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共享单车迎来涨价潮 ofo按兵不动还钱中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放大 缩小

作者/袁语晗


4月15日,伴随共享单车头部行业集体掀起涨价潮,哈啰单车也开始在北京正式执行新的计费规则,而ofo这家在中国最先涨价的企业,如今却变为中国最便宜的共享单车。而曾经与ofo对簿公堂的凤凰自行车也表达出对ofo欠款问题处理的初步满意,“ofo还钱了”相关话题于4月22日跃至微博热搜榜第4名。资本退潮,共享单车涨价正在回归商业理性,重新定位业务性质,并按市场规律出牌,ofo慢速按兵不动。共享经济的浪潮还没有完全过去,失败者“尸横遍野”,谁将是最后赢家还没有答案,未来还有那些反转?我们也不得而知。


以ofo为代表的共享经济规模持续扩大,为经济转型发展和扩大就业注入了动力,但浪费了大量社会财富和宝贵资源,引起了一些社会问题,一些投资人怒骂共享经济是“骗子经济”。这在两会代表沈南鹏看来,出现问题即全盘否定共享经济存在的意义,这就像“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了”。李克强总理也表示对共享经济的管理要包容审慎,引导创业者健康成长。


《人民日报》曾发文指出,发展共享经济不能因噎废食,但也要适时制定实施具有强制力的法律法规。ofo目前的溃败不能代表共享经济的死亡,共享单车企业用调价这一手段重回商业正轨,没有涨价的ofo想要“跪着活下去”,仍然要面对盈利模式清晰化、多元化这道“考题”。


眼见他起朱楼——扩张


2014年9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提出,同年ofo 团队在北京大学开始创业,成为响应“双创”的青年创业团队。5个大学生提出“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经营理念,创立ofo共享单车项目,在北京各高校推出服务。这时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站在了共享经济风口的最顶端,而这个风口的资本参与密度和业务扩张速度,在互联网创业领域极为罕见。


身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的朱啸虎率先决定下注,他在业内是以“快”著称的投资人,也是早几年网约车大战赢家滴滴的投资方,他担任起ofo的对外发言人,高喊:“共享单车的风口到了!”


在经历了互联网上半场并购大战后,持有大量现金的投资机构,终于又等来了一个看似有高回报的风口项目。共享单车既符合低碳环保的社会理念,又能将线上线下联动,流量红利变现,更有社会力量为“双创”旗帜摇旗呐喊,听起来就有一个美好的发展前景,更是几年难得一遇的机遇,整个创投圈都被搅动了。


ofo搭上金沙江的高速火箭后,有一堆机构的决策者赶到北京追着给钱,尽管是初创阶段的大学生创新创业团队,ofo已经没有后顾无忧,一门心思“干票大的”。那是2016年10月,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上,当评委质疑他们如何在城市运营中和对手竞争时,ofo的首席执行官戴威信心十足地表示,未来ofo竞争成功的重要因素一个是产能控制,另一个则是速度更快,提前抢占市场。


日后的事实证明,ofo速度确实足够快。大赛一个月后,ofo在北京宣布,启动“城市大共享”计划,小黄车不满足于校园市场,正式杀入公共道路市场。12月份,ofo进入成都、厦门,还率先发布海外战略。2017年初,伴随着33个城市布车完成,基本完成一二线城市布局,大密度车辆投放来占领市场的速度模式开跑了。2017年的ofo一度接近200亿估值,背后代表的共享经济更是势如破竹。有数据统计,2017年共享单车投放量高达2300万辆,日订单量超过了1000万,其中ofo与摩拜瓜分了共享单车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市场份额,两大巨头势均力敌。


也是从2017年开始,ofo杠上摩拜,开始蒙眼狂奔。而在滴滴押宝ofo后,又有多位投资人纷纷加码,给ofo增加实打实的“弹药”,互联网创业领域极为罕见的烧钱、扩张、补贴出现了。


