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董明珠魏银仓内斗,谁之过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白泽


董明珠与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新能源或珠海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的内斗持续发酵,引发舆论哗然。


11月13日,银隆新能源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超过10亿元。银隆新能源已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向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进行报案。


魏银仓立即反击,接受媒体采访并称已经起诉银隆新能源第二大股东董明珠,近期会向社会交代澄清事实。对于反诉的原因,魏银仓称是因为双方对于当初董明珠投资珠海银隆的协议存在争议。


11月14日,魏银仓通过其旗下公司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函件表示:魏银仓为公司负债经营是全体股东明知并接受的事实,个别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明珠为个人私利,利用公司对大股东发难,实在用心恶毒,手段恶劣,大股东对此非常愤慨。


魏银仓说:“出现今天这件事情的原因,在于两年前她(董明珠)买银隆股份的时候,没有出过一分钱,是借了我的钱去买的。正是因为她借了我的钱,又不还,我才不得已在外面借钱,都是高利贷。”


11月15日,银隆新能源针对银隆集团发布的“致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东函”做出回应,称董明珠并非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函件显示“想绑架董小姐的知名度、给她泼脏水”,并称魏银仓在北京相关法院起诉董明珠系“信口开河”,银隆新能源不是魏银仓的。


11月16日,银隆新能源又发布《关于银隆新能源近期经营情况的说明》,指出魏银仓涉嫌侵占的10亿元,实为过往发生,不影响公司目前经营性现金流,也不会影响与金融机构、供应商的合作。公司正在向年终营收百亿目标发起冲锋。


这边魏银仓等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银隆逾10亿元利益,被提起诉讼;那边董明珠被曝光“空手套白狼”借钱入股银隆,亦被魏银仓起诉至法院。就这样,银隆新能源第一大股东魏银仓与第二大股东董明珠之间的摩擦和矛盾不断升级。截至目前,董明珠尚未做出任何公开表态或回应。


从高调合作到对簿公堂,董明珠和魏银仓只用了两年时间。事实上,银隆新能源自董明珠入主后,就话题不断。新旧高管公开交恶至对簿公堂。这中间,银隆新能源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情有独钟到渐生嫌隙


董明珠与魏银仓的这场内斗颇具戏剧性。董明珠与魏银仓结缘于2016年。彼时,认为格力电器已经快摸到“天花板”的董明珠,正在为公司扩张寻找新的领域和目标,直到2016年,她发现了同在珠海的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银隆新能源)。


银隆新能源成立于2008年,主要从事钛酸锂材料、钛酸锂动力电池、电动汽车核心部件及整车、充电设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那时,已经有广东珠海、河北武安及石家庄三大生产基地,纯电动客车年销量全国排行第7位。银隆新能源的创始人、董事长则是魏银仓。


其中,银隆新能源掌握的钛酸锂电池技术令董明珠对其情有独钟。董明珠曾公开评价银隆和其掌握的钛酸锂技术是“没有人认识,就像长期埋在沙漠里的金子,我们要把它挖出来”。


查看银隆新能源官网可以看到,6分钟快充放是公司宣传的重大优势之一。“都说特斯拉很牛,但我买特斯拉电池不到3年就得换。你用了银隆车,十年保证不换。”董明珠曾经在公开场合这样说。在她看来,珠海银隆具有优良的技术前景,完全能“再造一个格力”,成为格力“下一个千亿”产业。


雷厉风行的董明珠,很快便于2016年8月推动格力电器发布收购方案,宣布以发行股份方式收购珠海银隆(即银隆新能源)100%股权。收购完成后,珠海银隆将成为格力电器的全资子公司。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月后,格力电器股东大会否决了该项收购方案。


董明珠并未就此停止追逐自己的“造车梦”。2016年12月,董明珠以个人名义,并拉上王健林、刘强东等人和相关企业,以及其他机构,与珠海银隆签署增资协议,共同增资30亿元,获得珠海银隆22.388%股权。其中,董明珠持股比例为7.46%,位列珠海银隆第五大股东。


入股后不久,董明珠再次对珠海银隆进行增资,董明珠的持股比例提升至17.46%,成为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仅次于第一大股东、珠海银隆创始人魏银仓,其持股比例为25.99%。


对珠海银隆的这笔个人投资,董明珠曾在公开场合直言,自己是“以全部身家押注”,“我根本没有想过胜算、输赢的问题,我只想到新能源是国家的一个战略。”


