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五教授话股市:29岁的中国股市依然有市无场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本报记者/ 高金霞


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40年前,改革开放让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成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2019年年初,股市从2400点一路上涨,一度超过3200点。


随着大洋彼岸关税消息的传来,股市骤跌,在3000点左右徘徊。


贸易战阴云不散,一带一路风生水起。经历29年发展的中国股市,在明暗交替之间,能否独善其身,未来应该走向何方?股市究竟是投机者孤注一掷的赌场,还是投资者运筹帷幄的战场?


6月16日,在“破界·立行:与世界互联”华商书院2019(第七届)夏季论坛特设“股市论道”环节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原常务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荣誉主任曹凤岐,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前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对中国当下资本市场进行了解读与瞻望。


罄竹难书的“赌场”


“中国股市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曹凤岐在论坛上表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29年,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中国股市发展,不能忘记历史。


29年中国股市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可以说由于证券市场的这种快速发展,为很多公司解决了融资问题,也为很多公司改制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一组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数据显示,从1991年的上海老八股深圳老五股,到2018年底,上市公司3584家,增长了276倍;总股本在1991年是6.29亿,到2018年是5.76万亿,增长了9154倍;总市值方面,1991年全年总市值是110.19亿,2018年达到43.49万亿,增长了3947倍。而增长倍数最多的是总成交量。1991年,中国股市总成交量是43.67亿,而2018年达到了90.17万亿,增长了20006万倍。


正是证券市场发展得太快、太早,使市场出现诸多问题。


在1985年,中美经济学家对中国研究后认为,中国要发展股票市场至少要在20年以后。然而中国在1990年就建立了上海证券交易所。


“1995年中国开了一次“寻求证券市场大智慧”高级研讨会,会上争论很激烈。有人认为‘中国就不要搞资本市场’”。曹凤岐表示,直至2001年,资本市场又出现诸多问题,社会上不乏调侃与质疑,有人认为中国股市就是赌场,甚至有人提出要将中国股市推倒重来。灾难接踵而至,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国股市从6000多点跌到不足2000点,中国股市奄奄一息。


当时有中国股改第一人之称的刘纪鹏,组织10余位专家学者向中央建言“调整产业结构发展,振兴股市”。


“爱之深,恨之切,对于中国股市罄竹难书,往事不堪回首。”作为中国资本市场近30年的亲历者、参与者及设计者,刘纪鹏如是坦言,这根本不是自己当初想像中的样子。


“从财富分配入手建一个公平正义的股市。”刘纪鹏说,中国股市的资金多,发展速度也不慢,相比其他大国,整个上升势头也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美国股市在危机时还在涨,中国明显形势大好却熊长牛短,使投资人越来越失望。


“中国股市非公平、少正义。”刘纪鹏表示,最近这十年以来,中国股市呈现的状态非常畸形。赔钱的是大多数,财富都往少数人手中堆积,长此以往,贫富差距就拉开了。


贺强说,各国的证券法律都是以保护投资者为核心,中国资本市场确实创造了世界奇迹,监管者虽然也做了大量工作,但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这其中,存在诸多原因。


“当前的问题是,股市是政府主导的市场,发行是政府主导的发行,监管也是以政府意志为转移。规范化实际上是不规范的。”曹凤岐如是说。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资本市场与货币市场完全两回事,资本市场既有天使,也有魔鬼,需要很多创新,所以,证监会主席至少得熟悉或懂得资本市场。事实情况是,中国证监会八任主席全是中规中矩的融资出身。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了近30年,并非一帆风顺,在理论与实践上一直在探索中前进。虽然亏损的人多,但还是有人赚到钱的。


中国股市依然有市无场


多年以来,中国股市一直都是“有市无场”。


王国刚解释称,改革开放之前,有人说中国存在市场经济,因为人们可以去粮店、肉铺、菜市场购买商品,这就是市场经济。但其实不然,这只能说明存在交易,是典型的有市无场。虽然存在交易行为,但并没按市场规律发展,不存在市场经济体制。


中国股市之所以形成了今天的不透明、不公平的“政策市”,就是行政干预的结果,一个没有按市场规律和市场机制来做的市场,中国的股市在29年来,依然有市无场。


中国股市应该更加市场化、规范化、国际化。


“中国是全球性大国,在目前的周期内,全球性大国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一定是国际金融中心。”吴晓求表示,中国股市要有清淅的战略目标。


所谓国际性的金融中心,就是建立继纽约资本市场、伦敦资本市场之后的全球性的资本市场,而不只是一个区域性的交易平台。


“多年以来,中国所谓的‘股市规范化’本质是在行政规范的指导下进行的,导致的结果就是股市距离市场机制越来越远。”


王国刚表示,要想改变“政策市”,就要使市场机制能够回到市场,而能够与行政机制进行博弈的,就是法律机制,依法是市场化的前提。


“只有做到‘法无允许不可为’,大家才会对法律的完善、细化给予足够的关心,才能推进法律本身的成熟。”


那么,近30年以来,监管者到底应该管什么,监管的边界到底在哪?


