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汇源困局:是朱新礼不想救还是救不了

原作者: 朱欣悦 |原发: 蓝鲸财经

放大 缩小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以此来形容当前的汇源果汁,再恰当不过。


创始人朱新礼可能万万没想到,汇源果汁在经历过2008年可口可乐逾150亿元的收购流产危机后,居然被一笔不足50亿元的关联交易生生拖进泥潭,停牌已达9个多月。由此引发的多米诺效应也是一发不可收拾,近日高管动荡、可转股债券违约接连来袭,令其再次陷入风雨飘摇中。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从汇源的发展路径来看,可谓是"成也朱新礼,败也朱新礼",职业经理人走马灯似的更换,令很多整改措施都无法贯彻执行,"很难讲,朱新礼到底是不想救汇源还是无力拯救,长此以往,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敢进入汇源的戏台子上与朱新礼‘搭戏’"。


动荡不安,一月内6位高管出走


屋漏偏逢连夜雨。因涉嫌违反上市公司条例停牌已有9个多月的汇源果汁,在近日又遭遇了人事动荡,一个月内便有6位高管请辞。


2019年2月初,汇源果汁对外发布公告称,吴晓鹏辞去行政总裁一职。


蓝鲸产经记者了解到,吴晓鹏于2018年6月加入汇源果汁,彼时该公司对外称"吴晓鹏在内部控制、财务金融、企业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而当时汇源果汁正因涉嫌违反香港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自2018年4月3日起停牌。因此,彼时上任的吴晓鹏,被业内称为"救火队员"。


然而,仅半年后,"具有丰富经验"的吴晓鹏便"因彼之事业发展计划"挂印而去。


此前一天,非执行董事、提名与薪酬委员会成员以及策略及发展委员会成员阎焱请辞。据了解,阎焱自2010年7月28日加入汇源果汁董事会,可谓元老,其辞职理由是"在向董事会提出有关相关贷款之问题近一年后,有关问题仍然不明确且尚未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并审慎考虑有关事宜后,阎先生认为,彼作为非执行董事能力有限,因而辞任。"不过,他将继续以汇源果汁股东的身份与公司合作。


再早些时候,梁民杰请辞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赵亚利请辞非执行董事及策略发展委员会成员之职;崔现国因退休而辞任执行董事之职;许清流因作为债券投资者唯一董事及唯一股东与作为董事的角色潜在利益冲突,请辞非执行董事一职。


2019年1-2月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的辞职高管统计表


值得一提的是,汇源果汁在公告中指出,许清流向董事会表示,其关注到汇源果汁及其管理层在向其提供有关相关贷款或公司一般事务的数据时欠缺主动,认为因此影响到其履行作为董事之职责。不过,该公司也在公告中对此予以否认,称董事会全体(包括许先生)一直不时获得独立董事委员会告知有关进展。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汇源果汁高管不断更换,一方面是汇源创始人朱新礼给企业的印记太深,任何人想打破朱新礼对汇源的根深蒂固的影响、实现汇源的改革都会遇到障碍,而汇源目前的状况也反映出,如果不能打破汇源的朱新礼桎梏,就很难翻身。"尤其是对于职业经理人而言,很多人是因为自认可以解决问题来的,最后感觉自己改变不了而离开。"


为进一步了解该公司高管变动和企业停牌情况,蓝鲸产经记者联系到汇源果汁相关负责人,但是截止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债务高企,隐现流动性风险


除了高管层动荡不安,债务高企也成为了汇源果汁迫在眉睫的一道槛。


2018年6月11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披露复牌条件,其中包括,港交所要求汇源果汁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进行独立的内部控制评估,及公布所有未有的财务业绩。


7月20日,汇源果汁进一步公告称,若不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上述复牌条件,港交所将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


这也意味,2019年将成为汇源果汁的关键节点。然而在此要紧时刻,汇源果汁陷入了更为困顿的处境。


2019年1月24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近期收到10亿港元可换股债券的唯一持有人发出的赎回通知,要求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或之前按可换股债券本金额120%的赎回金额(即12亿港元,"赎回金额")赎回全部可换股债券。根据可换股债券条件,汇源果汁亦须于2019年1月23日(到期日)按可换股债券的本金额102%(即10.2亿港元,"到期赎回金额")进行赎回。于公告日期,汇源果汁并未向债券持有人支付赎回金额或到期赎回金额。


