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俏江南沉浮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俏江南沉浮

——董事长张兰这辈子


本报记者/贾紫璇


3月12日晚,有香港媒体报道称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因本人缺席聆讯、藐视法庭,被法官下令拘捕,并判监禁12个月。


这条消息,令3月13日早上正在浇花的张兰惊愕万分。于是在这个清晨张兰度过了与我们完全不同173分钟。


在大众心中,对于张兰这样一个曾经上过女性榜的人来说,对待此类事件应该云淡风轻,但人们在蒙冤时并不一定都会表现得非常淡定和理智,即便是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女人,也可能会坐不住。


于是发了一条朋友圈以后,张兰基本上隔一会儿便会在下面评论一番,或淡然,或激动。当然,最终张兰还是选择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很快律师声明便传开了。


那么,是怎样的经历让张兰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张兰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


成功是在“苦”里熬出来的


和很多早期创业者一样,张兰也并非豪门出身,是凭借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吃苦耐劳精神开始打拼的。而且张兰早期吃的苦,也许也不是一般的企业家所能想象的。


她曾经也有一份安稳的工作,但那种不安于现状的精神在她身体里蠢蠢欲动,于是,她选择走出舒适区,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这可能也是她与第一任丈夫离异的潜在因素。


张兰迈向理想道路的第一步就是去加拿大打工,目的只有一个:赚到2万美元回国创业。“当时我赚钱心切、不择手段,目标特别明确,就是打工赚够2万美元就回家。”张兰坚定地说。


张兰曾经是湖北省篮球队队员,因此练就了一身的好体力。她觉得打一份工赚得太少,于是她同时做好多份工作,最多时候打过六份工。在餐厅洗盘、擦桌子、扛猪肉,在美发店帮人洗头……一切能做的,她基本都做了。


为了换取免费的地下室住宿,她每天早上6点准时给房东熬好麦片,帮患病的房东太太擦洗。


“在餐馆打工,每天进店就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你,又得洗又得配又得切,一天能切六筐土豆丝,至今手上还有一个缝了十几针的伤痕。每天早上大冷冻车来了,一人搬18扇大牛排,一扇有几十斤。和我一起打工的都是印度裔的男人,但人家一片儿都不会帮你搬。有一天老板说耗子夹子找不到了,我用了40分钟才从灶台底下扒拉出来。结工资的时候少给了我5美元。。我那个时候真的是视金钱如生命,去找老板,说他算错了。老板说:‘没错,你那天花了1个小时找耗子夹子。’小学课本里的资本家,我终于知道了!”张兰感慨道。


虽然张兰的体质非常好,但劳动强度太大。她每天晚上回到地下室,只能是自己双手把僵硬的腿抬到床上。


“随身带着儿子6岁的照片都是扣着放在床头柜上,思念儿子了翻过来看一眼又快速地扣上。”张兰回忆说。


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一个女人扛起一扇扇的猪肉?大概就是晚上对儿子照片的一瞥所给予的力量,因为她要赶快成功,回去见儿子。


如此搏命,让她在2年时间里果然攒到了2万美元,这也实其日后成就25亿身价的“第一桶金”。不过这份辛苦不仅为90%的女子所咂舌,恐怕连寻常男子也难以复制。


激情燃烧的岁月


伍尔芙姐妹当年在伦敦有个著名的布鲁斯伯里文化圈,京城的商界闺蜜们,也有她们的“姑奶奶俱乐部”。按照李亦非的说法,如果真有个《欲望都市》商业版,她自居闲话专栏作家凯莉,潘石屹夫人张欣更像工作狂米兰达,而张兰就是那个热情开放的公关经理萨曼莎。


张兰对于餐饮行业的热情,以及很多创业之路上果断的选择其实都源于她的丰富经历。


选择餐饮行业更像是冥冥中注定好了的,张兰说,从小家里对吃的方面就有很高的要求。张兰小的时候,中国还处在比较贫穷的年代,在吃的方面,很多家庭只顾温饱,很少考虑更多细节。而张兰家却不一样,即使只有几样咸菜,也要摆上几个餐碟,并将咸菜切出不同的叶,并摆上采来的花。


