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内忧外患”的来伊份全线失守

原作者: 王君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正身处高管离职、业绩下滑泥潭的来伊份,不仅未能跻身零食界"BAT",其自身"休闲零食第一股"的光环也日渐失色。


近日,来伊份公布其2018年财报,营收微增,净利润却大幅下滑,降幅超过九成。而这已经是其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2017年,来伊份净利润就下滑了24.42%。


中国食品行业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企业的业绩、利润和股价决定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及未来发展,来伊份目前的经营状况,导致精英团队对企业信心不足,离职率攀升。该公司当务之急是要考虑如何留住精英团队,以夯实管理基础。


步子迈太大,业绩承压


从最初的"夫妻店",到后来登陆A股市场成为"休闲零食第一股",来伊份已经走过20个年头。2016年,上市仅一个月的来伊份,股价从人民币9元多涨到50多元,市值也一度高达100亿元。但是,跨过高峰即是低谷,2018年,上市三年的来伊份迎来了业绩最为惨淡的一年。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来伊份2018年财报获悉,该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8.91亿元,同比增幅在7%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0.1亿元,与2017年的1.01亿元相比,降幅在90%以上。


针对净利润的大幅下降,来伊份在公告中解释称,公司所处的休闲食品行业市场前景良好,吸引了众多企业参与,目前行业竞争环境趋紧。在新的市场形势下,公司为了保持行业领先优势及未来更好更快发展,重点加强了全渠道建设、新市场布局,持续加大了信息化建设、技术投入,加大各领域高级技术管理人才引进力度,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增加导致净利润的下滑,其中管理费用同比增长27.18%,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5.69%。


受各项费用增加的影响,2018年来伊份的毛利率为43.91%,但净利率只有0.26%。同时,该年度中,12.8亿元的销售费用和4.31亿元的管理费用,在营收中的占比,同比都增加了近3%。综合起来,毛利率呈下滑趋势,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又大幅增长,让本身就不赚钱的2018年利润进一步被蚕食。


而随着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电商竞品企业逐渐布局线下渠道,线下起家的来伊份市场份额也在被蚕食。没有站在零食界"BAT"队伍里的来伊份,在2017年宣布"万家灯火"计划,宣称以"直营店+加盟店"齐头并进的方式,在2022年实现一万家门店的规模,通过跑马圈地的方式夺回"阵地"。


从市场层面来看,2018年以来,来伊份大规模拓展线下,强力推行"万家灯火"计划。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该公司财报信息发现,截至2018年12月31日,来伊份的连锁门店总数为2697家,同比增加237家。其中,直营门店2381家,包括新开店338家,闭店209家,新增129家;加盟门店316家,包括新开店162家,闭店54家,新增108家。


从布局上来看,该公司门店已经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天津、安徽、江西、重庆、广东等全国20个省份、百余个大中城市。然而,布局却并不均衡,门店高度集中于江浙沪地区,其中上海门店数量多达1149家,江苏、浙江的门店数量分别为878家和203家,合计占比达82.68%。也就是说,来伊份始终没有完全意义上的走出江浙沪地区。


而三只松鼠5月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其旗下产品"每日坚果"自2018年9月上线以来,已经累计卖出超过1亿袋,其中广东省占总体销量的11%以上,成为全国购买力最强的地区,其次才是江苏省和浙江省。


朱丹蓬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在渠道消费结构发生变化后,来伊份没有相应的变化。从数据可以看出,来伊份主要布局在江浙沪地区,核心在上海,但是随着门店区域的不断狭窄,其消费疲劳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对来伊份来说是致命的。


此外,除了拓展门店,来伊份2018年还以零食货架或专柜的形式,作为连锁门店终端的补充,与罗森、盒马鲜生、家乐福、王府井百货、步步高等商超便利店合作,截至2018年中,该公司新增加近17000个销售网点。同时,2018年"双11",来伊份开始从线上引流至线下。数据显示,"双11"期间给来伊份1200家门店吸引了超过20%的新客群,部分店铺日均销售环比增长近30倍。另外,来伊份还开始布局24小时营业的"微型来伊份",来延伸传统零售的购物时间和购物场景。


但是,步子迈太大,尤其是上述举措大举拓展线下渠道时所产生的3.51亿元门店管理费用,几乎拖垮了整个公司。


其实,2018年上半年起,来伊份的业绩下滑就已经有所凸显。半年报显示,来伊份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9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17%;净利润实现370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7.26%;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因素,来伊份上半年净利润仅为44.14万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了99.42%,增收不增利情况严重。


蓝鲸产经记者致电来伊份相关负责人,但是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食安、管理问题频现,如何重拾市场信心?


