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太极集团爱炒股,藿香正气不争气

原作者: 贾祺 |原发: 蓝鲸产经

放大 缩小

近日,那个拥有藿香正气液、急支糖浆等明星药品的太极集团发布2019年一季度报,财报显示,其营收31.07亿元,同比增长38.08%;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增长803.48%;扣非净利润为0.26亿元,同比增长78.38%。


值得一提的是,太极集团在4月4日发布的业绩预告中还称,预计其一季度净利润约3650万元。但在一季报正式发布前夕,太极集团迅速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表示其净利润增至1亿元左右。


太极爱炒股


百亿营收,却仅有几千万的净利润。和稳定的经营比起来,太极集团似乎更爱炒股。


太极集团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之所以出现较大幅度调增,和A股年后温和牛市的来临不无关系。


今年4月12日,太极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会计政策变更的议案》,太极集团及子公司持有的股票金融资产划分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一季度期间,其持有股票市值增加导致净利润增长6600万元左右。


原因显而易见,但太极集团2018年增收不增利,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炒股。


2018年财报显示,太极集团营收106.89亿元,同比增长21.84%;净利润0.7亿元,同比下降28.11%;扣非净利润亏损0.84亿元,同比下降230.71%。


对于2018年净利润下降的原因,太极集团解释称,公司对原“桐君阁”和“西南药业”脱壳重组后,现仍持有中节能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阳能)3214.63万股、奥瑞德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瑞德)318.40万股。对市值与成本价跌幅超50%的股票奥瑞德、中节能按市值与成本价差额计提减值损失2.09亿元,导致净利润减少1.77亿元。


蓝鲸注意到,自2008年以来,太极集团就不断买入卖出A股各上市公司的股票,这其中有水井坊、交通银行、浙江震元、西南证券、西南药业、桐君阁、奥瑞德、中节能、太阳能、北大医药等多家上市公司。


自太极集团炒股以来,每当净利润有不尽人意之时,其就会出让一部分股权,以获得非经营性损益,用来扭转净利润亏损的尴尬。值得一提的是,除2017年外,太极集团的扣非净利润从2010年开始便一直存在亏损。


截止2018年年末,太极集团仍持有7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票,初始投资额约3.41亿元,期末账面价值为1.96亿元。


钱没花在刀刃上


4月18日,太极集团有两笔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的理财产品到期赎回,理财金额共计2亿元,理财收益仅为50.56万元,平均实际年化收益率不到3%。


仅一天后,太极集团便再次宣布继续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购买两笔结构性理财产品,理财金额共计2亿元,平均实际年化收益率不到4%。


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情况


2018年1月,太极集团以15.36元/股的价格,定向增发1.30亿股,共募集资金19.97亿元,本次用于理财的募集资金主要来源于此。


钱要花在刀刃上。投资2亿元,一年赚不到51万元,不去纠结年化收益率是否过低,倘若太极集团将这些钱一部分申请用于补充营运资金或是投入研发,所创造出的效益也好过资金静止一年。


蓝鲸对比了和太极集团市值相当的四家上市公司最近三年在研发上的投入力度,它们分别为马应龙、龙津药业、西藏药业和亚宝药业。比较下来,太极集团的研发费用占总营收的比重较低,2018年占比最高,却也仅为1.14%。


研发费用占总营收的比重


近些年来,太极集团鲜有新药成功上市,这也不难说明其对研发的重视力度还不够。即便不愿把钱消耗在研发上,及时还些欠款,减轻负债总可以的吧?


一直以来,由于GMP、GSP认证投入了数十亿元的建设资金,使得太极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2017年甚至险些逼近至90%。2018年的募集资金中有5.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这才让其的资产负债率回到十年前的水平,但负债依旧很高。


截止2019年一季度,太极集团的短期借款高达29.67亿元,长期借款13.7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3.22亿元。


产品销售疲软,颓势明显


2018年,重大医改政策和事件频出,两票制全面实施,药品一致性评价强势推进,“4+7”带量采购落地,新版基药目录发布,中药注射剂全面退出,对中国医药行业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行业格局加速重塑,粗放型增长模式在逐渐退出,高质量增长是未来发展方向。


受两票制影响,太极集团在产品销售上,明显感觉到了压力。


“面对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公司全力提升核心竞争力,打造学术型营销团队,销售收入再创新高。”太极集团在财报中如是说。


从数据来看,太极集团的营收增速确实喜人,但也付出不少代价,2018年全年的销售费用为28.94亿元,同比增加51.68%。


对此,太极集团解释称,主要是公司销售收入增长,同时随着国家医药政策调整,公司建立有序营销体系,加强终端销售、加大了学术宣传及推广力度,导致销售费用增加。


这种销售压力,也在太极集团的营运能力上有所体现。存货与应收账款双增的同时,太极集团的存货周转率逐年下降,应收账款周转率也略微下降。两票制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太极集团对下游市场的话语权。


从产品来看,销售增长主要来源益保世灵和其他药品。2018年益保世灵实现销售14.36亿元,同比增长102%。


与此同时,单品销售过10亿元的藿香正气口服液和单品销售过3亿元的急支糖浆等,这些昔日明星产品的销量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为了弥补销量下滑带来的影响。2018年11月,太极集团对藿香正气口服液的出厂价平均上调11%,同时对藿香正气口服液的终端零售价作调整。


可见,为了稳住业绩,太极集团牺牲不小。而眼下,太极集团销售疲软,研发能力弱,债台高筑等问题逐一暴露。其能否重拾辉煌,值得时间检验……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