考究的用餐文化从小就在张兰的心底里种下了很深的根。


后来在加拿大餐饮店打工的经历,也让张兰对餐饮业有了更多的了解,因此她便打定主意做餐饮行业。


张兰生长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一生下来,在清华大学是我父亲就被打成右派。


因此儿时的张兰便随着父母在湖北农村插队。放牛、捡煤核、与狼共舞都是经常的事情。“我在这个田埂上走,狼在那个田埂上陪着我一起走。手里拿着鞭炮和手电,山里的狼没见过手电,所以不敢靠近。有时候没狼了还觉得寂寞。”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时候的特殊经历也让张兰变成了一个“杀伐果断”的女人,做任何决定都非常果决。


张兰回国以后成立了阿兰酒楼,装修风格也是张兰一手设计的。张兰一个人跑到四川郫县,带了一帮当地的竹工上山砍竹子,用火车把13米长碗口粗的竹子运到了北京。


随后,“阿兰酒家”就变成了南方的竹楼。她亲手在竹墙上画画做装饰,菜品与装修巧妙地结合,让她的酒店很快有了知名度。


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做到如此已经可以了,但是对于张兰还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便有了1995年开张的鱼刺海鲜大酒楼,酒楼名气做得越来越大,张兰为了秉承开餐馆的“江湖”气息,笑称当时为客人敬酒,自己的酒量是二斤不醉。


可谁料到,在酒楼日营业额达到50多万元的时候,张兰竟然做出了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举动,1997年底,将酒楼以6000多万的价格卖出,这也奠定了俏江南早期的资本积累。


张兰说:“当一个老板去问这个事情行不行,拿方案到股东会上商量的时候,就已经不自信了。我的自信是建立在对餐饮业精深地了解上的,而不是盲目自信。”


后来,张兰为自己织了一个更大的 “国际梦”,她要做一个中国自己的餐饮品牌,并走向全世界。


虽然俏江南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的确让张兰实现了中国餐饮品牌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愿望。


融资悲剧


其实做俏江南,张兰原本并没有想过与资本有什么瓜葛。


俏江南作为知名餐饮企业,稳定的单店业绩可提供稳定的现金流,没有更多资金需求。张兰曾在某行业论坛上与几名投资人辩论:“我有钱,干嘛要基金投资?我不用钱,为什么要上市啊?”口气强硬。另一方面,中式餐饮企业难以标准化,从业人员整体文化水平不高,现金流充足但挣的都是辛苦钱,难入资本“法眼”。


一切在2008年发生了变化。这一年,很多金融机构和实业纷纷倒下,而餐饮业成了抗风险能力较强的行业之一,成为许多PE逆市投资的最重要选择。全聚德与小肥羊先后成功上市,给中国内地餐饮业注入一剂兴奋剂。


金融危机中带来另一个影响,是房价与租金都大幅下降。张兰重新与业主谈房租,使俏江南的租金降幅达到30%左右;农业、食品加工、调味品等实业因订单锐减,纷纷想办法刺激消费,因此俏江南的采购成本也下降了15%-20%。经营成本降低后,俏江南现金流一度高达1.5亿元。再加上俏江南中标奥运竞赛场馆餐饮供应服务商,又极大提升了它的品牌知名度。


张兰也一改往昔“不差钱”“不上市”的态度,开始与风投接触。


一方面,俏江南开始实施多品牌战略,资金消耗量巨大;另一方面,随着企业规模扩大,张兰的管理遭遇了瓶颈。


2008年,张兰引入了国内知名投资方鼎晖投资。鼎晖以2亿元的价格换取了俏江南10%股权,并与张兰签署了对赌协议,如果俏江南不能在2012年实现上市,张兰则需要花高价从鼎晖投资手中回购股份。


2011年,俏江南被证监会拒之门外以后,紧接着在2012年又转战谋划香港上市,为筹集资金,当年5月,俏江南将集团旗下的兰会所出售。但此后香港上市便再无消息,前途一片迷茫。


接下来的几年,大概也是张兰最迷茫灰暗的几年,与资本的斗争让她心力交瘁。张兰最终净身出户,以法庭诉讼和资产查封告终。


在很多创始人和创业公司失败的案例中,都是由于对未来过高的估值以及对于对赌协议的侥幸心理和对资本力量的低估造成的,曾经吃过苦也激情燃烧过的张兰也不例外。


于是,便有了如今的张兰,和她色彩斑“兰”的一生。


今天的媒体不实报道虽中伤了她,但是却打不倒她一身的巾帼精神。


与资本的博弈,对于每一个创业者来说都是难以取胜的一场战役。在资本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