营收增长、利润暴跌,及应收账款与存货存在的问题,来伊份还引发了上交所的问询。来伊份将原因归结于扩大线上线下市场规模,而导致毛利率降低,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增加。


基于此,上交所要求该公司披露各产品线及渠道收入结构、成本费用及毛利变化情况。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来伊份2018年半年报获悉,该公司计提了一笔来自湖北爱利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爱利")的坏账,共计1927万元,计提理由为"经销商货款,预计无法收回"。


据悉,2013年-2016年期间,湖北爱利的门店数量减少、营业收入从1465万元降至182万元时,来伊份依旧向前者发货,使其对湖北爱利的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至2258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53.53%。


值得一提的是,来伊份并未因此起诉过湖北爱利,而另一位名叫徐勇的应收客户形成的204.78万元应收账款却被来伊份业务部门多次催讨,并通过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报案等方式催讨。


一位财经领域的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加盟商经营不善的情况下依旧向其供货,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不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他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继续供货是为了冲高业绩、做大营收,其实是有虚假业绩的嫌疑,刺激在二级市场的价格,"不是利益输送,而是做高业绩,因为加盟商对来伊份来说,做些利益输送规模太小,带来的收益也太小。"


此外,来伊份在人才管理方面也常被诟病。2018年12月29日,该公司股东代表、监事邹晓君辞职;同一天,张潘宏也辞去了公司董事职务、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并同时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2019年3月1日,冯轩天辞任运营发展系统副总裁兼上海来伊份总经理职务。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短时间内多名高层辞职,或与业绩下滑有关。


据悉,冯轩天曾担任来伊份上海地区的地区总经理,该公司此前不设副总裁,公司管理的事务均由创始人郁瑞芬和施永雷夫妇负责,随着业务范围的扩大,才设立了副总裁。


除了业绩的不尽如人意和管理团队的动荡,来伊份的代工模式也导致产品品质时常"踩雷"。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来伊份因为被曝光毒蜜饯事件导致上市进程停滞;2013年,被曝出牛轧糖大肠菌群超标;2015年,被发现手撕肉条菌落超标;2016年,"来伊份"脆薯薯大肠菌群超标。


根据来伊份招股书显示,2013年-2016年上半年,该公司共召回不合格产品70250公斤,不合格产品涉及到肉制品、水产品、糕点、果蔬等。2019年,来伊份力推的"网红"乳酸菌味青团产品,上市短短数月,便遭遇"当头棒喝",被检出禁用的防腐剂脱氢乙酸。


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国内休闲零食品牌大多依靠代工厂生产产品,随着连锁品牌的逐渐扩大及店铺数量的日益增加,企业没有过多精力建立自己的生产基地,而采用轻资产代工模式,但是长此以往,企业在产品把控方面相对会比较薄弱。


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蓝鲸产经记者,休闲零食的购买主力为80后、90后,这个群体的消费者法律、维权意识较强,因此对产品的品质要求较高,一旦产品发生品质问题,消费者会大量流失。三只松鼠向蓝鲸产经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90后和80后是三只松鼠"每日坚果"绝对的购买主力,占比超过70%,其中购买次数最多的一位用户,在7个月内累计下单购买了255次。


朱丹蓬则指出,整个行业的竞争进入白热化,整体产品的同质化也到了新的境界,原来渠道是以线下为主,但是随着新生代的成长,来伊份在电商布局是失败的,所以跟主流消费群体越来越远。


"如何加强品控,全渠道发展是来伊份面临的重要问题,但是如何转变‘夫妻店’的思维,坚定不移的走年轻化路线,是来伊份面临的根本问题,"以上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坦言,稳定管理团队,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也是该公司必须要考虑的,否则业绩问题也将持续施压。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