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太合音乐IPO在即 音乐版权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原作者: 严沁雯 |原发: 财联社

放大 缩小

正所谓有钱才能做好生意,华语音乐市场的“份额老大”太合音乐也启动IPO了。


近日,《财经》杂志旗下新媒体《晚点LatePost》报道称,太合音乐已经启动IPO,上市地点将在A股。


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版权唱片公司,太和音乐上市的消息颇受业界关注。据报道显示,太合音乐启动IPO已经有一段时间,目前公司正在积极向外出售版权以创造利润。


从独立厂牌到最大音乐版权公司


据太合音乐官网显示,凭借自有+代理的方式,公司拥有1200万首正版音乐资源,旗下包括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音乐等厂牌。回顾过去40多年的音乐产业变迁,太合音乐的最大版权库并不是一天形成的,而其版权的发展历程,也影响着音乐市场版权格局的变化。


时间回到中国唱片业的黄金时代——90年代,在几个热爱音乐年轻人的美好憧憬下,麦田音乐成立。高晓松、尹青、郁冬、老狼,这几个麦田音乐的“创始会员”至今都是校园民谣的主要代表。


1996年宋柯入主,正式“打开”了麦田音乐。高晓松作品集《青春无悔》、1999年的“红蓝白”系列(朴树《白》,叶蓓《蓝》,尹吾《红》)、叶蓓的《纯真年代》还有朴树的《我去2000年》,麦田音乐为内地音乐圈输送了不少人文经典,由此成为颇具影响力的独立音乐品牌。


不可否认的是,麦田音乐不乏对音乐的热忱,也在发掘优秀音乐人方面有所贡献。然而,公司为了好音乐却疏忽了唱片产业的成本问题。2000年,麦田音乐被华纳收入囊中,逐渐注重商业化发展。


2004年,麦田音乐脱离华纳,并找到新的投资人——太合传媒,太合麦田随之成立。也是在这一年,“超级女声”刚刚诞生,谁也没有想到,一年以后,第二届“超级女声”引爆全民选秀,给内地音乐圈写下了重重的一笔,冠军李宇春凭借着超高人气让全国观众记住了名字。太合麦田抓住时机与其签下5年唱片合约,靠着这位选手与日俱增的人气,太合麦田的名字成功走进“饭圈”。


然而,在互联网音乐平台的“攻击”下,唱片业开始走下坡路,于是在2011年,转折点出现。这一年,宋柯提出要改行卖烤鸭,还发出“唱片已死”的哀叹。此举不仅在音乐圈闹得沸沸扬扬,还彻底影响了中国的音乐版权格局。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的2010年,我国开始开展“剑网行动”,网络盗版音乐成为打击对象,音乐平台为了存货必须购入版权,版权随之成为“商机”。另一方面,宣布要改行的宋柯在高晓松介绍下加盟恒大音乐。据新京报报道,当时恒大已经收购了3000多首歌曲的版权。有媒体爆出,宋柯的改行哀叹是在故意唱衰中国音乐产业,乘机低价搜刮版权。


是否是故意为之未有定夺,事实是无数公司加入了“版权争夺战”,这里面既包括传统唱片公司也包括互联网巨头,撑不下去的小公司被收购,版权越来越集中。


2013年底,阿里收购了天天动听,与旗下虾米音乐合并;2014年海洋音乐并购了酷狗、酷我,随后又被腾讯于2016年7月并购;太合麦田则在2015年与著名的海蝶音乐、大石版权正式联手,成功占据华语音乐市场最大份额,而其背靠的巨头也浮出水面——2015年底百度将音乐与太合音乐合并,2016年3月,百度成为太合音乐股东。


2016年之后,网易云音乐崛起,音乐流媒体的发展使得音乐市场再度硝烟弥漫,激烈的音乐版权大战就此展开。太合音乐在一轮又一轮融资的同时继续收购其他唱片公司,巩固了版权巨头的地位。


版权市场规模日益增长 传统版权业务却面临风险


在人人争抢版权的同时,政府接连出台的保护政策也使国内音乐版权的商业化进程加快,中国的音乐版权市场规模在与日俱增。


据艾瑞咨询,2018年,中国音乐版权市场规模达到188.3亿元,相较过去几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速度。


由此看来,版权库资源丰富的太合音乐似乎正好站在了风口上。然而,对于太合音乐这样的唱片公司来说,传统版权业务真的这么好做吗?