2月1日,该公司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初步评估,上述可换股债券项下的未付款将触发公司于2020年到期的6.5%优先票据的连带违约条文项下的违约事件。


据汇源果汁2017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拥有未清偿借款(包括公司债券及融资租赁负债)合共85.78亿元,负债比率为82.5%,其中,需要在一年内偿还的负债为55.79亿元。


汇源果汁2017年上半年财报债项


受停牌影响,汇源果汁尚未公布2017年年报,而由该年度上半年财报来看,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为28.01亿元,净利润为5592万元。而流动资产存货一项仅为13.02亿元。


沈萌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汇源果汁目前一年内需偿还债务可能远高于现金流入和流动资产,或引发流动性风险,可能会因为现金流断裂而导致企业日常运营休克。


曾担任汇源集团蓝猫淘气饮品及他加她饮品有限公司副总裁、现任温和王酒业总经理的肖竹青表示,近年汇源果汁一直处于动荡式的变革中,造成其政策不连贯,销售结构、客户群体的不稳定。此次面对危局,预测汇源果汁有可能会引进新的投资人,做出改革,不排除重组可能性。


家族式管理弊端频现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从汇源果汁的一路发展来看,可谓是"成也朱新礼,败也朱新礼"。


资料显示,汇源果汁成立于1992年,朱新礼带领企业一路成长为中国的"果汁大王",2005年,汇源果汁在香港上市,成为了当年香港资本市场最大的IPO,一时风光无两。


2008年前后,朱新礼有意将汇源果汁出售给可口可乐,双方一拍即合,可口可乐方面甚至提出欲以24亿美元、近2倍溢价收购汇源果汁。据业内人士透露,朱新礼也为此次收购做好了转型做上游原料供应商的准备,大手笔在全国各地兴建水果加工基地,并且砍掉原有的销售渠道。有数据显示,该公司销售人员总数由2007年底的3926人锐减到2008年底的1160人。


不曾想,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发生变故,汇源果汁并没有依照预想中的投入可口可乐的怀抱,反而迎来了一次危机。


由于商务部的一纸否决,收购案告吹,汇源果汁的命运由此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面对残局,朱新礼只能收拾心情,重新整合销售团队,应对市场的激烈竞争。


多年后谈起这起收购案,朱新礼仍旧心有不甘地表示,"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


事实上,近年来汇源果汁的营收虽然呈现上扬,但是净利润始终维持低位。其2014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1.26亿元、-2.29亿元和0.13亿元,2017年未受审核的净利润为1.35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汇源果汁的家族式管理始终是企业发展的致命痼疾。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3年迄今,该公司走马灯似的更换高管人员。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等5人先后执掌汇源果汁帅印,但几乎没有一位任职时间超过两年,蓝鲸产经记者通讯录中的前汇源果汁高管人员名单已有十余位。


一位熟悉该企业的业内人士告诉蓝鲸产经记者,朱新礼喜欢创新,愿意接受新事情,但是他对于创新的做法是直接高层换血,无论是业绩不好,还是面对行业竞争压力,都通过创新即换高管来解决。"换了一个又一个,用一个带有新想法的总经理,替换掉原来的那个。某种意义上来讲,公司的总经理始终是朱新礼。"


沈萌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朱新礼为核心的一干管理体系,不具备现代企业治理结构,导致其经营机制缺乏应对竞争的能力。


肖竹青也告诉蓝鲸产经记者,由于高层不稳定,公司政策持续性非常差。"新官不理旧政,上一任对经销商的承诺无法履行,使得经销商很受伤,每次换帅,都有一批经销商成为炮灰,企业也白白耗费了精力和资金。"


"现在的汇源,已经没有职业经理人脱颖而出的机会和平台了,汇源是‘朱氏家族’上演独角戏的舞台,职业经理人都是跑龙套的。"汇源集团一位前任高管曾公开对媒体表示。


也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发出感叹:"如今汇源果汁已经由原来的‘第一’沦落到退市的边缘,朱新礼能否扭转乾坤令业界期待,如果它继续滑落,那么朱新礼也只能是‘廉颇老矣’,空留许多嗟叹。"


(编辑:于思洋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