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高溢价收购埋雷 翰宇药业预亏3亿

原作者: 章遇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从盈利3亿元到亏损3亿元,因商誉减值爆雷,翰宇药业的业绩骤然“变脸”。


1月31日,翰宇药业披露2018年业绩预告称,预计公司去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64亿―3.3亿元。而一个月后的2月27日,翰宇药业进一步披露业绩快报显示,预计去年营业总收入12.78亿元,同比微增2.52%;利润端却由盈转亏,预计亏损额达3.14亿元,同比大降195%。


对于两次公告的巨大业绩预计差异,翰宇药业称,主要原因是完成对子公司甘肃成纪药业(以下简称“成纪药业”)商誉的减值测试后,初步估算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22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成纪药业收购进来这几年,贡献的净利润占据翰宇药业合并报表净利润的半壁江山。去年其业绩大幅滑坡,加上计提大额商誉减值,无疑对翰宇药业造成沉重一击。失去成纪药业的“支撑”之后,如何扭转业绩颓势,成为翰宇药业当下及未来的挑战。


就此次商誉减值以及公司的经营相关情况,时代周报记者向翰宇药业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重要子公司业绩腰斩


前后两次公告之间的巨大业绩落差,引起了监管层关注。深交所发函,要求翰宇药业对成纪药业2018年末商誉减值估算在一个月内发生重大变化的原因,减值计提是否符合规定,以及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的情形。


翰宇药业是深圳一家专门从事多肽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药企,2011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纪药业正是其上市之后开展的首单外延并购。资料显示,成纪药业的主营业务为医疗器械和化学药品,其以“自动注射技术”为核心,研发了卡式注射笔、卡式注射架及溶药器“二合一”等产品。


2015年1月,翰宇药业通过发行股份以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以13.2亿元的对价买下了成纪药业的100%股权。当时,成纪药业可辨认净资产约3.82亿元,翰宇药业因此确认了9.38亿元商誉。


目前,成纪药业的收入来源中,器械类产品和药品组合包装产品收入占比99%,固体类药品收入占比仅不到1%。翰宇药业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称,经初步测算,2018年成纪药业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1.4%―43.91%,净利润8403万―1.03亿元,同比下降49.85%―58.97%。


翰宇药业解释称,在药品“零加成”等医改政策推进下,医药市场整体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成纪药业受此影响明显。2018年成纪药业的器械类产品及药品组合包装产品销量均出现大幅下滑,毛利空间也受到挤压,整体销售毛利率下降3%―5.5%。据此,翰宇药业拟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5.22亿元。


一位接近翰宇药业的券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初翰宇药业收购成纪药业,主要是看中对方在给药技术上的优势。多肽类药物对注射给药途径依赖程度较高,他们的产品基本都是注射剂型,有一些协同。”


翰宇药业方面亦曾指,收购成纪药业符合其“药械合一”的战略定位,有利于拓宽其服务和产品领域。双方对成纪药业的发展似乎抱有较高期待。据收购时的公告,成纪药业承诺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约1.49亿元、1.93亿元和2.41亿元。


数据显示,2015―2017年,成纪药业实际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约1.14亿元、1.69亿元、2.04亿元,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不过,年均复合增速逾20%,仍体现了一定成长性。而值得玩味的是,三年的业绩承诺期刚过,2018年成纪药业的业绩就惨遭腰斩。


“类似情况在A股并不少,说明并购标的质地含有水分。”前述券商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2016―2017年,翰宇药业分别对收购成纪药业形成的商誉计提了3984万元、2623万元的减值准备。加上此次计提的减值,收购成纪药业形成的商誉尚余3.51亿元。


尽管业绩低于预期,但成纪药业却担当着翰宇药业的业绩支柱。财报显示,2015―2017年,翰宇药业分别实现净利润3.05亿元、2.92亿元、3.3亿元。成纪药业贡献的净利润占比超过50%,翰宇药业原有自身业务却处于下滑态势。


对于成纪药业的未来发展,翰宇药业方面表示,将充分利用成纪药业的地理位置、成本优势,经过一段时间完成对车间生产线的升级改造,提高产能,成为公司在国内仿制药市场竞争的成本中心,同时通过委托加工等外部合作保证未来收入的稳定。


应收账款畸高


另一值得关注的是,翰宇药业的应收账款畸高,其账面价值甚至超过了营业收入的规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上市之初,翰宇药业账面上的应收账款一直保持在1亿多元的规模,占营业收入比重不到50%。蹊跷的是,其应收账款在2015年突然出现暴增,当年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价值激增至6.18亿元,较期初大幅增加232%。


自此之后,翰宇药业的应收账款金额一直居高不下,在2017年末攀升到了10.84亿元,占2017年营业收入的比重接近九成。


翰宇药业财务总监魏红曾在网上业绩说明会上解释称:“公司的应收账款与业务发展是相匹配的,公司给予长期合作良好的客户给予一定的信用政策。同时公司对于应收账款的回款有严格管控程序,大部分账款都能在次年收回,风险可控。”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翰宇药业应收账款账面价值高达11.03亿元,而其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仅9.05亿元。


“应该账款过快增长一般是企业放宽销售政策所致,这跟企业面临的竞争环境有关系,有些企业会通过放宽信用政策的方式拉高销售收入。”上海一家大型公募医药分析师李青(化名)指出,应收账款过高不仅有坏账风险,还会影响企业的现金流,“东西卖出去没收回钱,反而加速企业现金流出”。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前三季度,在账面仍有10余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下,翰宇药业新增2.1亿元短期借款和5.7亿元长期借款。2018年11月,翰宇药业又完成第一期公司债发行,募集资金5亿元,拟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12月,翰宇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曾少贵通过大宗交易,以约10.4元/股的价格向中国华融转让了2%股权,获得纾困驰援。截至12月末,曾少贵持有翰宇药业23.54%股份,股权质押比例仍高达84.04%。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华融此前曾以3亿元通过定增入股翰宇药业,持有1.39%的有限售条件股份。这部分限售股权将于今年10月份解禁,而目前翰宇药业的股价仅11.2元/股,与当初23.3元/股的定增发行价相比,已缩水大半。


此外,翰宇药业近期还宣布终止了此前实施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这项股权激励计划启动于2017年,原计划向64名核心业务骨干授予限制性股票,实际参与者56人。


当时,该项激励计划制定的四批解锁条件分别为:2017年营收不低于12亿元;2018年营收不低于15亿元;2019年营收不低于19亿元,且2018、2019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3.5亿元;2020年营收不低于24亿元,且2018―2020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4.5亿元。


3年实现翻倍的增长目标,这项激进而严苛的激励计划曾引来不少市场人士的质疑。事实上,2018年翰宇药业的经营业绩不升反降,股权激励计划的流产已无可避免。


翰宇药业日前公告称,鉴于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及公司股价波动的影响,继续推进和实施原激励计划已无法达到激励效果。经审慎考虑,公司董事会拟终止实施第一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回购注销52名激励对象已授予但尚未解锁的限制性股票1081.5万股。回购注销资金总额为9452.31万元。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