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美晨生态"磕麻"自救背后:国资入主后巨额浮亏

原作者: 晴缨 |原发: 财联社

放大 缩小

5月13日晚,美晨生态在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称,布局工业大麻协议的签署与股东减持无直接关联关系,是公司战略转型的一次尝试,并非为了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


然而,美晨生态旗下子公司赛石园林也好,合作伙伴柯蓝集团也罢,两家公司均没有工业大麻种植经验,资源以及相关人员储备。毫无准备之下,选择携手进军一个热门领域,这真的是公司基于现有业务模式转型的一次尝试吗?


5月14日,投资者用脚投票,5月14日美晨生态开盘便震荡走低,截至收盘,大跌5.37%,报4.23元/股。


股东减持疑云


5月7日晚,美晨生态发布公告表示,全资子公司赛石园林与澳大利亚柯蓝集团,双方拟组建合资企业开展工业大麻的研发、选育、种植和应用推广,在澳大利亚建立总面积约30万亩种植基地。这意味着,工业大麻概念股又添一员。


受此消息影响,5月8日,美晨生态股价应声涨停,开盘便牢牢封住涨停板。有意思的是,公司刚公布利好,股东就选择减持。


资料显示,美晨生态持股5%以上的股东赛石集团(其与郭柏峰是一致行动人,郭柏峰控股90%)于在协议签订后,即5月7日、5月8日分别通过大宗交易减持285万股、323.73万股。


据悉,郭柏峰与柯蓝集团法人代表李涛系新西兰奥塔哥大学DBA班的同学,两人就双方公司的业务合作事宜进行过多次沟通。2019年04月25日双方就大麻饮料产业投资机会进行了沟通交流,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并于2019年05月06日与澳大利亚柯蓝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


image

此外,财联社查阅天眼查数据发现,控股赛石集团的郭柏峰亦是赛石园林的的法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说,在美晨生态子公司——郭柏峰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赛石园林进军工业大麻领域的节点,谈成合作的郭柏峰,却通过其控股的赛石集团选择减持美晨生态。


这样的前后脚操作难免引人注意,当日,深交所对美晨生态火速下发问询函。


深交所连发数问,要求公司说明其开展工业大麻相关业务的合理性与必要性,是否存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配合股东减持情形等问题。


不过,深交所的问询并没有立即让美晨生态的热度冷却,5月9日其又以涨停板开盘,收盘时涨停板被打开,最终收涨9.43%。


面对股价异动,9日盘后,美晨生态表示,公司与澳大利亚柯蓝集团的合作目前只为框架性、意向性协议,尚未正式签订相关合同等,存有一定不确定性。


随后,美晨生态股价表现降温,5月10日微涨1.47%,5月13日大跌7.45%,5月14日继续跌5.37%,而工业大麻指数这三个交易日的累计涨幅为1.76%。


在回复函中,美晨生态强调,公司曾于4月24日郭柏峰披露减持计划,其拟自5月21日起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股本总额2%的股份。郭柏峰及其一致行动人是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的减持,根据证监会规定,交易对手方受让股份后需要锁定6个月,故认为交易行为未利用该次与大利亚柯蓝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事宜进行内幕交易。


真假转型


虽然美晨生态否认进军工业大麻是炒作公司股价,但实际上,对于工业大麻概念股这一称号,美晨生态或许是真的有名无实。


一方面,主营业务为PPP模式的美晨生态和经营范围包括园林绿化咨询、设计施工及管理的赛石园林并没有工业大麻种植经验,资源以及相关人员储备。


image

对此,美晨生态认为,工业大麻本质上是一种农作物,工业大麻种植对土壤、光照、水分、肥力的要求与苗圃种植和养护的要求相近或相似。以土壤为例,种植工业大麻与种植苗圃需要的土壤条件相似,其多年来积累的苗圃种植养护技术经验以及培养的种植管理队伍,可以很好的用于工业大麻的大规模种植,为开展工业大麻种植业务打下较好基础。


image

然而,财联社发现,美晨生态在5月7日晚发布的《关于全资子公司与澳大利亚柯蓝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公告中却表示,麻类作物种植在气温、土壤、水分等自然条件与公司已有的传统苗圃种植存在一定差异。


仅仅过去6天,为什么美晨生态会给出两个截然不同的结论呢?究竟哪一个结论才是美晨生态要告诉投资者的?


另一方面,从事药品、化妆品、保健食品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柯蓝集团自身也未实际开展工业大麻业务。


美晨生态也坦诚表示,柯蓝集团计划于今年年底投资工业大麻项目,具体安排以尽调时间和结果为准,该事项的实际开展具有不确定性。


两家在工业大麻领域毫无经验和准备的公司选择携手进军一个热门领域,这真的是公司基于现有业务模式转型的一次尝试吗?值得提醒的是,美晨生态最近三年披露的框架协议截至目前近6成无实质性进展。


国资浮亏4亿


退一步来说,哪怕不是进军工业大麻,美晨生态也会跨界其他行业自救。


公开资料显示,于2011年6月上市的美晨生态主业为园林绿化与汽车,营收很大程度都来源于政府的PPP项目。


PPP的模式决定园林企业不仅需要前期垫资,同时,其审计结算流程较慢,回款周期较长。这两个特点决定美晨生态的流动性深受影响。


财联社统计数据发现,2015-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流出,累计达9.06亿元,这意味着PPP业务并没有为美晨生态带来现金流入。2019年第一季度,美晨生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7亿元,而2018年现金流量净额为-1.23亿,现金流危机进一步加大。


image

面对现金流压力,美晨生态于2018年末就选择引进国资。


2018年11月,美晨生态发布公告称,潍坊城投、诸城投资与张磊和李晓楠(夫妻关系)签署相关协议,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收购控股人张磊等人持有的美晨生态2.45亿股份(占总股份的 16.86%)其中潍坊城投受让1.66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 11.46%),诸城投资受让7843.1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40%)。


此前(2018年9月),张磊曾转让1.45亿股(占总股本的10%)给潍坊城投集团。


交易完成后,潍坊城投实控人潍坊市国资委将成为公司实控人。截至目前,该协议转让已获得潍坊市国资委批复同意,但尚需通过深交所合规性审核,并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深圳分公司办理股份协议转让过户相关手续。


入股不到一年,可国资股票价值已巨额浮亏。


根据公告,国资2018年11月接手价格为为5.10元/股,9月接手价格为每股6.201元。在美晨生态未发布进军工业大麻相关公告前,其股价最低跌至3.49元/股,5月7日晚的收盘价格为3.95元/股。


image

以3.95元来计算的话,潍坊城投账面浮亏4.59亿元,诸城投资账面浮亏9019.6万元,合计浮亏近5.5亿元。借了工业大麻的炒作东风后,美晨生态股价最高回升至5.16元/股,如今又面临回落,截至5月14日收盘,两家国资仍浮亏近5亿元。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