值得注意的是,按初始投资的金额和股权测算,珠海银隆在2016年11月的估值为134亿元,而在2015年,珠海银隆的估值仅为50亿元。董明珠加盟后,银隆前董事长魏银仓曾经在公开场合发表一席话可谓志得意满:“什么都没有的同行,在国内的估值都到了800亿-1000亿元,如果按照来对比,银隆的估值应该在8万亿元、80万亿元。”他认为珠海银隆130亿元的估值“一点也不贵”。


接下来,董明珠和魏银仓开始联手实施雄心勃勃的造车大计,并多次共同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等公共场合,为珠海银隆站台。同时格力电器通过关联交易助力珠海银隆的业务,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据公司公告,2017年2月,格力电器与珠海银隆签署协议,以一个年度为一个周期,双方相互购买对方的产品和服务,涉及总金额已接近200亿元。同时,格力方面还帮助银隆大举投资,兴建新工厂。另据财报,格力电器对银隆新能源的应收账款,截至2018年6月底就已经超过10亿元。


整理公开资料,2016年8月-2017年8月,银隆新能源先后在成都、邯郸、天津、兰州、南京、珠海、洛阳等地打造产业园项目。据不完全统计,这些项目投资总额高达800亿元。而这些产业园项目的落成,与董明珠的努力密切相关。


此外,为了适应快速扩张,珠海银隆还一度发起了向IPO的冲刺。2017年3月,银隆新能源完成股份制改革,5月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并进行受理公示。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董明珠与魏银仓合作的逐渐深入,种种问题和矛盾亦暴露出来,并最终导致二人交恶。


对珠海银隆,董明珠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对媒体表示:“在我看来,银隆新能源很多问题都是想象不到的。其中包括管理粗放混乱、对品质的追求很差。我认为,国内的部分汽车企业多少存在一些问题。它对每一个部件的标准、对品质的控制的强化意识,都需要快速改变。”


而在2017年中央电视台的一期《对话》节目中,董明珠与魏银仓的表现,实际上已经将二人的矛盾公开化。节目中,董明珠反复强调,成功的企业应该用最少的资金投入,来创造最好的技术、最好的产品。而魏银仓则认为,既然资金有限、精力有限,就应该降低对产品的整体要求,减小工人的压力,确保产品的尽快落地。这与董明珠“极致”的概念大相径庭。


2017年底,珠海银隆开始被曝光欠供应商货款以及多处工厂停工停产等消息。 2017年11月以及2018年3月,银隆新能源的原始创始人魏银仓与孙国华相继辞去了公司的董事长职务,魏银仓由董事长变为董事,并且不直接参与公司的管理。取而代之的是具格力系背景的卢春泉和赖信华分别担任珠海银隆董事长和总裁。而据《财经》2018年1月的报道,彼时,银隆新能源的7位副总裁中,4位副总裁有格力履历,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核心业务。无疑,“格力系全面进入银隆”。


董明珠的造车梦


实际上,此次董魏反目并非没有依据。2016年10月,董明珠和魏银仓着手合作,格力官网上曾发布一篇文章称,“董明珠遇到魏银仓,恰似两位英雄惺惺相惜,道同而谋,水到渠成”。2016年10月28日,在一次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说,银隆三年要有所成就,“做不出来我肯定干掉他(指银隆董事长魏银仓)”。短短两年后,一语成谶。


经营状况不及预期,无疑是董明珠和魏银仓之间决裂的一重导火索。格力电器去年的财报中显示,珠海银隆2017年营收87.52亿元,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下滑67.94%。截至2017年年底,银隆资产总额为315.12亿元,负债总额却高达237.67亿元。去年银隆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是3万辆,而实际只有7000辆。


2018年7月位于南京溧水区的南京银隆新能源产业园被查封,同时还被曝出园区大量新能源客车积压。另外据《证券时报》披露,银隆在河北的电池业务在2018年年后就已经停工,在洛阳的产业园也一直处于半荒废状态。


据银隆内部另一位中层管理人士对《经济观察报》透露,随着目前原银隆新能源副总裁及其以上的高官(魏银仓的旧部)已经全部被“格力系”出身人员所取代,可以说此次交恶,实为银隆新能源高层间博弈,意欲将魏氏踢出局。


这位高管还透露,魏银仓实际上已经不再参与银隆新能源的经营,且身体抱恙,长期在香港养病,也曾数次缺席重要股东大会。此前该公司意欲增资扩股,但最终因多种原因交错未能实现。“经营层面在决策时,常常因为决议难通过,颇受掣肘。”


