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王佶:做A股游戏领域的盈利王

原作者: 孙汝亮 |原发: 时代周报

放大 缩小

耗时五年,从美股私有化退市的盛大游戏,在历经创始人陈天桥退出及一波三折的股权纠纷后,终将重返A股。


2月20日晚间,浙江世纪华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世纪华通,002602.SZ)发布公告称,经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2019年第4次会议审核,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获证监会有条件通过。


这预示着世纪华通298亿元重组盛跃网络(盛大游戏的运营实体)案成功过会,盛大游戏重回A股已然正式进入倒计时。


总部位于上海的盛大游戏,是曾经的中国首富陈天桥在2001年创办的老牌游戏企业,其200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10.4亿美元,造就了当年美国规模最大的IPO案。而重回A股后的盛大游戏,也将全面超越三七互娱和完美世界,位列A股游戏股市值第一,成为腾讯、网易之后的国内第三大游戏公司。


“目前并购重组的估值有300亿元左右,注入世纪华通后,上市企业的市值预计会达到800亿元体量,营收规模以及盈利规模甚至会高于三七互娱与完美世界的各项数字的总和。”


世纪华通CEO、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介绍,盛大游戏2018年1-11月未经审计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9.61亿元,这一数字比目前A股游戏企业净利润最高的完美世界还要多出2亿多元。由此估算,盛大游戏重组后将是中国A股游戏企业里名副其实的“盈利王”。


五年回A之旅


“从最初启动并购到最后过会成功,过去的时间里,世纪华通和盛大游戏经历了太多惊心动魄的时刻。”回首过往,王佶颇为感慨。


2014年1月便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的盛大游戏,重回A股所花费时间比他们想象的要久一些,比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等多花了两到三年时间。


这背后,是一段漫长时间里的资本纠葛。2015年从美股退市后,盛大游戏面临的是内外多股力量角力的股权变局,局内人既包括彼时的两大A股借壳标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也有原母公司盛大网络、盛大游戏管理团队、银泰资本等。


直到2017年中银绒业宣布退出,这场股权纠纷才彻底以世纪华通100%控股盛大游戏而告一段落。


但这段复杂往事,也让外界看到了世纪华通对于盛大游戏的执着。


2017年8月,盛大集团CEO、盛大游戏创始人陈天桥曾公开力挺世纪华通说:“我不得不承认,(世纪华通)可能是这个世界上仅次于陈天桥的,最爱盛大游戏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股东,你说他是死缠烂打,或是紧追不舍,全力以赴花三年的时间,冒无数的风险,让它成为自己的企业。”


2018年6月11日,世纪华通发布正式公告,拟收购盛跃网络100%股权。历时8个月之久的A股游戏股最大收购案,由此启幕。


根据最新的重组方案,世纪华通拟向腾讯、深圳华侨城等 29 名交易方,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其合计持有的盛跃网络100%股权。标的资产盛大游戏作价298.02亿元。


值得一提是,腾讯在2018年2月以30亿元战略入股盛大游戏,占股11.83%。彼时盛大游戏估值为253亿元—这意味着,从腾讯入股到世纪华通宣布重组案,短短几个月时间里,盛大游戏的估值上升了约20%。同样,在这轮重组正式完成后,腾讯仍将通过世纪华通间接持股盛大游戏。


“能够重新登陆资本市场,对于盛大游戏而言,已然是最好的结果,”王佶称,重回A股,这对于盛大游戏的未来意义重大,“全新发展的空间被打开,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盛大游戏都将更有战斗力。”


一方面,有着腾讯这样的强力“外援”,盛大游戏将不再单兵作战;另一方面,重回A股市场,盛大游戏将与世纪华通旗下的游戏系统更加深度的融合,并肩作战的队友还将包含点点互动、天游、七酷等。


王佶认为,在共同经历了资本市场的磨砺后,世纪华通和盛大游戏管理团队已经比较融洽,组织架构也能保持稳定,“今年年会上,公司CEO唐彦文就在全体员工面前提到了中台架构设想。要提升业务效率,这个强有力的中台,也是大家共同讨论的结果,目的就是要提升业务效率”。


海内外收入打平


在王佶眼里,盛大游戏是一个“全能型种子选手”。这家有20年底蕴的老牌游戏企业,端游与手游并重。他们不仅拥有过硬的研发技术、顶尖的研发团队,还在MMO品类上有极大的技术优势,培养出了大量的经典游戏IP,在运营方面还有典型的长周期优势。


国金证券在研报分析中亦提到,世纪华通取得盛大游戏的控制权,也将消除与盛大游戏同业竞争的情形,并充分发挥协同效应。


有行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盛大游戏的生态链,将通过重组得到进一步完善。


眼下,国内对于游戏版号的监管依然继续,版号审批过程中屡生波澜,但王佶对此显得十分乐观。


“2019年的版号发放数量肯定要少于以往。监管层要推动游戏产业的精品化升级,就必须对版号总量进行控制,”但王佶相信中国游戏产业和盛大游戏都有美好未来,“只要产品品质过硬,就能获得市场认可,企业盈利能力也能得到保障。随着日后版号审批恢复常态化,中国游戏市场活力也将会被充分激发。”


当然,为了弥补版号带来的损失,国内游戏企业如何“走出去”在此刻变得愈发重要。


2019年2月21日,国内第二大游戏企业网易的CEO丁磊在2018年Q4及全年财报电话会议上称,“网易是两条腿走路,目前网易有数十款游戏在国内申请版号,并且已经在海外发行测试。如果在国内不具备版号条件,也不影响海外的发行测试”。


“盛大游戏目前唯一的短板,就是海外地区的收入占比并不高,但在注入世纪华通后,这一情况将得到解决。”王佶称,未来,盛大游戏将和世纪华通旗下的国内第一出海发行商点点互动业务深度整合,来扩大发行版图。同时,他们也会去深挖盛大游戏擅长的MMO品类的海外潜力。


王佶认为,要推动中国游戏企业走出国门、布局海外,就得紧抓游戏产品的全球化题材、本地化运营能力和全球化的发行渠道这三点。


他表示,盛大游戏出海的目标之一,就是让海外地区收入能够与国内地区收入打平。


“过去挤压的是泡沫,而不是用户的需求。盛大游戏最大的机会就是把握住出海的机会点,同时还要加快向手游的转型,用精品化去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王佶还表示,“2019年,A股游戏板块应该也会迎来一轮的回调。去年挤掉了很多的泡沫,真正有投资价值的企业才能浮出水面,这对投资者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