从周末免费骑,到三天免费骑,再到一周免费骑……有免费大战还有充值大战,各种优惠活动让人眼花缭乱。ofo 和摩拜两大共享单车巨头补贴战不断白热化,但从未停止,反而越战越酣。在“骑单车赚红包”这一疯狂活动中,有人利用ofo技术漏洞,一天获上万元现金红包。不过此时的ofo,只想着“抢市场”完全不顾“预算上限”,考虑着“日后一家独大再盈利”。专访中的ofo当家人戴威提出“打仗速度你不可能慢,你必须得快”的口号;创始团队会议谈“引爆、规模效应、爆炸效应、占领用户心智”……


从2016年底到2017年,ofo先后花1000万元请鹿晗当代言人,2000万元给卫星冠名,3000万元在一家媒体做广告投放,合作演唱会,主题单车,管理层还曾想过花数千万元赞助环法车队……就这样小黄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北上广的地铁站和公交站牌被包揽,ofo与共享经济仅仅提出的两年时间,ofo就用自行车跑出了火箭的速度。


截至2018年底,ofo有过近十轮融资,总额达14.5亿美元。这样的融资速度背后,承载的已经不是几个大学生单纯的梦想,尽管投资机构中有滴滴、阿里等结合自身布局、寻求发展的战略投资者,但更多的是以经济回报为目的的财务投资人,其中不乏跟风者,想要“捞一把就走”“大不了被收购”的人不在少数。那时的资本市场火爆又疯狂,哪怕共享单车死亡名单越拉越长,共享经济的入局者也毫不畏惧,“快一点,再快一点”成了共享经济类公司的口号。


眼见他宴宾客——博弈


ofo及其代表的共享单车企业跑出火箭速度,确实少不了背后资本市场的助推。可急功近利的资本市场吹起共享经济人造风口的同时,也催熟了没找到盈利模式的初创领域企业,脱离了规范健康的发展轨道。


背靠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滴滴、中信、DST、弘毅、Coatue、小米顺为等知名企业和投资机构的豪华股东阵营,伴随着投资人朱啸虎多次隔空喊话:“共享单车将在90天内结束战争,胜利者是ofo”,依靠“碾压式融资”来跑马圈地的ofo还没有把各个城市的用户规律摸清楚,就到处随意投放单车,造成了大量资源浪费。还没摸清楚国内市场,就急急忙忙进行海外扩张,很多地方落地几个月就不得不撤出。


人造风口不能永远掩盖风险,被资本过早催熟的共享经济很快暴露出问题,同质化竞争导致大量资源浪费、专利争夺战持续升级、诚信危机日益凸显……ofo由于长期着眼于用户扩张,进行补贴战无法盈利,更无法给出投资人期待回报。一位共享单车投资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业务运营不是为了盈利,是为了融资,为了拖死对方,这不是真的商业模式。”


投资方们不再对市场扩张施压,转而撮合ofo和摩拜两家公司合并,希望ofo走上合并或收购的道路。对此戴威隔空回应:“希望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而摩拜选择“卖身”美团。力推ofo与摩拜合并未果后,一直力挺ofo的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阿里和滴滴,还表示共享经济是假风口,太烧钱。虽然对于他本人而言,从1000万美金的投资到估值30亿美金的套现,做的是一场稳赚不赔的生意。


在与滴滴的收购博弈中,ofo发公告表示“坚持保持长期独立发展”。戴威也提出:“公司的5位联合创始人均在9人董事会中拥有自己的席位。”最终,ofo将滴滴拒之门外,滴滴则重金打造本公司共享单车运营团队,托管了濒临倒闭的小蓝单车,并投放了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


两场收购大战中ofo的博弈与选择,至今也没有明确的解释。一位ofo高层提到,“实际上ofo内部从来没有否认过并购这个选项”,失败原因在于资本“压价太狠”,想要“绝对控制权”吃掉ofo,让联合创始人“全部滚蛋”;而投资方的说辞则与之不同,他们认为并购失败的原因在于首席执行官戴威的个人问题,“敏感、孩子气、自私、将自己利益凌驾在投资人之上、来自北大学生会主席的骄傲和富二代优越条件的那股劲儿”。