据了解,目前魏银仓仍然是银隆第一大股东,魏银仓及其一致行动人孙国华尚持有公司股份超过三分之一,对重大事项掌握绝对否决权。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董明珠如此强势地介入和控制珠海银隆,其背后或许更有深意。珠海银隆问题积压多时,即便董明珠入股后,外界仍有不少声音认为这是董明珠的一步错棋,但董明珠仍然一意孤行。


一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界面新闻表示,董明珠此举或许是在为自己日后铺路,使得其在卸任格力电器董事长后,仍旧保有自身事业和资产。


而一位与董明珠有私交的商界女性领袖告诉腾讯新闻《棱镜》,董明珠曾经向她透露在格力电器工作压力大,甚至有时候会抱怨不想干,但是她庆幸“自己还有银隆”。


是否连任、珠海银隆风波以及对手的追赶,是董明珠眼下面临的三重围城。对于董明珠而言,2018年不是一个轻松的年份。


董明珠在格力电器是否连任是公众在今年最为关心的问题,但将近年底仍然悬而未决。按照格力电器的换届传统,今年7月董事会换届早应尘埃落定。在换届前夕,董明珠还在珠海体育中心召开声势浩大的大会,会上承诺“格力员工一人一套房”,珠海市领导班子的亮相更被视为董明珠连任的强烈信号。然而,直到今日,董明珠的连任依然未能落定。


另一方面,被视为董明珠事业第二春和“自留地”的珠海银隆在2018年同样风波不断。对于珠海银隆,董明珠一直坚持认为:“银隆的项目本身没有问题,是管理有漏洞。”她对腾讯新闻《棱镜》表示,“银隆现正在不断向好。面对消费者主要是“诚信”两个字,有诚信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但是实际情况没有董明珠所认为的那么简单。有新能源行业分析师指出,事实上,董明珠的投资,绕不开珠海银隆的核心技术问题。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内,珠海银隆拥有的钛酸锂快充技术是一项相对落后的“非主流”技术。


对于钛酸锂电池技术,多位业内专家认为这项技术是终将被淘汰的技术路线,即便在发源地日本也未获大规模应用,更与国内市场和政策的趋势不符。需要指出的是,钛酸锂电池的优点是充放电平稳且安全性能高,但缺点是电池本身能量密度低,价格偏高且质量不稳定。


事实亦证明,钛酸锂电池确实不适合当下。根据最近国家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来看,对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要求越来越高,显然银隆新能源一直鼓吹的钛酸锂电池不能达标。


除了布局新能源客车外,银隆新能源还布局了乘用车市场,但是至今其新能源乘用车依然没有量产。事到如今,新能源汽车产业盲目扩张和技术路线的错误,给后续董明珠造车之路埋下巨大的隐患。


另一方面,业内人士表示,造车是一个很耗钱的项目,没有资本的支撑,造车就失去了生命力。想要获得资金,要么寻求外部资本的介入,要么通过上市的手段获得融资。2017年银隆进入新能源IPO筹备阶段,不过还没等到银隆新能源上市,就被曝出存在营收下降、拖欠货款、停工裁员、新能源客车积压等各种问题。IPO亦在今年搁浅,2018年5月30日,据广东证监局披露显示,珠海银隆的“辅导进度栏”显示“辅导终止”。


而关于银隆的管理问题,董明珠直指其原有管理层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工匠精神。但在多数业内人士看来,凭着格力的工匠精神就能把新能源汽车做好,这似乎不可能。例如,董明珠曾号称要做“让消费者三年都不用换”的手机,但现实却是,格力手机根本卖不出去,只能依靠“内部消化”。在国内手机厂商中间,根本没有格力生存的缝隙。


“反观国内造车新势力,无论是蔚来、小鹏,还是威马,他们的高速成长,除了技术外,很大程度上依靠其互联网思维。而这恰恰是董明珠所缺乏的基因。”业内人士表示。


在当初推动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时,董明珠甚至已经为用户设想了这样的场景——用格力的空调之外,还要用格力的电饭煲,打格力的手机,坐上银隆的汽车:这是格力的未来。但现实是,在耗费精力应对珠海银隆的窟窿时,还要面临竞争对手的一路追赶。


从目前的情况看,两年后,董明珠的新能源汽车梦,或将遭遇重大挫折。


魏银仓其人


魏银仓是谁?在与董明珠合作之前,魏银仓并不出名。查看公开资料,魏银仓1959年出生于河北武安市贺进镇。据公开报道,在格力收购珠海银隆事宜公布前大概一年的时间,魏银仓开始以电池行业突出人物的身份获得一定曝光率。


