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强化监督一企一策 国资改革加速转向管资本

原作者: 陈泽秀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作为今年国资委深化改革的首要关键任务,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迎来重大进展。


4月29日,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根据《方案》的要求,国资委将制定印发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分类开展授权放权,建立健全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确保相关改革工作落到实处。”


翁杰明所提的《方案》为4月28日国务院正式印发的《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文件提到要从优化出资人代表机构履职方式、分类开展授权放权、加强企业行权能力建设、完善监督监管体系等多个方面加快推进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方案》的发布,回应了市场对通过授权放权更好搞活搞好国有企业的改革呼声,意味着国企改革在总结前期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往前走了一步。


向管资本更进一步


当前国企改革依然存在政企不分、政资不分的问题,出资人代表机构与国家出资企业之间权责边界不够清晰,国有资产监管越位、缺位、错位的现象仍有发生,国有资本运行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方案》提出了“分类开展授权放权”的模式,即出资人代表机构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及其他商业类企业(含产业集团)、公益类企业等不同类型企业给予不同范围、不同程度的授权放权,定期评估效果,采取扩大、调整或收回等措施动态调整。


其中,针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一企一策有侧重、分先后地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授权放权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


此外,股权激励方面的授权尤其引人关注。为了进一步调动企业的积极性,《方案》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董事会审批子企业股权激励方案。同时,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


中泰证券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杨畅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国资委授权放权的主要模式,在此方式下,未来还有可能调整国资委与国资投资、运营公司相互间的职能定位。


根据功能定位,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均是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且以资本为纽带、以产权为基础开展国有资本运作,不从事具体生产经营活动。


截至目前,国资委已经开展了三批共21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方案》提出,下一步将更多具备条件的中央企业纳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范围,赋予企业更多经营自主权。


另外,针对其他商业类企业和公益类企业,《方案》提出,要充分落实企业的经营自主权,逐步落实董事会的职权。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授权放权是分类、分层次、分阶段实施,更多的是针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放权,授权给企业的内容相对少一些。


“下一步需要强化对企业的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试点中,总部权限过大、审批流程过长等问题仍然存在,企业是很有意见的。”李锦说道。


创新监管模式


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有利于明确出资人和企业之间的权责边界,提高国有企业经营积极性和国有资本运行效率。但加大授权放权力度之后,国资委如何加强监管,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并实现保值增值?


《方案》从三个方面给出了方向,分别是整合包括产权、投资和财务等在内的信息系统,搭建实时在线的国资监管平台;加强国有企业内部监督、出资人监督和审计、纪检监察、巡视监督以及社会监督;健全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制度,实行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


翁杰明总结道,出资人代表机构根据企业各自的特点分类管理、分类授权,更多地加以事中事后监管,实现“放活”和“管好”的统一。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资委就在加快推进建立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据翁杰明介绍,通过该系统,国资委可以和中央企业进行互联互通,对中央企业“三重一大”的决策,以及投资、资金的运行进行全面监督和管理。“要突出事中事后监管,就要构建‘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


“放了权不等于可以随便用,有权就要有责。”翁杰明表示,如果在企业的运行过程当中,对于重大的投资项目,由于程序不完整、尽调不深入等造成了失误,那决策者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下一步,不断地推进企业进行自我约束,规范运行。


《方案》提出,到2022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企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出资人代表机构与国家出资企业的权责边界界定清晰,授权放权机制运行有效。


但翁杰明表示,具体的授权工作不能“一刀切”,不能简单地设时间表。将秉承严谨务实的原则,成熟一家,授权一家。“如果行使得好,根据实际情况加大授权,如果履行得不好,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把它收回来。”


刘兴国分析,《方案》的出台并不表示国资委认为当前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经验已经成熟,可以全面铺开授权放权改革。预计在未来可能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期,借助动态调整机制的试验,来最终完成充分授权放权。


(编辑:管佳宇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