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董事长许雷主动投案 云南城投资产腾挪补亏

原作者: 蔡颖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云南省首家上市房企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云南城投”)近日迎来了重大变化。


5月24日晚间,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云南省监察委员会网站发布消息,云南城投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同一时间,云南城投也发布公告表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经公司过半董事推举,由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时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至新任董事长产生为止。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4年,许雷就曾经因为没有严格履行破格提拔推荐考察程序,被云南省纪委给予警告处分。


除了高层人事震荡之外,云南城投近年来经营收入始终不稳定。尤其是今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亿元,暴跌652.46%。业绩失收,转型未果的同时,云南城投资产负债率连续多年超过行业80%的平均线。


一家总资产近3000亿的企业掌舵人“被调查”,随之进入公众视野的是该公司业绩。


掌舵云南城投十余年


据公开资料显示,许雷曾任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云南水务董事长、云南新世纪滇池国际董事、云南城投集团党委副书记。


从2007年开始,许雷出任云南城投的董事长,也是云南城投借壳红河光明上市的主操盘手,以2013年、2014年为时间节点,其在云南城投的履职经历被划分为两段。


在2007―2012上市后初始阶段,规模始终是第一要义。在许雷的带领下,云南城投的总资产由2006年的4.39亿元迅速增至2012年底的222.26亿元。


虽然资产规模不断壮大,但云南城投经营收入始终表现不佳且起伏明显,2007―2012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75亿元、4.3亿元、20.93亿元、3.27亿元、1.64亿元、3.54亿元。


2011年,云南城投内部启动新一轮发展战略,形成了土地一级开发板块、 城市住宅综合体板块、旅游地产板块“三箭齐发”的业务态势。


就在2012年底,许雷辞去了云南城投的董事长一职。离职原因是其担任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一职,公务日益繁忙, 难以两头兼顾,故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


短暂离开后,许雷于2014年9月重新执掌云南城投至今,在此阶段,公司业绩较之前有了新的突破,记者查阅2014―2017年历年年报,营业收入分别为39.47亿元、40.13亿元、97.70亿元、143.91亿元。然而,高速增长的态势并未得到持续,2018年云南城投营业收入仅为95.43亿元,同比下降33.69%


在2017年,云南城投便提出了三年目标计划,即在2020年进军中国房企50强。从目前的业绩表现来看,仍有很长的距离。在克而瑞2018年销售排行榜,云南城投仅位列165位 。


另外一个背景是,在主导云南城投多元化转型的道路上,许雷将重心放在康养产业以及在旅游产业方面。


目前云南城投已形成了“梦云南”系旅游地产品牌,在云南省内开发了雨林澜山、海东方、茶马花街、温泉山谷、太阳山等10余个文旅项目。


除了在云南市场的布局之外,云南城投还以“大并购”方式在持续进攻全国,包括四川、广州、海南等地。


旅游地产的开发周期长,开发商面临的资金压力也在加大。因为经营问题,旗下多个旅游地产项目被出售。


2018年10月,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公开挂牌转让持有的西双版纳云城置业有限公司85%的股权。该公司拥有云南城投开发的首个文旅大盘雨林澜山。在此之前,云南城投已公开转让古滇未来城、大理满江康旅、天堂岛置业等控股项目公司。


康养产业的布局发展也较为迟缓。2015年,公司宣布加码健康休闲地产后,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仅在2017年拟出资15亿元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设立健康养老投资基金。直到 2019 年,公司才计划推出以“云舟、方舟及康舟”为品牌代表的康养项目。


营业收入表现不佳


在许雷主动投案不久之前的5月16日,公司董秘李映红曾在投资者网上的集体接待日活动上表示,2019年,公司全年计划实现收入110亿元,计划投资173亿元。


然而一季度已然过去,云南城投表现并不理想,营收与净利润双降。根据公告,云南城投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8.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了62.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亿元,同比减少了652.46%。基本每股收益为-0.36元,同比减少了1100%。云南城投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同期销售面积减少。


业绩失收的同时,云南城投的财务问题也不容忽视,资产负债率长期处于80%以上的高位,2015―2018年的负债率分别为87.64%、89.22%、88.82%、89.37%。


2018年财报显示,其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21.94亿元,公司货币资金26.71亿元,并不足以覆盖短期偿债。


事实上,在营业欠收、转型效果不佳、负债率居高不下的同时,云南城投的净利润也耐人寻味。时代周报记者查阅2014―2018年年报发现,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41亿元、2.79亿元、2.44亿元、2.64亿元和4.91亿元;然而以上年份,云南城投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69亿元、-1.81亿元、-3.65亿元、1.12亿元、-8.21亿元。


这意味着,仅有2014年和2017年,云南城投是靠主营业务获利。在主业表现不佳的同时,非经常性损益成为云南城投的利润调节器。通过频繁变卖资产,云南城投净利润不断提升。


2018年,云南城投多个下属公司的股权将被转让。包括云南亚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40%股权、西安云城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昆明七彩云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59.50%股权、云南城投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满江康旅80%股权、陵水顺泽90%股权等。


2018年,公司对外转让大理满江 80%及七彩云南 59.50%的股权,共实现投资收益 18.07 亿元。这也导致公司利润发生重大变化,实现4.91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6%。


进入2019年后,云南城投股权转让动作仍在继续。3月29日,公开挂牌转让云南城投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转让底价为3.64亿元。


伴随着业绩的波动起伏以及财务压力,云南城投内部的人事变动也变得频繁。今年2月,公司副总经理袁浩、李向何因工作变动原因,纷纷辞去了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