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易会满来了!回顾8任证监会主席“成绩”

|原发: 东方财富网

放大 缩小

中国证监会主席换人了!新华社北京1月26日电,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


现年55岁的易会满,1964年生人,于2016年5月31日被选举为工商银行董事长,此前担任工商银行行长。


而易会满自此正式成为第九任证监会主席。虽然易会满有着长达三十载的资深银行从业经历,但从市场者转身变为监管者,而且面对的还是资本市场这一颇具挑战性的重任,易会满身挑的担子将比执掌“宇宙行”还重。


回顾8任证监会主席“成绩”


第一届主席刘鸿儒——1979至1980年任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


第二届主席周道炯——1984年12月至1994年4月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


第三届主席周正庆——1993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党组书记。


第四届主席周小川——1998-2000年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党组书记(党委书记)


第五届主席尚福林——2000年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行长。


第六届主席郭树清——2005.03 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


第七届主席肖钢——2003.03 中国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行长


第八届主席刘士余——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易会满履历


1964年12月生,浙江苍南人,中共党员,1985年加入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85年1月,进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工作,任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副处长


1998年7月,任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杭州市分行行长


2000年1月,任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主持工作)


2000年10月,任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行长、党委书记


2005年3月,任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


2008年5月,任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


2013年5月,任中国工商银行行长


2016年,任中国工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副部长级)


易会满成第一个工行系主席


纵观历届证监会主席,在任职证监会主席之前,大多数都有任职于国有四大银行领导的经历。


值得注意的是,历任证监会主席均有大行工作经历,但却一直缺少具有工商银行背景的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当选,将是第一个工行系主席。


易会满在担任工行董事长两年多的时间里,带领工行稳扎稳打,经营情况也逐渐触底回升。2018年上半年,工行净利润和拨备前利润均实现近年来同期最高,易会满对此评价称,“这是工行近年来最为亮丽的中期业绩单,上半年实现质量效益双稳,经营结构进一步优化”。


一工行内部人士表示,易会满执掌工行期间,非常看重资产质量,下大力气化解不良风险。易会满也曾表示,银行要坚持优选客户,严把客户准入关,解决“病从口入”,工行也从2013年开始实施严格的新老贷款划断标准,对于2013年以来的新增贷款进行严格管理。


在不良化解上,易会满在2018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坦言,工行低不良率是靠巨大的财务投入换来的。过去三年,工行花了2050亿“真金白银”处置了6000亿左右的不良贷款,2018年准备动用1000亿元的资金处置2200亿元不良资产。


易会满上任后面临的六大挑战


券商中国认为,易会满上任后将面临六方面工作挑战:


一是如何确保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在上交所的尽快落地。


二是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三是如何拓展直接融资渠道,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


四是如何推动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提高市场活跃度。


五是如何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


六是如何加快资本市场的法治建设。


易会满的部分经济、金融观点


易会满执掌证监会后的工作思路,目前无从得知。但每日经济新闻总结了易会满对经济、金融市场的部分看法,或能对你有所启迪。


● 教券商分析师怎么看银行估值(2018年11月17日,第九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第一,看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跟发展预期:


尽管有挑战,但中国经济在全球增长势头最快之一的大趋势不会变。


第二,关于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


不可能谁替代谁,也不可能你死我活。各有定位,优势互补,是通过合作来共同推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因为不管何种形态,尊重金融规律是硬道理。


第三,要全面客观判断资本及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善于分析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


我们还要善于发现中国银行业经营环境的特有优势,实际上大家比较一下全球银行业,中国银行业的外部环境比世界上很多国家要好得多。


13亿的内需市场和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中等收入群体将产生丰富的金融需求,将为银行创新发展提供广泛的空间。


● 银保合并可减少不必要的监管套利(2018年3月24日-26日期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发言):


强监管是全球的大趋势,中国也不例外。银监会保监会合并核心是解决好监管的协调性,整体性,系统性,减少不必要的监管套利,监管真空,监管重叠,并起到协调作用。


● 居民储蓄率与房产配置问题应高度关注(2018年3月24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分会场防控重大金融风险论坛上发言)


我国一直是全世界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从2010年以来,我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从2010年的16%下降到2017年的7.7%,增速降至历史的最低值。


近年来,居民储蓄率的下滑是家庭资产负债的变化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除了人口老龄化,消费观念方式转变,社会保障体系完善等因素之外,有三个因素值得关注:


第一方面是金融脱媒加快了居民理财多元化。


第二方面是金融科技背景下的互联网理财的兴起,加速了存款分流。


第三方面是房地产吸引了大量的资金流入,在城镇化进程推进,房价持续升温的背景下,家庭资产中投向房产的比例大大超过存款的配置。


应该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率问题,防止居民储蓄率下降过快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以及连锁效应。


● 治理金融乱象应建立超级资产负债表(2017年8月24日,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发言)


金融乱象主要表现在:


一是过度金融化。市场上出现了争先恐后办金融的景象,各类新金融、类金融、准金融机构无序发展、遍地开花,在繁荣背后存在着泡沫;