外有竞争对手围追堵截,内有昔日盟友利益纠缠,ofo陷入到紧张的资金链战争中,债务累累的ofo既无法向投资人负责又得罪用户,戴威的目标从“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变成了“跪着活下去”。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爆文《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主角胡玮炜,摩拜卖给美团8个月后,胡玮炜宣布离职,进入费用高达68万元的高山大学学习,并表示未来还有创业的打算。


2018年3月,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拿到了一笔救命钱。


但这之后,没人愿意继续投钱了,从众多投资人跑步跟投到资本纷纷套现离场,共享经济的泡沫被戳破。ofo好像变成了这个人造风口的牺牲品,变成了融资的工具,偏离了正常的商业逻辑,错失了扎扎实实运营的时机,再想修炼内功去研究市场精细化运营,却是为时已晚、四面楚歌。竞争对手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摩拜被收购后就曾感叹,“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眼见他楼塌了——溃败


ofo早期还未走出校园时,还算是名副其实的共享经济。北大研究生戴威自掏腰包采购 200 辆小黄车投放在北大校园,并在校园推出共享计划,向学生回收单车作为共享单车。这样用户共享了一辆车,就能获得所有小黄车的使用权。他们计划在北大内推出 10000 辆共享单车,并面向北大师生招募 2000 位共享车主。


做共享经济的初衷是利用好社会闲置闲散资源,避免过度浪费,实现资源共享及环境可持续性发展。这种新型经济业态和商业模式受到了各界的关注,如雨后春笋般高速发展。但是经过残酷的资本大战,共享经济变成了租赁经济,闲置闲散资源变成了剩余过量资源,反而加剧了资源浪费,引起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ofo也由创新成功的创业风向标变为警示企业发展的反面教材。


2016年,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上,没讲赢利模式,没秀项目成果,也没述发展前景。ofo共享单车创始人戴威用创业路上两个小故事打动评委和观众,最终在激烈的比赛中拿下了季军。


而如今,共享单车行业哀鸿遍野,玩家接连出局。摩拜被美团收购;哈啰单车异军突起,ofo遭遇前所有资金链危机,一度传言即将破产。


2017年初的ofo年会,戴威亲自为10名优秀员工颁发了证书,还分别“犒劳”他们牧马人汽车、期权和额外4个月的工资奖励。这场年会有3000余人,几乎每个人都拿到了奖励,笔记本电脑是常见的奖励礼物。


而如今ofo多次被曝大规模裁员,涉及ofo的全部业务线。海外市场也被强制撤离,整个海外部门解散。


2017年五四青年节来临之际,ofo小黄车收到了来自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的回信点赞。信中称,ofo创始人团队身上体现出“思想的力量、实践的力量、创新的力量和服务的力量”。


而如今,ofo创业试错成本实在太高,动用押金触及底线,导致了退押金失败更是让用户骂声一片。ofo及ofo创始人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小黄车经历了最鼎盛的共享时期,但是短短几年时间,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种负面消息接踵而至。企业公示、媒体报道,加上知情人士、坊间流传的ofo涉及派系斗争、巨头博弈、上层腐败各种问题,复杂程度堪比商战小说。


ofo乘风而起,又从风口跌落,只用了两三年。潮水退去,剩下的只有城市街头以共享之名制造的无数垃圾。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共享经济100问》中提到共享经济平台企业的创立、倒闭都是正常现象,这正是市场配置资源、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发挥作用的生动体现,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不必大惊小怪,不必为之过度担忧,更无关共享经济本身的合理性。李克强总理也表示,共享经济在工业、农业、养老问题、医疗问题许多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当然,任何新业态新模式或平台经济样板,都应该在法律法规、公序良俗的边界之内,今年一季度凤凰自行车合计收到ofo方面各类款项3574.62万元。与此同时据有关媒体报道,从2019年1月到3月,有网友的ofo押金排号前进了72万。为勇于承担责任的ofo点赞的同时,更应注重保护剩余一千多万焦急等待用户的权利。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