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实控人反复质押股份 德邦PK阿里系物流压力激增

原作者: 李丹昱 |原发: 蓝鲸产经

放大 缩小

近日,以大件快递为核心业务的德邦股份(603056.SH)一纸公告对外宣布,该公司实控人崔维星补充质押280万股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数的6.51%,占公司总股本的0.29%。而在此之前,崔维星已将其持有的2500万股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质押给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资管”),用途显示为融入资金。


据统计,截至目前,德邦股份质押股份超过12.27%。同时,在业绩亏损、口碑滑坡的影响下,该公司股价自2019年初以来表现一直不佳。快递行业内部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德邦股份2C业务尚未健全,业绩受大客户影响明显,在顺丰、“三通一达”挤压下,有进退维谷之势。


上市后资金问题凸显,实控人为融资质押股份


近年来,起家于公路货运的德邦股份,在企业营收规模经历不断增长后,开始转型快递业务,加速从过往的“快运+”转化为“快递+”。转型战略宣布后,快递业务虽然有所增长,但其此前核心快运业务营收却出现了缩水,资金问题开始凸显。


进入5月份以来,德邦股份已经连续两次发布实控人、控股股东股份质押公告。5月10日,德邦股份公告表示,其控股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德邦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邦控股”),与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贵诚”)签署《股票质押合同》,德邦控股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9000万股有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质押给华能贵诚以融入资金,质押期限一年。此次股权质押,德邦股份给出的解释是融资用图,但并未说明具体的融资金额。


时隔不久,崔维星就再次补充质押280万股股票给华泰资管。反复的股权质押对德邦股份的股价造成打压,数据显示,其股价从年初至今已下滑10.33%。


在业内人士看来,反复质押股权背后,是德邦股份逐渐攀升的负债率。该公司近期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其负债率为53.15%,2018年同期数据为50.54%,均高于同业。


更为严重的是,德邦股份还存在现金流承压的问题。2019年第一季度,德邦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5亿元,降幅同比高达230.82%。


有不愿具名的物流行业内部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德邦股份采用直营模式,重资产模式下有利于把控服务质量,但先期投资也相对较高,这也是京东物流至今未能盈利的原因。“而德邦股份市场份额尚有不足,大规模布局非一线城市、乡村等地,必然导致现金流吃紧。”


对于现金流吃紧问题,德邦股份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并未做出正面回应,而是套用财报中 “由报告期内支付的职工薪酬增加和理财产品现金净额流出增加所致”的表述。


德邦股份2019年一季度现金流情况


除了通过质押股权获得融资来解决资金问题外,德邦股份2019年一季报还显示,其短期借款为19.18亿元,同比增加91.61%。对此,该公司解释称,主要是支持公司业务发展,报告期内新增短期借款所致。


业绩变脸高管离职,“两线作战”压力激增


事实上,负债率高企、短期借款迅速增长背后,是德邦股份2019年以来业绩变脸的现实。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2019年一季度,德邦股份实现营业收入54.7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亏损0.49亿元,同比减少149.1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5亿元,同比下降230.82%。


2019年一季度德邦股份财报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新技术促进分会专家委员解筱文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德邦股份业绩变化主要原因是其此前一直发力大件物流领域,目前处在向小件领域的转型中,需要面对快运、快递“两线作战”的压力。尚处在战略转型调整阶段的德邦股份,既要维护快运领域本身具有的市场地位,又要抢占快递市场增量,由此,既有市场竞争压力增大,且与快递物流企业发生正面竞争。除此之外,物流行业整体的生产经营成本增长也是造成其亏损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为控制成本,德邦股份在2019年一季度削减了研发费用,与上年同期相比该笔费用减少86.19%至276.7万元。但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削减研发费用并非长久之计,德邦股份原本就深受口碑危机困扰,这一做法或将进一步降低配送效率。