二是部分金融机构和一些交叉性金融领域创新过度、过快,带来产品多层嵌套、链条过长、期限过度错配、杠杆过高等问题,尤其是线上+线下、跨市场+线上+线下等交易形式更为复杂,加剧了“脱实向虚”倾向;


三是金融牌照的综合化与实质经营的综合化很难区分,多牌照的金融控股公司增加了监管难度,且由于监管标准差异容易形成套利空间;


四是个别货币市场基金产品功能异化,以公募基金之名,行银行功能之实等。


因此,建立一张金融业的超级资产负债表是当务之急。超级资产负债表应该是一张涵盖表内+表外、境内+境外、存量+流量、即期+远期、传统+创新的立体多维的金融“体检表”。


● 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要运用好债券融资支持工具(2018年10月30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所谓“融资难”,实际上是民营企业特别是大中型民营企业经营有进一步分化,有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有的企业可能会被市场出清;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这个流动性压力主要是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


所谓“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这些社会融资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


要充分运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把市场稳步做好,从而解决大部分大中型民营企业的流动性问题。


同时,稳妥开展债转股。民营企业债转股也是个新的尝试,工商银行已经与近50家大中型民营企业初步达成意向,有多家企业进入实质性操作。


推进债转股是阶段性、市场化的,是财务性的投资,而不是谋求控股或者收购。希望通过债转股,帮助企业优化财务结构,增强发展后劲,为企业、为市场增添信心、增强预期,同时有利于化解银行融资风险,也有利于银行取得合理的财务回报。


刘士余A股这三年:稳市场+严监管


中国基金报道文章观点表示,证监会主席一职,历来有“火山口”一说。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出掌证监会。任职三年期间A股下跌9%。


澎湃新闻引述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教授金德环评价称,资本市场的变动其实不仅是市场自身行为,和监管也有很大关系,每一届证监会主席任内,A股市场的走势都有不同的风格,而回顾2016年、2017年的市场,体现的就是一种“刘士余风格”。


金德环表示,市场“稳”字当头,似乎也被刘士余领导的监管层视为工作重心。刘士余接班的时候,证券市场出现了不太稳定的状态,那他接任以后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对资本市场的风险严加防范,稳定市场,不能让市场起伏太大。因为证监会作为政府主管部门,要遵循中央提出的,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而“稳”之外,还有“严”。中国基金报观点指出,作为证券市场监管的新任掌门人,刘士余犀利的风格为市场所熟知。


中国基金报文章评价称,他从不惮于以单刀直入、感情强烈的话风,向市场明确传达直白的信息。诸如“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强盗”,“吃相难看”、“秋后算账”等说法,一时间成为证券市场上“现象级词汇”。


相较前两年,2018年是证监会高压执法态势最严格的一年,全年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


监管成为证监会的关键词,监管全面趋严已成资本市场各方共同的感受。


2018年,中国经济发展遭遇严峻压力,流动性市场持续紧张,实际融资成本维持高位,一度出现的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平仓风险甚至成为了经济运行的“黑天鹅”,刘士余也迎来了自2016年出任证监会主席以来的重大考验。


中国基金报文章表示,作为仍处在熊市阶段的中国股市,在以个人投资者为主的市场结构下,投资者的愤懑情绪总是频发且容易转化为对监管层的诟病,最近几年这种特征尤为明显。但静水深流下,中国股市却是在机制完善和优化上最下力气的部门之一,相比银行、保险等单向性市场,股市的多向性特征使得其市场机制完善更需要投入和耐心。


包括股市在内的资本市场是以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为最终目标,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股市的改革和完善是以激发和释放市场活力为重要出发点,资本市场监管机构致力推进的也是这一目标。


虽然2018年出现的千股跌停的场面使许多投资者感觉“很受伤”“很低落”,但需要看到的是:第一,2018年全球熊市普跌,中国股市难以独免;第二,股市的不佳表现是经济运行大环境压力严峻的体现,受到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紧张态势影响;第三,虽然股市指数惨淡,但我国资本市场却在机制完善上继续推进,弥补发展短板,致力于激发和释放市场活力。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证监会系统发布各项监管政策和专题近70部,分别超过央行系统和银保监会系统。


在推进竞争开放,提升市场参与者层次和激发市场活力上,证监会发布多项公告均对资本市场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试行)》目的在于为创新企业在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确定制度安排,一度引发了市场广泛想象空间,该制度本身对于完善资本市场结构和健全资本市场机制具有重要意义。


自2016年出任证监会主席以来,刘士余大力整顿资本市场乱象的魄力和成效突出而有目共睹,其鲜明的监管风格,受到市场称赞。虽然某些情况下“无处安放”的市场情绪会出现不理解,但整体上是认可刘士余的管理成效。从股市内部的嬗变来看,在刘士余任证监会主席的治理下,中国股市在经过市场两极分化后,小股票估值下挫,优质股估值提升,流动性开始向龙头集中,机构投资者影响力逐步提升,市场整体结构不断优化。


(转自:中金在线)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