流媒体音乐平台争夺话语权


艾瑞报告数据显示,在2018年,用户端(To C)的数字音乐平台总收入达到76.3亿元,其中来自于用户付费的收入为45.2亿元,占比达到接近60%。数字音乐时代,流媒体音乐平台在逐步争夺上游版权商的话语权。


在移动互联网占据大众生活之前,唱片厂商(版权商)占据着主导地位,包揽了艺人的培养、包装,以及对音乐进行创作和销售。现如今,流媒体音乐平台的迅猛发展改变了音乐产业链的格局,内容创作者和分发销售渠道逐渐强势。


首先,流媒体音乐平台也有版权优势。华创证券整理目前国内音乐版权的现状。下图显示,除了太合音乐,腾讯、阿里、网易云拥有的版权并不在少数。


其次,除了为用户提供强大的音乐服务,流媒体音乐平台还能进行上游音乐制作、音乐人的培养,以及渠道销售。更重要的是,流媒体借助平台的流量优势扶持原创音乐人也给其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扶持计划成为了当下流媒体的主要趋势。


以网易云音乐为例,该平台将扶持音乐人列为“重要的战略方向之一”,先后推出“石头计划”和“云梯计划”等扶持计划,还推出了“云豆现场”布局线下演出市场。


头部市场不是主流 版权互授削弱版权地位


与全球市场不同,在当今国内的主流音乐平台中,来自头部市场的曲目并不占绝对地位。


艾瑞咨询在报告中提到,中国用户对于音乐有着更加多元化、离散化和集中度低的偏好。目前中国有超过50%的音乐版权分散在三大唱片公司之外的独立音乐制作人、工作室、及其他唱片公司手中,主流音乐平台播放的曲目中超过80%的音乐也来自于长尾市场。


除此之外,随着行业版权互授的实施,独家版权并不能构成行业壁垒。


2017年,因为“独家版权”等问题,国内各平台被管理部门约谈,随后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2018年,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达成版权合作,又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授。在这一趋势下,仅仅拥有独家版权并不能对竞争对手构成威胁。


太合音乐路在何方?


上文可以看出,传统版权业务的竞争力越来越小,作为坐拥海量音乐版权的音乐集团,太合音乐要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


除了版权业务,太合集团还包括在线音乐业务——2018年由百度音乐升级而来的千千音乐,不过,与众多主流音乐平台相比,这一业务的发展仍有较大考验。


除此之外,太合音乐也有线下演出业务——麦田音乐节。在今年,刚刚满两岁的“麦田音乐节”因为周杰伦、蔡依林、杨乃文等头部歌手的加入赢得了巨大的流量。然而在此背后,太合音乐却面临着赔钱的可能。


据了解,比起演唱会动辄上千的票价,音乐节几百一张的票价算得上“良心”。每年都有无数音乐节在中国举办,然而能够真正实现盈利的却是寥寥。根据音乐财经统计的数据显示,目前只有20%的音乐节能够实现盈利,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的状态。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重金邀请如“双J”这样的大牌艺人可能给音乐节带来巨大负担。


那么,太合音乐还能那些方面利用自己的优势呢?


财联社注意到,太合音乐控股子公司Lava熔岩店铺音乐的目标客户是店铺,为其提供音乐解决方案。据官网显示,该公司音乐设计服务涵盖商场、餐饮、汽车、丽人等近300个行业。


艾瑞咨询在报告中曾提到,虽说流媒体平台服务的用户端正蓬勃发展,中国企业端 (To B) 数字音乐市场的发展却仍处于起步阶段。


在产业链上游,内容创作者内容输出渠道有限,其音乐版权的价值无法得到完整的体现;而对于下游的企业用户而言,即使有意识要为版权付费,也面临着渠道对接的难题。因此在中国音乐的企业端市场,缺乏规整的商业模式及专业的版权运营。


在用户端之外,企业端是否会给公司带来更多想象?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