从国家邮政局公布的快递行业申诉率数据来看,德邦快递申诉率为40.56%,排名第二位。自2018年7月德邦物流宣布更名德邦快递并全面发力大件快递业务以来,德邦快递申诉率一直居高不下,投诉内容涉及配送时效慢、暴力运输损坏并丢失零件等。


另一方面,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德邦快递的公众满意度得分位列7家已上市快递公司排名之后。


2019年4月主要快递企业申诉情况表 蓝鲸产经制图


中金证券分析师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造成这一局面可能是德邦股份2018年下半年投入的快递员、分拣设备等在1Q19(2019年第一季度)无法充分利用。同时,该分析师还强调,德邦股份1Q19营业成本增加10亿亦与之密切相关。数据显示,该公司2018年末,快递员相较2017年末增加9000人,快递员增加的支出费用估计为1.5亿-2亿元。


成本增加,成效未显,成为德邦股份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认为,近期,德邦快递的高层人事变动频繁,其快运业务量也不理想,表现出快递、快运无法兼顾的态势,该公司必须在快递和快运之间做一个选择,同时提高服务质量。


据了解,2019年以来,德邦股份的董事、副总经理以及财务负责人等岗位均发生人事变动。根据该公司披露的最新公告,公司董事黄华波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而截至目前,德邦股份董事会仅有5名成员,而崔维星与崔维刚兄弟二人互为一致行动人。


顺丰、“三通一达”抢食大件物流,德邦转型站队阿里?


高管离职潮出现后,业内猜测此前转型快递并不顺利的德邦股份,或将有大动作,以应对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但赵小敏认为,德邦股份目前仍处在转型期,其他大动作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在外部竞争环境恶劣的情况下。


值得注意的是,与德邦股份同样押注直营模式的顺丰已经宣布进军大件包裹,并打出航空运力保障的口号。顺丰官网信息显示,与大件物流相关的业务包括物流普运、重货快运、重货专运、重货包裹以及小票零担。


此外,中通、韵达也已经成立快运公司并开始招商,圆通则尝试将30kg-100kg大件业务实现门到门服务,并向社会开放加盟。


从目前市场环境来看,顺丰不断加码航空物流,在B端与时效性方面占据优势;而圆通、中通背后均有阿里巴巴入股,“淘系”电商大件商品导流优势明显。相比之下,德邦股份新业务优势尚不明显,原核心业务大件快运亦有被“抢食”之忧。


“快递物流头部企业纷纷由快递向快运伸展,而德邦股份则由快运向快递进军,在电商物流相比此前增量放缓的情况下,快递快运物流企业基于存量市场的竞争将更为激烈,快递快运融合发展成为必然趋势。”解筱文告诉蓝鲸产经记者。


对于能否在竞争中突围,解筱文表示,对于德邦股份而言,长期以公路运力经营大件物流产品,具备一定的高效运作能力。该公司应该坚持这一细分领域并不断深耕,继续啃大件物流的“硬骨头”,进而提升其运维品质和标准,让其他试图从快递向快运发展的物流企业难以企及。


虽然如此,但德邦股份仍在不断加码快递领域,其在年报中指出,消费升级背景下,电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而随着电商产品渗透率的持续深化,大件快递的市场空间亦将进一步扩大。


业内人士认为,德邦股份想要获得淘宝系、拼多多等电商的快件资源并不容易,能否有机会站队成为关键。目前,“阿里系”已经拥有中通、圆通、百世汇通等快递物流企业,留给德邦的机会并不多。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2018年,德邦股份旗下几处分拨中心接入了“阿里系”菜鸟的“天眼”系统,这也被业内猜想为德邦股份与“阿里系”交好的第一步。


上述业内人士还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德邦股份转型以来,快递业务增长虽然亮眼,但其背后的问题都未解决,所以才出现亏损。德邦股份当务之急是稳定快运业务的护城河,最后不要落到“新业务未能开拓成功,核心业务却被分食”的局面。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