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金立进入死亡倒计时 董事长却忙着转移资产

原作者: 梁红玉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4月2日下午,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金立”)破产清算一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了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让债权人们对金立的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方案、选举债权人委员会等三个议案进行表决,按照现场投票结果看。目前前面两项议案已经通过。这意味着,金立将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


不过,虽然投票通过了议案,但这个债权人会议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成功。以供应商为主的中小债权人,直指这些议案疏漏了金立集团及其董事长刘立荣转移资产的行为。


欠债174亿


2018年11月20日,金立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


2018年12月10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随后,法院指定了两家公司作为金立破产清算的管理人,2019年3月,金立破产清算案初审曝光。


要注意一个细节,原来金立申请的“破产重整”并不完全等同于破产清算,也就是金立依旧希望能重整。但在当年12月,华兴银行对其进行的是“破产清算”。虽一词之差,却内含乾坤。


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期间,法院指定的金立管理人对金立的债权人进行整理。根据金立管理人提交的资产报告显示,截止至2019年3月21日,共通知了55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共372家进行了申报。经管理人审查,已初步认定并编入《债权表》债权324家,认定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包含外币债权)。


也就是说,还有186家(三分之一)金立的债权人还没有申报债权,其最终的债权总额远远不止173.59亿元。根据去年11月28日金立的第一次经营债权人会议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金立的总负债为202.53亿元。


无论是174亿还是更大的数额,进入破产清偿的金立似乎无力偿还这笔巨债。从调查数据来看,金立资不抵债。


资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账面总额和清查后的资产总额共计只有123.77亿元,但目前债权人还没有全部申报,债权总额已经达到173.6亿元。


往关联公司转移资产


在4月2日的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上,共有347名债权人参加了会议。会议上,管理人公布了金立财产管理方案和变价方案,以及设立债权人委员会的议案。三项议案最后的表决结果如下:


财产管理议案是确定如何对金立公司的资产进行管理,该方案得到了192票同意票,占比为63.37%,方案被通过;


财产变价议案是金立管理人如何裁定金立公司资产的价值的,该议案财产变价方案得到了195票同意票,占比为64.36%,议案得以通过;


设立债权人委员会是为了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利益,初步构想拟由6名债权人代表和一名金立员工代表或工会代表组成。该议案得到了180票同意票,占比为59.41%,但由于这部分债权人的债券总金额只有50多亿,占总负债额的比重不超过50%,因此不被通过。


表面上看,三项议案,有两项都得以通过。


其实,根据债权人的接受采访信息得知,这三个议案只是得到了大部分大额债权人的肯定,这些大额债权人,主要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因为所持有的债权额度高,占总负债额比重大,所以让议案最终呈现“通过”的结果。


但目前的财富管理议案和财富变价议案,并不能代表数量较多、占总负债额比重较小的供应商为代表的中小债权人的意向。


供应商为代表的中小债权人对这两份议案还疑惑重重,他们心中的疑惑在4月2日的债权人全体会议上,并没有得到解答和解决。


供应商为主的中小债权人们对议案的核心争议在于:


其一,查清楚金立243.59亿元资金的具体去向。截至2016年12月31日,金立的净资产为68.12亿元;但在2018年11月的债权人会议上,对外披露的资产数据净负债175.47亿元;从净资产和净负债两项数据相加,共计243.59亿元,债权人很想知道,这笔资金在短短两年里面到底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其二,要求金立位于东莞金立工业园其中估值近10亿元的设备资产列入到金立资产清算或重组的清单中。


其三,要求清查刘立荣及财务负责人何大兵的个人与公司帐务往来。


其四,追讨2017年以前数额巨大的金立渠道商应收账款。


其五,金立集团的关联公司存在资产转移的问题:金立集团名下的深圳市金立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立创投”)在金立的资金流危机爆发前,突然进行了工商变更,与金立集团进行了剥离;刘立荣与金立集团其他股东、高管开设的公司东莞市金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众电子)是金立集团的重要供应商,2018年底,该公司进行了8000万元的分红。他们要求管理人对金立集团名下的资产重新梳理,追复相关款项。


由于确定了财富管理和财富变价议案后,金立就将进入破产程序,等那时候,一切都尘埃落定,无法逆转。相比金融机构类的大额债权人,中小供应商们风险承受能力比更差,更加亏不起,但是他们不属于大额债权人,没有更多的话语权。供应商为主的中小债权人很着急,急得他们曾经联合起来维权。


异常操作


在众多疑团中,债权人们对于金立是否存在转移资产的问题是最关注的。


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金立创投的工商变更登记信息多达26条,而且都集中在2016年下半年到2018年初,其实主要集中于金立集团爆发资金危机后的十几天。


2017年12月29日,金立集团对金立创投的的出资比例为75.34%,刘立荣个人出资6.68%;而在短短的十几天后,2018年1月9日,金立创投改名,同时变更投资人变更明细中,金立集团和刘立荣显示“退出状态”,同时退出的,还有财务负责人何大兵。


666.jpg

变更前


777.jpg

变更后


经过密集的工商变更后,金立创投已经更名为深圳市新基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股权极其分散。从表面上看,这时的金立创投和金立集团无论从股权结构、公司名称、争议人物等各方面都已经毫无干系,至少在法律上已经切割开了。


金立集团和刘立荣从金立创投退出也显得诡异。要知道,金立创投曾有“小钢炮”美誉,从2008年到2018年,金立创投共投资跟进过10个项目,其中两家在A股上市,一家登陆新三板,还有一家的股权通过同行转售退出。“十投四中”的成功率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里实属不易。


当时正缺钱的刘立荣和金立集团为什么就舍得金立创投这块肥肉?这让供应商们感到疑惑——十几天内切割了一家表现良好的子公司,这顿操作太不符合常理。


如果按金立现在这样的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进入破产程序,最终这些以供应商为主的中小债权人最终必定是亏损的。


部分债权人寄望金立能够重组,以避免金立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因为清算的清偿率往往低于重组。金立也在寻求重组机会。目前金立已经组建重整事务部,将推动下属子公司合并进入破产程序、破产清算转重整等事项。


这个曾经的国产手机第一品牌,真的还有等到它的“白衣骑士”,有重生的可能吗?


毕竟现在的手机市场竞争如此激烈,连罗永浩都离开锤子了。国内手机市场已经形成“四足鼎立”的格局,没钱没品牌还几乎“身败名裂”的金立,怕是很难站起来“立天下”。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