2018年全球辅助生殖服务市场达到248亿美元,预期2023年将增长至到317亿美元,自2018年起复合年增长率为5%。


中国的不孕症患病率略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将从2018年的16%增加到2023年的18.2%,国内的辅助生殖服务市场2018年达到252亿元,受二胎政策影响,未来五年的复合增长率将提高到14.5%,远高于全球水平,预计2023年前增长至496亿元。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分析,中国目前约有4770万对不孕夫妇,其中56.8万名患者在中国接受辅助生殖服务,接受服务的患者数量按照8.5%的年增长率提升。


一家民营医疗机构,要想杀入这片蓝海,先决条件在于拿到IVF牌照作为入场券。2016年,持有IVF牌照的机构有327家,其中民营机构只有35家,要在国有机构手上分一杯羹显然不易。而且,根据卫计委2015年提出的“每300万人口设置1个机构”原则,中国的生殖中心总量天花板将在550家左右,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不会有太快的增长。


虽然公立医院依然是行业主宰,但民营医疗机构依然有其不可替代性,锦欣生殖的崛起,也为民营医疗在辅助生殖行业打开了突破口。


桂浩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国内的辅助生殖行业潜在市场很大,但还需要规范化的过程,民营医院更注重中高端以及衍生性的服务,跟公立医院相比满足的是不同层次的需求。由于辅助生殖涉及到患者隐私,公立医院和公费医疗也没有完全覆盖,同是自费的情况下患者会更愿意在私密性更强的民营医院完成。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辅助生殖市场中,市场份额占据前五的除了锦欣生殖外全是国有医疗机构,锦欣生殖的IVF取卵周期数20958个排在第三,市场份额在3.9%。按取卵周期数计算,湖南的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遥遥领先,以40000个取卵周期数位于榜首,排名第二的山东大学附属三级生殖医院则有28000个。


在高利润的驱动下,国内的投资机构和上市公司都开始瞄准辅助生殖市场这块大蛋糕,又由于IVF牌照松动带来下游端口放开,民营辅助生殖机构入局将变得更为常见。目前,口腔老大哥通策医疗(600763.SH)、医药巨头复星医药(600196.SH)均建立了自己的辅助生殖机构,悦心健康(002162.SZ)、美年健康(002044.SZ)等企业也开始逐渐布局辅助生殖行业。


更多挑战者以“互联网+”的姿态涌入,瞄准垂直不孕不育领域,通过线上流量导入的形式提供一站式服务。其中,好孕帮、易孕帮、爱丁医生等企业均在2016年以来获得数百万到千万量级的融资,成为一股不容小觑的新势力。


桂浩明认为,国家在辅助生殖的业务上有较多限制,部分业务还不能轻易开展或者门槛较高,民营医院要取得资质并不容易,需要有较大的规模,部分上市公司布局辅助生殖也只是作为一小部分业务。而互联网+的市场也才刚开始,盈利模式尚待探索,传统的民营机构不会很容易受到冲击。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