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李泽钜:“读多点书”才能看懂我们的年报

原作者: 刘子栋 曾树佳 |原发: 观点地产网

放大 缩小

最近,一纸看空报告将“长和系”推上风口浪尖。


如果不需要频繁露面,李泽钜可能更愿意躲在某处远离城中繁嚣。只因关注“小超人”的不仅是做空机构,还有大批媒体记者。


以非执行董事身份参加完电能实业股东会后,他走出会场时就被半道拦截,询问被做空一事。


“唔答啦。”李泽钜快步离开。


虽然长和实业已经发布公告强烈否认报告所含影射,但毕竟领导人尚未正面回答事件。


因此,5月16日长和、长实集团股东会自然继续成为全城焦点。


回应做空


“人哋想搵食啫,我们也没有仇人……”愤怒加上一丝不屑,可能是对李泽钜心情的最佳解读。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在长和股东会上,其对沽空机构GMT Research的回应从“贬低对方”开始。


研究机构GMT Research系一家专注于亚洲的会计研究公司,由香港金融分析师Gillem Tulloch成立。其曾因研究中国地产泡沫,受到人们关注。


但GMT过去的纪录实在难算良好,对中国中药、58同城、京东与中国交建、安踏的做空几无成功。在去年6月对安踏体育的财报提出怀疑后,GMT就被瑞信、德意志银行、里昂证券,大和等多家投资机构驳斥,“论证根本算不上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如今该公司将矛头对准了实力更加雄厚的李氏家族。GMT Research在5月14日发布报告,称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的年报,与收购意大利电讯商Wind Tre相关的会计调整,加上2015年重组的残余影响,推动其2018财年利润增加了约132亿港元,有可能增长了38%。


此外,长和通过将部分资产视为代售资产,可能隐瞒了与代售资产相关的577亿港元债务。据推测,这种激进的会计方法正被用来为长和带来更高的市场评级,以及获得比原本更廉价的信贷。


此文一经出街,反对的声浪激烈。不少分析人士批评GMT对长和的沽空,仅属趋利,并非出于专业考虑或对投资者负责。而在沽空报告发布之前,长和卖空股数的确有暴增现象。


另外,长和实业多年来一直因分红可观、财务良好备受赞誉,其背后犹如市场风向标般的商业巨舰长和系,更是“大而不倒”。市场对它的信心坚定长远。5月16日股东会,就有1800位投资者到现场表示支持,气氛相当热烈。


李泽钜免不了受到感染。“我们的年报好像电话簿那么厚”,一不留意就会看错,因此“要读多一点书”才能够看得懂。


所以“看不明白,就应该找我们,不要看不明白就说我们做错了……”,李泽钜几次指出GMT在事前并没有寻求长和以求解答,而是一意孤行。


他强调,为了披露最佳资料,对股东负责,年报会比较复杂。但公司披露资料一定是经过正确处理,经过专业的核数师、银行、评级机构等评审,绝无机会隐瞒债务。“在年报内能找得出来的资料,又怎么叫hide something呢?”


至于有人问到会如何对付GMT,李泽钜更直指,“用不着对付……因为根本没有人理睬它。”


地产继续做


长实集团的股东会被安排到下午时分。现场依然爆满。相当一部分小股东只能在场外观看直播,大家围在圆形的餐桌旁,很多人都看得入神。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相比长和是一家国际性的投资集团,在人们印象中,长实集团的身份系一间地产公司。所以下午的问题亦更多集中在房地产方面。


其中有人注意到,长实近年的土地储备在逐渐减少,略逊于其他港资房企,“集团未来是不是会转型至综合?”


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长实拥有可开发土地储备(不包括农地及已完成物业)约1亿400万平方呎,其中香港仅400万平方呎,是香港几大发展商里最低。


李泽钜再次重申:“地产一定不会放下,地产会继续做。”


这个话题被提起过多次。“地产行业是乐观的,我们会继续做。”李泽钜在3月份的业绩会上就表示,过去有些人总是盯着集团在香港投资的多与少,其实有失偏颇,“我们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抓紧盈利的质素。


“要知道地产是有周期性。有些时候能赚很多,有些时候未必。”李泽钜解释,公司经历过一些辛苦到不得了的时代,“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做到有一个强的现金流在生意里”,去对冲地产的周期性。


他表示,长实其实与其他地产公司走的路不同。“地产如果在不好的年代,强的现金流可以允许我们在短时间购买多一些地和发展物业,包括高买低卖。”


“如果我们没有别的产业,只是考虑卖多少楼拿多少地,这就不是我们的策略了。”去年8月,长实集团就尝试联合兄弟公司组建财团,透过信托计划方式收购澳洲能源基建资产APAGroup,不过最后失利。


话题谈到上海真如项目。5月14日,外媒消息称,长实集团有计划出售上海Upper West Shanghai“高尚领域”项目权益。该项目目前由长实集团持有60%权益。


李泽钜否认了传闻并表示:“第一,地产一定系做买卖的,不做买卖就别做地产了。我们把楼建起来不卖,难道住宅全部拿在手上放租吗,这不可能的。”其称,买卖在地产行业内是日常运作。


但是,公司经常有收到不同的出价建议,但有建议不代表公司接受及会出售项目。“如果有人出offer要买,不代表我要卖的。”


另外关于大众历来关注的,有关集团是否会“退出内地”?李泽钜则直接简单回应:“不是……我不能对任何地方说喜欢不喜欢。哪个地方最稳定,回报越高,那个就是好地方。”


“廉颇”不老


虽然刚接手一年,但仍有股东提到“第三代什么时候有机会上台?”另外也有人提出,目前长和系的管理层年龄普遍偏大。言下之意,是不是该退下来了?


李泽钜听到问题后忍俊不禁,愣了好一会才回答。“他们目前年龄小了一点吧。”“公司不是一个人领导的,是很多人群策群力的。”


“做到今天为止,如果有重大的决定,我依然会找我们的senior advisor (指李嘉诚),到目前为止我都依然在问他拿意见,我们的董事我一样拿他们的意见。”李泽钜说。


他更称赞公司董事会各董事,他们的意义在于经验和十足的“火喉”,“好多董事跟我亦师亦友,我希望他们能给我好的意见、好的决策,并给些‘火候’我。”


“如果有朝一日,我的子女能成为其中一员……”这位商业帝国前接班人表示,自己会很高兴。


“但目前来说太早啦。”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