事实上,监管层管了很多不该管的内容,而该管的却没管住。


“多年以来,广大投资者利益,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利益没有得到充分保护。”贺强说,股民在市场上投资,在上市公司里是股东,他们是支持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群体,这个弱势群体的利益必须得到保证。


如何做好监管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首先应该做到重罚。贺强说,可惜的是,在新的《证券法》修订草案中,依然没有实现这一点。多年来,监管层的人才都是单向流动,都是从证监会流向市场,现在应该尝试把市场的“大老鼠”变成“猫”,他们才是真正懂市场,了解操作手法的人,才能管得住,管理好。


“我们必须按市场规则和机制来做股市,否则就没意义。”王国刚说。


应加重对犯错大股东的处罚


“我有一个中国资本市场梦,是从投机形式转向投资型市场。”贺强说,在投资型市场里,保护投资者利益比投资者教育更重要。对融资者教育比对投资者教育更重要,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前提。


经过多年发展如今我国的股市充满投机,市场是以博取差价为主。按道理,无论是机构或散户投资者,购买了上市公司股票,就天经地义得共享上市公司利润。


而上市公司提供的利润微薄得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现在的分红派现还不如上世纪90年代,那时的股票,每一股分两毛都是少的,现在每十股分两毛,平均到每股合2分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投资者只能靠炒作拉升股价,博取差价。这样的市场永远不可能健康,也不可能像大家期望的公开透明,这是根基问题。


上市公司是证券市场的基石。资本市场功能很多,但它不仅是一个重要的融资市场,更是一个重要的投资市场。这个投资市场怎么才能保护投资者利益,最关键的就是基础要打牢,也就是上市公司的质量、业绩,这是最重要的。


2007年大牛市的数据显示,全国经济增长达到14.2%,可所有上市公司创造的利润总合只有1500亿至1600亿左右,而2008年新增的印花税一年就拿走了2200亿元,上市公司创造的利润还不够交印花税的。


投资者在分红派现不得的情况下,只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这无疑给监管加大了难度。究其原因,主要是上市公司能力不足,税收也高。


“监管部门以后应以紧抓上市公司的业绩治理为主。”贺强如是表示,上市公司是融资者,拿了投资机构与股民的钱,就要认真对待和负责。动辄几百亿没了,应该重罚,让其倾家荡产。


贺强说,比起约束大股东外更重要的是要重点规范内部交易,大股东的违规行为一般表现在操纵市场、内幕交易及虚假信息披露上,只有对违规违法行为进行严励监管,才能保证公平。


对上市公司违法者的处罚,一定要严。刘纪鹏说,大陆现在对资本违法者刑法最多判5年,罚款10万至100万。圈钱三五个亿,罚款三五十万,根本就起不到威慑作用。所以,对违法者的处罚一定要严苛。


以香港为例,同一情节案例,不管你违法者有没有钱,先罚款1000万,最高刑法是无期徒刑。


科创板能否解决股市问题


近30年的发展,中国资本市场慢慢找到了它的灵魂:市场化。


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正在回归资本市场发展的基本理念。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应该是国际金融中心,要照这个目标推进改革。


科创板的确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项重大制度改革,也是中国资本市场的转型关键。吴晓求表示,在中国经济面临转方式、调结构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大背景下,科技创新承担着重要的使命,这也使得科创板的推出具有战略意义,但也存在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


目前,科创板已经开板,从监管者来说,要抱有责任感,对科创板和注册制一定要尽心尽责;对投资者来说,要爱护它;对社会舆论来说要多一些包容。


科创板的一个核心命题是推动制度变革。在这期间要加强法律规则的修订。一是,加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监管,同时把监管的重心从前台移到中后台。二是,加大上市公司违规的处罚力度。科创板的未来处罚不是简单的罚款50万,而应该是终身难以回归资本市场的重罚。


同时,要建立一个集团诉讼制,一罚就是几亿或者几十亿,让其终身都不可再翻身,真正实现法律的威严与威慑。


其次,科创板如何处理好与创业板、新三板的关系,如何避免他们之间产生恶性竞争,都需要顶层设计做好部署。


针对中国资本市场当下推出的科创板和注册制,有人认为还需更多的完善。


科创板要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修改我国的法律。中国目前的法律建设和社会程序体系,离科创板的规范发展还有一段距离。所以,现在我们还只是开板,没有运营。


与此同时,注册制的推出需要一系列的客观条件,核准制适用于大陆法系,注册制适用于英美法系,我们现在要推出注册制,如何解决法律体系的适配问题就显得非常重要。


王国刚表示,虽然市场在呼吁信息披露,但同时也应该建立信息披露的负面清单,也就是说,不是什么都要企业来披露。


“举例表示,华为被美国制裁以后,马上启动‘备胎’计划,如果华为已经在中国上市,这就是要提前披露的事项,如果已经提前披露‘备胎计划’,华为就会陷入被动。”王国刚说。


科创板能不能把保护投资者利益放到更重要的位置,是科创板能不能成功的保证。刘纪鹏提出疑惑,是不是今天完全放开注册制,就一定能解决中国股市20多年的问题,恐怕得找方法论。


刘纪鹏建议,解决高科技企业的融资问题,不能把担子全部压在头部的科创板身上,新三板其实也具备了很多条件,只要政策给力,相信它能做得更好。因此,要考虑分散风险,让新三板改革同步推进。


刘纪鹏表示,核心点就是要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要约束大股东,解决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中国股市的公平和正义,中国股市的上升就在弹指间。


市场监管一定要避免随意监管、拍脑袋监管,要敬畏市场,按市场规律监管。当前证券法的修改,在法则上来说还不够。一般来说,责任分行政责任、民事责任、刑事责任。证券法的修改只讲一个行政责任是不够的,投资者要不要民事赔偿,违法者要不要蹲监狱,这些都要联动进行法律修改。曹凤岐表示。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