进一步查找资料可以发现,魏银仓掌控的银隆新能源最早起始于房地产。公开资料显示,魏银仓大致1997年开始从商,主营汽车维修、城市公交、地产和高速公路相关业务。他曾拥有“中兴汽修厂”,曾是武安最大的汽修厂。他拥有的邯武路收费站是武安通往邯郸的交通要道,也是冀中南,山东通向晋蒙等西部地区的重要通路。他旗下的邯郸邯武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曾牵涉一起国企老总贪腐案。后来,他卖掉修理厂和其他厂房,移民美国,后又在当地政府劝说下放弃绿卡回到中国。


2004年12月至2005年4月,魏银仓在珠海先后开发了3个以“山海一品”为名的住宅项目;2008年,珠海银隆由魏银仓控制的广东银通和珠海恒古两家公司合资成立;2010年,魏银仓掌管的银隆新能源以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美国奥钛(Altair Nano)53.3%的股份,并掌握了钛酸锂电池的生产技术;2014年9月3日,魏银仓将佳美新能源的公司名称变更为“珠海恒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这是魏银仓从一个房地产商正式向新能源行业进军的标志。


但是梳理珠海银隆的发展史,可以发现,魏银仓除了是个生意人,还是个运作资本的高手。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工商资料信息,银隆集团前身为广东银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9月28日,认缴资本10700万元。2016年底,董明珠携多方资本进入珠海银隆之前,魏银仓通过10次股权转让、7次增资,以及不断更名及更换股东,初步奠定了银隆的股权版图。“一方面吸引投资,一方面又稀释对方的股份,魏银仓不断通过这种方式成为了银隆新能源的唯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有熟悉魏银仓的资本市场人士这样说。


另一方面,魏银仓还通过多处质押股权和融资来支撑银隆的生存。接近银隆的消息人士曾透露,银隆发家全靠银行贷款。董明珠也曾表示:“银隆过去靠银行融资生存,作为一家制造业企业,它应该靠市场来解决问题。”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实际上在董明珠还没有正式接管银隆之前,珠海银隆这家公司就已经面临纠纷身陷窘境。而后,魏银仓更是利用“先进的”钛酸锂电池技术、造车的“宏图”规划、上市融资、圈地建产业园等诸多理由,运作了格力和资本市场上的大量资金。


查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也不难发现,2016年以来,随着银隆新能源的不断扩张,银隆新能源也被频繁曝出资金紧张、欠款供应商、工程被叫停的消息。2016年10月10日,魏银仓向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广东省分公司质押了自己在银隆集团的所有股权;2017年6月27日、7月14日,魏银仓又将该股权全部质押给了珠海融均,至今在押。


目前,魏银仓以及一致行动人孙国华分别通过银隆集团和珠海厚铭共持有银隆新能源35.49%股份,但这两个公司的94%和60%股权也已被质押出去。质权人和魏孙二人质押个人股权的质权人一样,时间上也极为接近。


除此外,作为银隆新能源的股东公司,银隆控股和珠海厚铭也在2017年7月、8月质押了其在珠海银隆的股权。其中,银隆控股分别在2017年7月19日、8月11日向珠海融均质押了8082.6214万元和18777.6225万股权;珠海厚铭在2017年7月11日、8月1日也向珠海融均质押了其1880.4974万元和4361.2921万元股权。


工商资料显示,二者质押的股权至今有效,算起来,目前魏银仓、孙国华掌控的银隆控股在银隆新能源的94%股权在押,珠海厚铭60%股权在押。


对其股权质押问题,魏银仓和孙国华没有正面回应过,魏银仓只对外称:“能干更多事、缴更多税、安排更多人就业。


而在上述大量的资本运作和股权质押背后,还存在着复杂的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根据企查查上的信息,目前魏银仓的关联公司有7家,控股的企业有37家,涉足的行业包括汽车制造、汽车销售、汽车空调制造、房地产、矿产开采等。而后来接替魏银仓的孙国华,他的名下有14家关联公司。


曾有银隆集团一位高管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至2015年初,银隆新能源实际上是魏银仓个人独资,公司财务不规范,很多债务问题不能算作是魏银仓个人的问题。此次公开的结果,是锦路律师事务所和普华永道基于规范的准则审计得出,并非“恶意构陷”。


