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谁是"太子"?荣安地产现吊诡的股权交易

原作者: 童洁 |原发: 时代财经

放大 缩小

一笔吊诡的股份转让交易令荣安地产陷入二代继承疑云。


近日,荣安地产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王久芳将以20.4亿元的对价接手其子王怡心持有的荣安地产23.56%股份,交易完成之后,王怡心不再持有荣安地产股份,他的名字将彻底从十大股东列表中删除。


在地产界,一二代交接已是绕不开的话题,父母向子女转让股份的消息多见,但子女将股份会换给父母的却为数不多。


四年前,在父亲王久芳的安排下,王怡心接过荣安地产23.56%股份,成为王久芳的一致行动人,同时也是荣安地产持股比例最大的个人股东。彼时,对于这对父子之间的股份转让,荣安地产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是王久芳家族对上市公司持股结构作出的调整”。


同样的理由适用于当下。荣安地产相关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此次股权转让亦是王久芳家族内部出于对公司管理考虑所作出的调整,与上市公司无关,亦不影响上市公司的运营。至于王久芳希望通过这次调整达到怎样的管理目的,该人士拒绝回答。


谁是“太子”?


荣安地产的前身是深交所上市公司“甬成功”,2009年,荣安地产与甬成功重组,重组完成后,甬成功更名荣安地产,主营业务变为房地产开发与销售,荣安地产也成为宁波第一家上市公司。


听上去辉煌的成绩让王久芳在宁波当地声名鹊起,不少媒体梳理出来的“宁波十大富豪家族”名单,王久芳和他的家族都位列其中。王久芳的成就离不开父亲的大力支持和鼓励,但在帮助子女发展事业这件事上,他似乎又和父亲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


王久芳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王丛玮,小儿子是王怡心。王久芳几乎不在公开场合提起自己的两个儿子,更别说传承的问题。不过,在荣安地产内部,王久芳的“接班人”人选早已露出端倪。


查询荣安地产股权结构可以看到,在此次交易之前,王怡心仅持有荣安地产23.56%股份,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任职。王丛玮则没有直接持股荣安地产,但荣安地产最大控股股东荣安集团的两名股东中就有他的名字,王丛玮和王久芳父子两人分别持有荣安集团50%股份。


通过荣安集团,王丛玮间接控制着荣安地产23.965%的股份。显然,他的地位要比弟弟王怡心更高一阶。而这还不是王丛玮在荣安地产唯一的足迹。2014年,年仅27岁的王丛玮就进入了荣安地产董事会,并被推选为公司总经理。


尽管为人低调,公开露面的机会也很少,但从王丛玮为数不多的公开活动中能够感受到,这位85后的地产二代已经颇具“掌门人”的气度。


去年,王丛玮以浙系房企代表嘉宾身份参与一个高峰论坛,在活动上,他对国内房地产市场前景及房企生存要素做出分析。今年4月,荣安地产举行工程管理过程评估宣贯会,王丛玮出席并发表了“讲话”。


也就是说,与只出现在公告中的王怡心截然不同,王丛玮已经深度参与荣安地产的日常工作。这样的判断也得到了前述荣安地产相关人士的肯定,“公司确实有很多事务需要王丛玮总经理参与管理和决策。”


公司治理受争议


王久芳对王丛玮的扶持之心显露无疑,因为王久芳对大儿子的“偏爱”,荣安地产内部还曾掀起一场“内斗”闹剧。


2017年6月,荣安地产第十届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召开,会议上,更改公司财务总监的要求被提出,王丛纬被提名为新的财务总监候选人。


这样的提议遭到时任荣安地产董事会秘书、董事胡约翰的强烈反对,他指出,王丛玮为公司总经理,若兼任财务总监一职对公司内控不利,且王丛玮没有任何财务背景,工作后也未从事过任何财务会计工作,并非财务总监的最佳人选。


胡约翰的反对让更换财务总监一事被迫喊停,但一个星期之后,胡约翰就毫无征兆的被王久芳“架空”。荣安地产第十届第二次临时董事会会议上,董事们以八比一的票数阻止了胡约翰连任董秘一职,取而代之的正是王久芳本人。


受此“屈辱”,胡约翰一气之下向交易所投诉荣安地产,直指王久芳兼任董秘的适当性,以及董事会召集方式和表决方式的合理性等。因为胡约翰的投诉,荣安地产还受到深交所的问询。


“这家公司的治理根本就有很大的问题。”再次提起两年前的那场风波,胡约翰的语气中满是无奈。他向时代财经坦言,当初确实对王丛玮提名财务总监一事感到不满,甚至后来选择离开荣安地产也与此有着莫大的关系。


1972年出生的胡约翰自2005年6月开始就在荣安地产担任董秘一职,荣安地产的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董事会议中,胡约翰也都顺利连任,直到2017年6月与王久芳“唱反调”之后,选择了离开。


“王丛玮还年轻,没有经验,完全不适合做这种专业型的岗位。说白了,这背后都是王久芳出于一些私人目的做出的安排,没有考虑到整个公司的大局。”胡约翰称,经历这件事之后,他意识到与王久芳的理念无法达成一致。2017年底,胡约翰离开了荣安地产。


然而,即便站在风暴中心的胡约翰离开了荣安地产,但“内斗”风波的影响远未过去。挤走胡约翰之后,王久芳把董秘要做的证代信批工作扔给了他十分信任的秘书邓华堂,并委任他为证券代表,在此之前,邓华堂没有相关经验。


面对老板交予的重担,邓华堂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但专业知识的缺乏很快就给邓华堂和王久芳上了一课。2018年,荣安地产公司更改了《关于对台州市中梁宇置业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和《第十届监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两份信批文件中的多处错误,邓华堂的证代之路出师不利。


荣安地产的暗淡难免令人唏嘘,尤其是在近两年浙系房企纷纷发力的背景下,王氏父子首先要攻克的或许是公司治理难题,而非传承问题。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