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空降兵"吴向东能否助华夏幸福脱困?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自2018年10月吴向东"离职华润置地"的消息传出后,四个月间,关于吴向东的去向被传得沸沸扬扬。2019年2月19日,华夏幸福正式"官宣",吴向东任华夏幸福首席执行官(CEO)暨总裁。


任命"靴子"落地后,这位原华润置地的掌门人吴向东为何空降至华夏幸福?成为业内热议的焦点。吴向东作为华润置地的"代表"人物,在过去任职的25年中,曾收到过多家企业抛来的橄榄枝,但其一直不为所动,而今又为何进到华夏幸福趟"浑水"?


值得玩味的是,吴向东作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平安系的代表人物,在任命中竟也得到了华夏幸福实控人王文学的首肯,这种局面多少显得有些"违和"。那么,吴向东究竟是平安系的"先锋军"还是王文学的"得力干将"?平安系与王文学之间的这场"较量",会对本就"风雨飘摇"的华夏幸福带来怎样的影响?


众所周知,华夏幸福与"稳中前行"的央企华润置地不同,无论是业务布局,还是战略规划,这家公司都迫切需要一场重大的变革,"空降兵"吴向东又能否助力华夏幸福摆脱困境?


吴向东空降华夏幸福,老臣孟惊退位


2019年2月20日的深圳,阳光明媚,吴向东端坐在华夏幸福深圳总部的办公室,开启职业生涯的新征程。在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改革之前,吴向东空降华夏幸福,究竟是王文学请来的得力干将?还是平安入主后继续进击的新一步动作?


吴向东离职消息自2018年10月16日便开始发酵,彼时有媒体爆料称,华夏幸福新股东中国平安,有意邀吴向东前往华夏幸福担任总裁一职,一同履新的还有CFO俞健及其他人员。


但与此前传闻有所不同的是,华夏幸福在任命公告中强调,吴向东在华夏幸福的董事席位是由第一大股东华夏控股提名,而非如外界猜测的受第二大股东中国平安委托进入。


2018年7月10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夏控股与平安资产管理签订了137.7亿元的股权协议,股权转让完成之后,平安旗下的平安资管成为华夏幸福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平安集团与华夏幸福签署了对赌协议,华夏幸福股东承诺除了三年的净利润回报外,平安还享有董事会拥有两个席位等多种权利。鉴于吴向东与中国平安保险董事长马明哲私交甚密,正因此,吴向东的"出山",曾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平安对华夏幸福的战略入股。


图片说明:华夏幸福任命吴向东为总裁公告截图


但按照华夏幸福公告所述,吴向东的加入似乎也颇受王文学的拥护。不过,从华夏幸福内部的职位和业务体系来看,王文学对吴向东的信任度或较为有限。


当镁光灯聚焦在华夏幸福新任总裁吴向东身上的同时,蓝鲸房产了解到,此前担任华夏幸福总裁一职的孟惊虽退居次席,担任联席总裁,但其却守住了王文学最为看重的产业新城与孔雀城两大业务。


据了解,孟惊在华夏幸福内任职将近20年之久,担任华夏幸福的总裁将近5年时间。而孟惊也是王文学创业班底的核心人物,从华夏幸福创业之初就跟着一路打拼。随着孟惊的让位,也意味着华夏幸福王文学的一部分话语权被夺取。


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业务重叠,吴向东身上背着更多新业务拓展的使命。蓝鲸房产了解到,未来,由吴向东负责的华夏幸福南方总部,主要是拓展新的创新业务,前期围绕长租公寓、康养服务、汽车服务等产业集群和智慧城市等发展方向。而华夏幸福原有的产业新城和房地产业务与南方总部业务没有交集。


异地扩张受阻,吴向东能否助力华夏幸福摆脱困境?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吴向东到来之前,华夏幸福内部的人事变局早已悄然上演。2019年元旦期间,华夏幸福被爆出裁撤相关业务部门,彼时,华夏幸福一度陷入裁员舆论中。据媒体报道称,这场人事调整实际由吴向东主导。


对此,华夏幸福相关人士对蓝鲸房产表示,该说法并不属实,当时吴向东还在华润任职,不可能主导此事。据他介绍说,华夏幸福此次业务调整涉及公司总人数2%,属于正常企业的内部结构优化。


在变幻莫测的人事变局之外,可以预见的是,有着华润置地25年光鲜履历的吴向东,将会在一定程度改变华夏幸福这艘大船的新航道。


一直以来,产业新城是华夏幸福的核心业务。即使在平安入股后的2018年年底,王文学依旧公开强调说,产业新城是华夏幸福的核心业务,绝对不能动摇。


在吴向东上任之际,华夏幸福表示,凭借现有的产业新城规划建设、产业发展和招商引资能力,加上吴向东所擅长的深耕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打造"住宅开发+持有物业+增值服务"的打法,能够为华夏幸福业务打开一扇估值提升的想象之门,提上一个新台阶。


而此时的华夏幸福也亟待一场变革。过去一年中,受环京楼市影响,被称为"京津冀大户"的华夏幸福业绩遭受重创。克尔瑞2018年房企销售排行榜显示,华夏幸福的销售流量金额1680亿元,从2017年的行业第9名跌落到第14位。


业务重创下,华夏幸福想要打破环京依赖,通过"南下"战略将"固安产业新城模式"进行全国复制。据了解,曾占据华夏幸福销售额八成的环京楼市业务占比正在下降。据华夏幸福2018年经营简报显示,2018年全年,其在京津冀区域的销售面积为728万平方米,在总销售面积1502万平方米中,占据五成左右。


然而,华夏幸福虽然是以"固安产业新城模式"起家,但走出京津冀的华夏幸福,却在南方扩张之时遭遇水土不服。此前,有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对媒体表示:华夏以前在环京办什么事都顺利,但是出了京津冀地区,这一套就不一定吃得开了。


对此,华夏幸福相关人士对蓝鲸房产表示,华夏幸福在浙江区域的嘉善产业新城,已成为华夏幸福异地复制的标杆项目。而且南京都市圈成为华夏幸福布局长三角的第一梯队。其中溧水产业新城、来安产业新城已入选国家发改委PPP项目典型案例库。但据一位长期观察华夏幸福的业内人士对蓝鲸房产分析道,华夏幸福南方区域一直没打开市场,产城模式并没有做起来。


而反观此次新上任的吴向东,在华润置地深圳总部任职多年,拥有大量的资源和影响力,他的加盟,或许一定程度上将解决华夏幸福异地水土不服的难题。


接下华夏幸福总裁一职的吴向东身上承载了拯救华夏幸福的期望。但在复杂的人事变动以及业务整合下,其会与华夏幸福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一切还是未知数。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