另一方面,在魏银仓通过运作资本建立的庞大的魏姓集团中,存在着巨大的管理黑洞。《中国企业家杂志》一篇相关文章里曾提到,因为珠海银隆的管理混乱,生产和质检一把抓,生产出的车俩中百分之七十都有大大小小的问题,工厂甚至出现了监守自盗腐败乱象。


而在今年8月,珠海银隆总经理赖信华回答媒体提问时也称,珠海银隆长期没有收回的应收账比较多,之前管理层盲目生产,造成的库存压力也很大,这些都带来了很大的资金压力。


此外,2010年,魏银仓通过珠海银隆战略控股的美国奥钛纳米科技有限公司(美国奥钛),也在被珠海银隆收购4年后因遭到投资者起诉“虚假陈述”而被纳斯达克退市。


新能源汽车陷阱


许家印因“造车梦”和贾跃亭对簿公堂闹得不可开交之际,董明珠也因“造车梦”与银隆新能源原董事长魏银仓站上法庭。内斗尚未有定论,不少人已尽皆感叹“造车不易”。


“生产新能源汽车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与董明珠的斗争还在继续。近期一直消息不断的贾跃亭FF公司与许家印的恒大公司的财务问题纷争,也指向财务失控。把FF与银隆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看,不难看出共同的问题,就是大股东与管理层都存在较大的道德风险。”多位经济学者这样评价,内部管理失控最终导致了许家印、董明珠投资新能源汽车均遭遇“糊涂账”,这也成为了二人造车梦的一道陷阱。


FF方面,最新消息显示,11月2日,FF宣布签约美国投行斯提夫尔(Stifel)作为财务顾问,帮其定制债权融资方案。但事实上,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资产融资,FF仍受制于大股东恒大,由此次对簿公堂造成的FF“现金饥荒”仍在持续。近日,就有恒大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倾吐苦水:“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同时,FF创始人之一的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在离职后表示:“FF在财务和人事资产方面实际上已经处于破产状态。在可预见的未来,该公司充其量只能‘苟延残喘’。我觉得我在法拉第未来的角色不是一条我能走的路,所以我将离开公司。贾跃亭依已然正在吃下自己种下的苦果。”


银隆方面,从个人经历上来看,董明珠是制造业的老将;而魏银仓则是依靠房地产起家。二人在经营和管理理念上存在天壤之别。根据珠海银隆总经理赖信华的描述目前珠海银隆的情况,生产线停产,是因为前管理层在没有进行市场调研的情况下,盲目投资电池生产线,由于供需不匹配,导致大量库存(积压)。为此暂时停产,对生产线进行升级改造。员工出走也是管理层有意为之。在接手之后发现很多园区都是拼命招人,没有标准工时和定岗定编,人浮于事现象严重。“可以说以前银隆内部根本没有管理、成本控制的概念,完全是一盘散沙。”


对此,不断有外界质疑:作为中国优秀企业家的代表,董明珠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身经百战,对同在珠海的魏银仓和珠海银隆也应较为熟悉,其在决定投资银隆前一定做过尽职调查。但是,短短两年时间,珠海银隆就由“香饽饽”沦为“大窟窿”。抛开此前的业绩承诺与现实业绩之间的天差地别不提,单从公司治理上来看就有不小的问题,盲目扩展带来了资金链紧张,巨额公司利益涉嫌被不法侵占,这些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表示,我们不去评论商业合作中的谁是谁非,就此事所暴露出来的企业治理结构、内部控制制度问题进行探讨,对公司治理具有共性价值。


“现代企业制度的最重要特征,就是以股东为代表的所有权与公司管理层为代表的经营权分离,实行委托代理制度。虽然我国企业很早就引入了这一制度,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经常会出现失控。珠海银隆与贾跃亭FF公司所暴露出来的财务问题,其实是一个企业内部控制问题,这是公司治理中最直接的体现。我国企业往往更多关注同行业的竞争对手、宏观环境的变化,忽略公司的内部控制,导致祸起萧墙。


盘和林认为, 包括贾跃亭的FF公司与许家印的恒大公司的财务问题纷争,无不指向财务失控,即大股东与管理层可能存在较大的道德风险。无论是银隆,还是FF公司所暴露出来的财务问题,最终的结果都需要相关方面给出足够的证据来验证。


“目前的纷争留给外界一笔笔‘糊涂账’,只有加强现代企业治理机制尤其是内部控制,才能避免类似的状况一再发生。这是目前银隆以及FF纷争留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